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李鵬證實:李先念是“倒趙政變”的打手兼後台
作者:姚監復
            一、李先念密謀打倒黨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策劃和發動宮廷政變。
   
      趙紫陽在《改革歷程》中指出:“李先念在掀起倒趙風當中是非常賣力、非常積極的,扮演了一個組織者的角色。他既站在前台,又是後台。”(趙紫陽:《改革歷程》,第283頁)
   
      李鵬的《六四日記》證實了趙紫陽的上述判斷。李鵬1989年5月8日日記:“我和丁關根談話,他對鄧小平的想法比較瞭解。丁關根對我說,去年(1988年)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全國工會代表大會時,李先念找鄧小平,談了趙紫陽的一些問題。小平當時已看清楚,趙是搞自由化的人,遲早非下台不可,但由於影響太大,一時又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所以下不了這個決心。”李鵬又透露了李先念有計劃有組織地陰謀打倒趙紫陽,並尋找代替趙的合適的人選的政變計劃的決策過程。“關根同志講的這一重大人事決策過程,陳雲和先念也對我講過類似情況。陳雲和先念連續幾年冬季在上海休息,經過長期考察,他們先後向小平推薦江澤民任總書記。陳雲和李先念還先後對我說過,國務院任務十分繁重,你已經開始熟悉這一工作,比較之下,由你繼續擔任總理更合適一些。”(《李鵬六四日記》,5月28日一節)
   
      “連續幾年”,即至少在1989年前的1988、1987、1986年或更早,李先念就同陳雲、李鵬策劃過打倒現任總書記趙紫陽的宮廷政變,並提出江澤民繼任總書記、李鵬任總理的政變後新班底的建議,提供鄧小平最後決策。鄧小平為了維持自己的改革形象,一直支持趙紫陽的經濟改革,針對李先念的打倒趙紫陽的計劃,強調“格局不變”,直到1989年5月17日鄧小平做出了戒嚴決定,批評了反對戒嚴、提出辭職的趙紫陽,但是沒有說格局要變,要趙下台,反而散會前講了最後一句話:“總書記還是你,趙紫陽!”李鵬透露,“到了5月19日鄧小平和陳雲、李先念、彭真等幾位老同志一起商量,才下了最後決心,讓趙紫陽下台,並建議江澤民任總書記。”這樣,李先念的政變計劃完全實現。(《外參》第3期)
   
      二、李先念為何仇恨趙紫陽?
   
      趙紫陽認為“李先念這個人,可以說是老人中反對改革開放最突出的一個代表。他之所以對我仇視,主要是因為我執行改革開放這一套。他不便公開反對鄧,所以集中目標在我身上。”李先念記恨趙紫陽“只聽鄧小平的話,不聽他李先念的話”。讓王任重傳話給趙紫陽說:“對幾個老人的話都要聽嘛!不能只聽一個人的話!這是最明顯不過地表明對我(趙紫陽)執行鄧小平改革開放路線的不滿。實際上他的話沒法聽,因為他是反對改革開放。”“從歷史上看,李先念在文革期間及文革後三年經濟徘徊期間,實際上是他在主持經濟工作。自從1958年陳雲不被重視以後,李先念擔任國務院常務副總理,長期主持國務院經濟工作。他對否定或不肯定文革中和文革後三年徘徊時期經濟工作的成績非常不滿意。他常說:‘經濟工作的成績不都是改革開放以後搞的,過去也有成績嘛!過去打下了基礎嘛!’”“李先念那麼不擇手段、不顧場合、不講原則地反對我,含有個人感情因素,不僅僅是觀點上的分歧,表現出一種仇恨,我認為就是這些原因。”(趙紫陽:《改革歷程》,267-268頁)
   
      麥克法夸爾還分析了李先念的性格和野心:“李先念在整個文化大革命期間,是唯一同周恩來共事(沒有被打倒過)的高級文職領導人。當華國鋒在毛澤東的黃昏歲月中崛起之時,李成了華在經濟上的最高顧問,如果華繼續擔任領袖,李一定能大權在握。李對此念念不忘,也沒有忘記是趙取代了他的位置。”“後來,李先念得到國家主席這個安撫性席位,也是改革最著名的反對派。”(後記,《改革歷程》,302-303頁)當然,李先念也不會忘記他七十多歲時,國家主席職位被八十多歲的楊尚昆取而代之,中國人戲稱“七上八下”的成語應改為“八上七下”。他離總理職務只有一步之遙的常務副總理職務被免去時,他當總理的夢想也徹底破碎了,於是他只能當胡耀邦、趙紫陽的一個婆婆。本來是鄧、陳、李三個婆婆,但是鄧小平說“只有一個婆婆”,連李先念婆婆的權力也罷免了。李先念氣不打一處出,便把仇恨發泄在趙紫陽身上。李先念非把趙紫陽從總書記寶座上拉下馬來不可,甚至惡毒地提出要把趙的中央委員也取消,一抹到底,簡直恨之入骨。李鵬6月18日的日記:“上午,江開常委會,楊尚昆說,李先念和薄一波提出,對趙要一抹到底。常委認為,已定了,不再變。下午,王震也來說,要取消趙的中委資格。我提議對趙繼續審查,這可能緩解老同志不滿。”6月20日日記:“晚上,江澤民主持新的班子開會,研究對趙紫陽、胡啟立的處理問題。鑒於趙的態度惡劣,大家意見應撤銷他的中委職務。查看了黨章第40條,撤中委職務須經中委全會三分之二以上多數通過。”“鄧小平傳話來,同意不保留趙紫陽的中委職務。陳雲也傳話來,不保留趙紫陽的中委職務。”李鵬特別強調:“李先念、薄一波也都傳話,堅持要把趙紫陽撤下來。”好一個厲害的“堅持撤下來”,真正“一抹到底”,把趙紫陽削職為(黨)員,軟禁到死。李先念有組織、有領導、有策略地完成了1988年前幾年有計劃、有預謀的政變目標:打倒黨中央總書記趙紫陽,以江澤民取而代之。李先念成了“八九風波”中達到預定目標的勝利者,解了心頭之恨,在各派、各種群體的複雜而激烈的政治博弈中,李先念為前台兼後台的倒趙司令,是唯一的贏家,學生付出了血的代價,鄧小平在道德上徹底輸了,只有李先念在暗笑,而且至今未受到輿論的嚴厲指責。(《外參》第3期)
   
      三、李先念打倒趙紫陽的主要策略
   
      1、戰略目標明確:打倒總書記趙紫陽。
   
      李先念預謀製造政治動亂——非程序改變黨中央總書記為主的領導班子的戰略目標明確而具體,就是打倒趙紫陽,一擼到底。從李、陳幾年上海密謀倒趙,一直到1989年春節後李先念在上海、江蘇等地向地方領導公開罵趙紫陽,從倒趙的前台打手到後台老闆,一身二任。政變口號、目標集中、單一、具體:打倒總書記趙紫陽。一切活動、手段、策略,皆服務於此一不變的目標。把一切能收集的髒水潑到趙紫陽身上,把一切能激起鄧小平憤怒的大小字報的後台都扣到趙紫陽頭上,甚至編造罪名——5月4日李鵬日記中寫道,姚依林提出了“一個尖銳的問題,這場動亂是不是趙紫陽發動的,目的是打鄧倒李保趙的。他還提出疑問,胡耀邦的悼念活動調子定得那樣高,是否也是趙紫陽發動的。”同無領導、無計劃、無組織的學生運動提出的口號多變,相比之下形成明顯對照,正說明李先念組織的動亂是有預謀、有計劃、有組織、有領導的政變。
   
   
      2、組織隊伍,形成發動倒趙政變的領導班子。
   
      李先念從組織上為倒趙做好了充分準備,物色了李鵬為他的代理人,又拉攏陳雲的代理人姚依林變成李、陳共同的代理人,在常委中他倆成為李先念倒趙地下司令部的急先鋒。《李鵬六四日記》中大量事實證明李鵬、姚依林為倒趙而衝鋒陷陣,公然分裂黨,倒趙立江,未經中央全會選舉就支持江主持常委會,黨史上只有張國燾另立中央的分裂黨行為可以相比。除了李鵬、姚依林哼哈二將外,李先念重用的鄧力群是“思想理論戰線保守勢力的總司令。他的後台就包括李先念、王震和陳雲,當然還有其他一些反對改革的老人”(趙紫陽《改革歷程》第266頁)。鄧力群利用文獻研究室為李先念、陳雲出文集,李先念、陳雲推薦鄧力群任總書記,並讓王震做說客,要趙紫陽代總書記只當總理,後被鄧小平否決,十三大仍讓趙紫陽作總書記。因此,李先念反趙所依靠的鄧力群、李鵬、姚依林三員大將都是想當總書記而沒當上的落選者,失落感、嫉妒心被李先念調動為倒趙的仇恨與決心。十三大前,根據趙紫陽的建議,鄧小平決定鄧力群不再管宣傳工作,撤銷他把持的書記處研究室和《紅旗》雜誌。十三大沒選上中央委員,原來到手的政治局委員的夢想也落空了,連中顧委常委也落選了,受盡羞辱的鄧力群流淚了。鄧力群他們以為是趙紫陽搞的,所以,“李先念、王震、胡喬木,甚至陳雲,對我(趙紫陽)非常不滿,以至懷恨在心。”(趙紫陽:《改革歷程》,264頁)
   
      李先念反趙政變中還拉攏了被老人家子女稱為“老狐狸”的薄一波。薄一波曾牽頭“十三大人事安排小組”。還抓中央平時的幹部調動權,並向趙紫陽表示,十三大以後,還要長期保留這個薄一波牽頭的小組,以便控制幹部管理。薄的打算被趙紫陽拒絕後,“對於他這樣一個十分喜歡攬權的人來說,心裡是很不愉快的。他在1988年積極從事反對我(趙紫陽)的活動,這大概是重要原因之一吧”(趙紫陽《改革歷程》,237頁)。1989年6月十三屆四中全會前,薄一波積極配合李先念堅決主張撤銷趙紫陽中委,一擼到底,既是發泄心頭之恨,也是擔心趙紫陽東山再起。
   
      李先念重用一門大炮——王震,這對中原軍區大敗突圍的難兄難弟,關係非同尋常。王震與鄧力群在1949年是新疆分局的書記和宣傳部長,在倒胡後,王震曾奉李先念之命為鄧力群任總書記而奔波,又按李先念指示向趙紫陽發難,攻擊《河殤》是鮑彤支持的。“八九風波”中,王震多次找李鵬,鼓勵他反趙,這在《李鵬六四日記》中記錄在案。
   
      因此,李先念組織發動政變的領導班子是強大的,也是秘密的。李鵬在日記中說“地下黨”。主要成員是李先念、薄一波、陳雲、李鵬、姚依林、王震。其他成員,包括中宣部、公安部、教委、北京市負責人。有的人是職責所在,寧可把情況說嚴重些,負面信息大量地全部集中報告,矛盾上交,以推卸這些部門、地方自己應負的責任。這種報憂不報喜的諉過心理與行動,正好配合了李先念打倒趙紫陽的政變陰謀。
   
      3、李先念摸透鄧小平心理與性格,好其所好,惡其所惡,製造鄧趙矛盾,促使鄧小平從保趙改為決心倒趙。
   
      有位老同志認為,李先念對鄧小平心理與性格揣摩得很深透,因此,一步步把鄧小平從保趙紫陽拉到打倒趙紫陽的一邊,最後決心以江代趙,還軟禁至死。鄧小平的性格是“鋼鐵公司”,在當領袖時,同毛澤東一樣,必定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絕不收回講過的話,即使知錯、改錯,也絕不認錯,如對他具體領導的明明錯了的反右派鬥爭,只承認“擴大化”,堅持反右是必要的、正確的。李先念通過李鵬彙報,把學潮說成“陰謀”、“反黨反社會主義動亂”的定性看法,變成鄧小平的4·25講話,再形成4·26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就把動亂定性的“氣態想法”,變成“液態講法”,再定格為“固態社論”,還廣為傳達。這樣,就把鄧小平綁定在“動亂”的定性上無法後退,而鄧式性格也決定了他絕不後退。楊尚昆更知道老爺子的“鋼鐵公司”性格,力勸長期是地方官員的趙紫陽,不要設想可能改變鄧的定性。這樣,李先念利用鄧的性格,逼使有良心的趙紫陽一步步遠離了鄧小平的支持與信任,而不自覺。這是趙紫陽的悲劇,也是李先念地下司令部陰謀的成功之處。
   
      李先念更充分瞭解並有效利用了鄧小平政治上堅定地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反對民主、自由,堅持黨的絕對領導的壟斷權力的思想。鄧小平政左經右的改革方針,決定了他在政治上是李先念、陳雲的好同志,而不是胡耀邦、趙紫陽政改思想的支持者。關鍵時刻,鄧可拋棄胡趙,而不會反李陳。鄧小平認為,四項基本原則最主要的是黨的領導,是靈魂。而黨的領導就是領袖一個人的領導,“只有一個婆婆”、“毛主席在,毛說了算;我在,我說了算。”因此,按這種鄧小平理論,任何反對、批評、醜化、歪曲鄧小平的英明、絕對領導形象的大小字報、漫畫、草人、紙人和言論、文章、廣播等都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政治動亂行動,都應當旗幟鮮明地堅決制止,即使流血,也在所不惜,也不要顧忌國際輿論與經濟制裁。學生敢於把鄧小平比作垂簾聽政的慈禧太后,甚至紮成紙人,公然在天安門廣場燒掉,已經不是高舉“小平你好”橫幅的馴服工具與忠臣了。那末,鄧小平調動20萬大軍清場,開槍殺人就是難以避免了。因此,李先念從1988年就開始倒趙,到了“八九風波”中更是充分地利用鄧小平這種懼怕批評自己,一聽到“打倒鄧小平”口號就認定是“反革命復辟”的階級鬥爭神經分裂症,由李鵬直接領導的教委、公安部門和北京市,大量收集各大學大小字報上攻擊鄧小平的言論,編成專題報告送達鄧小平。即使有點政治家風度,鄧小平每天看到這麼多集中攻擊他的尖刻言論,他也會跳起來,認定這是動亂。因此,一位看過教委編的這種簡報的老幹部講,這種簡報確實很厲害,可能在4·25李鵬彙報之前,鄧腦子裡已有定見了。李鵬、陳希同把形勢講得嚴重些,再舉出更多的攻擊鄧的事例,說出對“動亂”的定性的看法,正好講到鄧的心上,予以肯定。因此,趙紫陽對我講:“如果說鄧小平受了騙,上了謊報軍情的當,那麼鄧小平就不是鄧小平了!”趙紫陽認為,鄧小平是按自己的主見做出動亂定性的。但是,李先念這個地下司令部送批鄧材料,確實是摸透鄧小平心理的一著高棋,也是狠棋,把鄧小平一步步引導到把他自己釘到歷史恥辱柱上,自以為是的道路上去。
   
      從鄧小平1988、1989年1月堅決拒絕李先念要趙紫陽下台的意見,並且要李鵬從上海回京親自向常委傳達“趙李體制不動”的過程看,鄧小平是一直企圖保趙的,因為鄧力群、姚依林、李鵬沒有改革形象,陳雲、李先念、薄一波、王震都是典型的保守派形象,如果打倒了一個改革派總書記胡耀邦,再打倒第二個改革派總書記趙紫陽,那末,鄧小平這個實際上只贊成經濟改革的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的改革形象也黯淡無光了。如同毛澤東,文革是他的命根子,至死也不願否定文革;改革開放則是鄧小平的命根子,丟掉胡趙,等於丟掉這塊通靈寶玉,他鄧小平這一生最光輝的一頁改革開放的歷史可就讓李先念抹黑了。因此,不到萬不得已,鄧小平是不願犧牲趙紫陽這塊為他的改革開放形象添光的寶玉的。所以,1989年5月17日鄧小平仍然做了結論:“總書記還是你,趙紫陽!”他寄希望於趙紫陽的低頭認罪、隨波逐流,為保自己而支持戒嚴,為鄧小平忍辱負罪,承擔殺人罪行的責任,但是他絕沒有想到趙紫陽是硬骨頭,沒有重複走華國鋒、胡耀邦認錯的屈辱之路,而學習陳獨秀,堅定地義無反顧地準備承受迫害走堅持真理之路。趙紫陽的道路,不同於鄧小平期望的道路。鄧小平甚至還為趙留下保留中委的一條小路,如果趙紫陽略作檢討或沈默不答辯,也許還能當個中委,象王明、華國鋒一樣位居中委名單末位。但是,趙紫陽捨生取義,走了一條中共歷史上正義的、光輝的、也是痛苦的、悲劇性的趙紫陽道路。這樣的選擇,對於李先念是最有利的,鄧小平同意撤銷趙紫陽中委職務,使李先念打倒趙紫陽的政變獲勝。
   
      李先念地下司令部的成員正是根據這三項策略積極進行倒趙活動,或策劃於密室,製造事端,充分利用各種事件轉嫁責任給趙紫陽;或造謠生事,歪曲誇大、挑起老人的憤怒;或利用職權、挑起群眾不滿、點火於基層(如何東昌說趙不代表中央),再形成新的混亂,最後將各種因素、矛盾、問題匯聚於打倒趙紫陽的惡浪濁流之中,達到打倒趙的既定目標。
    
             中了李先念的奸計
   
      四、《李鵬六四日記》令人想起青紅幫
   
    從《李鵬六四日記》,可以解讀出,李先念發動倒趙的動亂,確實是一場有預謀、有組織、有領導、有計劃的反黨政治動亂,是中共黨史上一次真正的違反黨章、分裂黨的非法政變。而且,暴露出作為一個政黨的中共,缺少現代政黨的必要章法和正常程序,採用了青紅幫那種老頭子號令一切的黑社會改變掌門人的方式。因此,對於正直的、誠實的人們,在回顧1989年李先念預謀的倒趙行動逐步實現的過程,令人感到如同親歷黑幫內部鬥爭,也像觀看皇朝時代“清君側”的電視劇。應當說,李鵬的《六四日記》,在這方面確實起到重要的作用,是一份相當深刻地暴露了黨的黑暗面和領袖們靈魂陰暗面的報告文學體裁的“不是日記的日記”,也是一份將傳諸後世的值得引以為訓的政變記。但是,李先念倒趙罪行的詳細過程和具體行動,還有待繼續揭發。
   
      值得善良人思考的是,為什麼李先念這個如此仇恨趙紫陽,在倒趙的政治動亂中起了組織者作用,是前台又是後台的重要人物,至今引不起學者重視,去分析其活動和罪惡行為?李先念如何利用學潮的?這可能中了李先念的奸計,至今而不自覺。因此,要更深入地讀透《李鵬六四日記》。
   
   
      (作者係原中共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員)
—— 原载: 《外參》第3期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February 6, 2011
关键词: 李鵬 李先念 倒趙政變
其他相关文章
新書驚曝:曾慶紅暗示促使許家屯出走
李先念女婿中将刘亚洲:如果不进行改革必灭亡
李鵬六四日記看點
三大要害一大暴露
李鵬政治智商析疑
電力爭奪戰︰中國兩任總理家族的生死博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