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and USA
中国与世界
中美关系
中国尊重强国,我们已失去尊重
作者:特朗普 译者: 严南
【4月27日,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在华盛顿发表演讲,抨击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政策是一场“灾难”,总结了冷战后美国外交政策的五大缺点。特 朗普表示如果自己当选,将把美国和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实施“美国优先”的政策,并在外交方面寻求与中国和俄罗斯之间发展关系。】

  首先要感谢华盛顿智库国家利益中心邀请,给我这次机会,让我能站在这里演讲。

  今天,我想来谈谈美国要如何形成新的外交政策方向——用目的代替随意、用策略代替意识形态、用和平政策来替代混乱的外交政策。剔除美国外交政策铁锈的时间到了。聆听新声音,拥有新愿景的时刻来了。

  今天,我要勾勒的方向将会带我们重返永恒的原则。我的外交政策永远将美国人民、美国安全放在第一位。这将是我做每个决定的基础。我带领的政府,“美国第一”将是主要也是永远的主题。

  但要规划未来,首先我们要回顾过去。我们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地方。上世纪四十年代,我们拯救了世界。最伟大的一代击退了纳粹和日本的帝国主义者。 接着,我们再次从极权的共产主义手中拯救了世界。冷战持续了几十年,但我们赢了。里根总统说“推倒这面墙”时,民主党、共和党一起让戈尔巴乔夫就范,苏联 解体。

  历史将永远铭记我们的作为。

  很不幸,冷战结束后,我们的外交政策严重偏离方向。我们未能在新世纪制定新政策。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外交政策越来越没用。愚蠢和无 知代替了原有的理智,这带来一个又一个的外交政策灾难。我们屡屡犯错,从伊拉克、埃及、利比亚再到叙利亚问题。所有的这些行动都将区域置于混乱中,给“伊 斯兰国”的成长及繁荣提供了空间。

  这一切都始于一个危险的想法,即我们可以在这些国家中推行民主,即使这些国家从未经历过民主或根本对民主不感兴趣。我们撕碎了他们本有的政府机 构,之后又对我们塑造的机构感到万分惊讶。结果导致干扰地区发生内战,出现宗教狂热,数千名美国人丧失生命,数万亿美元打了水漂。无政府的真空状态刚好被 “伊斯兰国”利用。伊朗也急着钻空子,获取不当得利。

  我们的外交政策是场彻头彻尾的灾难。缺乏远见,无目的、无方向、无策略。今天,我想指出外交政策中的五大缺点。

  第一,我们的资源过度开支。

  奥巴马使经济不景气,连带着削弱军事力量。浪费性支出、巨额债务、低增长、巨额赤字以及开放性边界,这一切都已经将我们拖垮。现在,每年我们的 生产贸易赤字已经接近约1万亿美元。我们在不断重建其他国家,而自己却在下滑。非法移民抢走了我们的工作机会,结束这一局面可给我们提供很多的资源,来重 建军事,恢复经济独立与强大。总统竞争者中,我是唯一一个知道问题并清楚如何解决的人。

  第二,我们的盟国并没有承担公平的份额。

  对于沉重的安全负担,我们的盟国应该就经济、政治以及人力成本作出贡献,但很多国家什么都不做,他们认为美国很弱,感觉不需要和我们一起履行协定的义务。

  打个比方:在北约,除美国以外,28个成员国中只有4个国家支出GDP的2%用于国防。

  久而久之,我们已经在飞机、导弹、船舰和设备上花了几万亿美元,打造我们的军队来保护欧洲和亚洲。我们保护的那些国家必须要为这种国防付钱,如果他们不付,美国应立即让他们自生自灭。

  如果我们的盟友能尽到他们的责任,支持共同国防和安全,整个世界就会变得更加安全。

  特朗普政府将引领一个合理武装、合理资助的自由世界。

  第三,我们的盟友开始认为他们不能依靠我们。

  我们现在的总统不喜欢盟友,却对敌人点头哈腰。他和伊朗签订了一团浆糊的协议,结果,协议刚签订完不久,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伊朗毁约。伊朗不可被允许拥有核武器,特朗普政府永远不会同意伊朗持有核武器。以上还没谈到伊朗虐待我们的10名水手,借以羞辱美国。

  谈判时,必须要有行动。伊朗协议和我们很多糟糕的协议一样,完全是我们不愿意采取行动的结果。如果另一方知道你不会采取行动,这谈判根本不可能赢。同时,盟友必须要知道你会和他们一起遵守协定。

  我们的总统可倒好,先毁了我们的导弹防御计划,又放弃了我们和波兰、捷克签订的导弹防御计划。他支持驱逐和以色列签订长期友好条约的埃及友好政 权,还帮助穆斯林兄弟会成员上位。以色列是我们伟大的朋友,也是中东地区真正的民主国家,却一直被一个道德不清晰的政府斥骂指责。不久前,我们的副总统拜 登还再次指责以色列这个公正和平的国家,称该国阻碍了地区和平。

  奥巴马总统从来不是以色列的朋友。他小心的爱惜呵护伊朗,使其成为中东地区的霸权——而以牺牲以色列、区域盟国以及美国利益为代价。我们已经掀起了与老盟友的斗争,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寻求他人的帮助了。

  第四,我们的敌人不再尊重我们。

  事实上,他们和我们的盟友一样,感到很困惑,但更严重的一个问题是他们不再认真对待我们。奥巴马总统坐空军一号到达古巴时,没有领导人去迎接他——这可能是空军一号光荣的历史上从来没发生过的。接着,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了沙特阿拉伯——那完全没有尊重可言。

  你们还记得总统长途跋涉地去哥本哈根争取奥林匹克的举办权吗?经过这前无仅有的举动后,美国仅排在了第四位。作出如此这种令人尴尬的承诺前,他本应知道结果如何。

  之后发生了一系列的尴尬事件。
 
朝鲜越来越嚣张,核武器进一步扩张,奥巴马总统只能无力地看着。我们的总统竟然允许中国持续对美国就业和财富进行经济攻击,拒绝对中国执行贸易规 则,拒绝制衡中国以遏制朝鲜。他甚至允许中国通过网络攻击盗取国家机密,并从事针对美国及其公司的工业间谍活动。我们已经让我们的敌人和挑衅者觉得他们可 以为所欲为了。如果奥巴马总统的目标是拖垮美国,那可能他的确做得很好。

  最后一点,美国现在不再理解我们的外交政策。

  自从冷战结束、苏联解体后,我们一直没有一以贯之的外交政策。前一天,我们还在轰炸叙利亚,摆脱独裁统治,为平民促进民主。接着我们又目睹该国 分崩离析,同样的平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们是人道主义国家。但是奥巴马-克林顿政府干涉带来的就是虚弱、困惑及混乱。我们使中东变得前所未有的不稳定及 混乱。我们让基督徒遭到迫害,甚至遭遇大屠杀。我们在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的行为帮助滋长了“伊斯兰国”。我们处于反抗激进伊斯兰派的战争中,但奥巴马 总统甚至不愿意去说出敌人的名称。希拉里·克林顿也拒绝说出“激进伊斯兰派”的字眼,甚至她还促使难民数量的大规模增长。

  在希拉里国务卿干预利比亚失败后,班加西的伊斯兰恐怖分子竟然占领了我们的领事馆,还杀害了大使和三位英勇的美国人。而希拉里竟然什么都没有 做,还回家睡觉,这简直难以置信。克林顿在视频中指责这一切,但这都是借口,纯粹是谎言。我们的大使是被谋杀的,国务卿误导了大家——顺便提一句,事发早 晨3点钟,电话打给她时,她还在睡梦中。现在,伊斯兰国每周通过卖利比亚的油,赚取了数百万美元。

  但我上任后,这一切都将改变。

  朋友们,盟友们,美国将再次雄起。美国将再次成为可靠的伙伴和盟友。我们最终将产生以美国利益、盟国共同利益为主的一致性外交政策。我们将跳出 国家建设事业,更加重视在世界范围内创造稳定。如果美国政治能够止于水边,两党对外政策一致,那时,我们强大的时刻就到来了。我们需要全新、合理的外交政 策,由精英通过并获得两党及亲密盟友的支持。

  这是我们如何赢得冷战的手段,也将是我们如何赢得未来未知挑战的方法。首先,我们需要长期的计划来阻止激进伊斯兰教的传递和扩散。抑制激进伊斯兰教必须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标。这可能会需要用到军事武力,但同时也是哲学理念上的斗争,这和冷战很像。

  这一点上,我们需要和穆斯林世界的盟国紧密合作,他们都处于激进伊斯兰教的暴力威胁当中。我们应该和区域内所有受激进伊斯兰教威胁的国家一起合作。但这种合作必须是双向的——他们必须对我们好,并且他们要铭记,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

  反对激进伊斯兰教的斗争在本土也要进行。很多刚进入我们边境的人都是恐怖主义者。有的已经为公众所知,而更多的还埋伏在人群当中。我们必须停止 无意义的移民政策,停止向国内输入恐怖主义。暂停移民政策,重新评估将帮助我们防止产生下一个圣贝纳迪诺——你只要看看世界贸易中心和9·11事件就知道 了。

  还有伊斯兰国。对他们,我长话短说,他们的日子快到头了。我不会告诉他们地点,我也不会告诉他们我们要如何做。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必须不可预测。但他们肯定快要不行了,很快。

  第二,我们需要重建我们的军事和经济。

  俄罗斯和中国以非常快的速度来拓展军事能力,但再看看我们。我们的核武器——我们的终极武器——已经慢慢地萎缩,急需进行现代化和更新。现役军 队已经从1991年的200万缩减至如今的130万。海军从那时的500艘军舰缩减至现在的272艘。空军也比1991年缩减了近三分之一。执行作战任 务、驾驶B-52s 的飞行员比这屋子里大部分人都要年长。

  那政府做了些什么呢?奥巴马总统提交了2017年的国防预算,比2011年的国防支出削减了约25%。军事已经奄奄一息,我们却还在要求将领和军事领导人去担心全球变暖问题。

  我们将支出必要的经费来重建军队。这是我们可以做的最廉价的投资。我们将研究、建造以及购买人类最先进的设备。我们的军事优势是毋庸置疑的。

  但我们也将保留积蓄,合理支出金钱。现在国家背负巨大债务,一分钱也不能浪费。

  我们也将改变贸易、移民和经济政策来使我们的经济再次强大——让美国人再次成为世界第一。这将保证我们的工人能够得到工作,获得高薪,这将使税收增长,从而增强国家的经济实力。

  技术领先给了我们优势,关于这块领域,我们还需要进行更创新的思考。这包括3D打印。人工智能和网络战。

  一个伟大的国家要照顾好勇士们。我们对他们的承诺是绝对的。特朗普政府将为服役人员提供世界上最好的装备和支持。但他们退役后,为他们提供世界上最好的保障。

  最后,我们必须要形成以美国利益为基础的外交政策。

  如果商业忽视了自己的核心利益,就永远也不会成功,国家也是如此。回顾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驻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大使馆遭袭,17位英勇的水手在 驱逐舰柯尔号上被杀。但我们做了什么呢?似乎我们把更多的精力投入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中——这对美国而言简直是个灾难,比基地组织还要可怕。

  我们甚至本来有机会捉住本拉登,但没有这么做。接着我们的世界贸易中心大楼和五角大楼遭遇恐怖袭击, 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袭击事件。

  我们的外交政策目标必须基于美国核心国家安全利益,下面是我的工作重点:

  在中东,我们的目标是打败恐怖主义,促进地区稳定,而不是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于这群敌人,我们需要保持头脑清楚。

  同时,对于那些证明是我们朋友的人,我们必须慷慨。我们渴望和平地生活,并与俄罗斯和中国建立友谊。我们与这两个国家有严重分歧,所以必须擦亮 眼睛对待他们。但我们并不一定非要成为对手。我们应该基于共同利益,求同存异。像俄罗斯就已经看到了伊斯兰恐怖主义令人恐惧之处。

  我相信缓和与俄罗斯的紧张局势,并改善关系是可能的。常识告诉我们必须结束这种敌意的循环。有人说俄罗斯人不讲理。我会试着看看。如果我们不能为美国谈成一笔好生意,我们会立刻撤出谈判席。

  要进入一个繁荣的新世纪,修复与中国的关系是另一重要步骤。中国尊重强国,让他们在经济上占据优势,我们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尊重,我们和中国有庞 大的贸易赤字,我们必须尽快找到方法来平衡这种赤字。强大、聪慧的美国一定是能和中国结交好友的美国。我们可以彼此获益,而互不干涉。

  我竞选总统后,我会号召北约盟国进行首脑会议,并与亚洲盟友进行单独的会议,在这些会议中,我们将不仅讨论财政支出的平衡,也将重新审视如何采 取新策略,来解决共同面临的挑战。比如说,我们将讨论如何优化北约过时的使命和结构——跳出冷战限制——来面对共同的挑战,包括移民和伊斯兰恐怖主义。无 路可选时,我将毫不犹豫地部署军事力量。但如果美国参战,就一定要赢。除非有必要,除非我们有计划能取得胜利,否则我永远不会随便派遣精锐部队参战。

  我们的目标是和平与繁荣,不是战争,也不是毁灭。实现这些目标最好的方法就是实行有纪律、慎重且一以贯之的外交政策。而奥巴马总统和克林顿国务 卿的政策却完全相反:鲁莽、无目的、无计划——这种政策在初期就开始了毁灭的道路。现在,我们损失了数千生命,花费了上万亿美元,而美国在中东的形势却有 史以来最差。我怀疑是否有人能出来解释奥巴马-克林顿政府的战略外交政策的愿景——这简直是个彻头彻尾的灾难。

  我也准备部署美国的经济资源。财务杠杆和制裁非常具有说服力——但是我们需要坚定并带有选择性地使用它们。如果别人不按照规则玩,我们将动用我们的权力。

  我们的朋友和敌人必须要清楚,如果我制定了规则,我一定会执行到底。但是,我和其他总统候选人不一样,战争和侵略不是我的首选。如果国无外交,你也不会有外交政策。超级大国知道,小心、谨慎才是强大的信号。
 
虽然我没有为政府服役,但我完全反对伊拉克战争,这么多年,我一直说这个战争会摧毁中东地区。可悲的是,事实证明我是正确的。而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伊朗,它已经系统性地占领伊拉克,并获得了期盼已久的丰厚石油储量。现在,最糟糕的是,“伊斯兰国”产生了。

  我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将为几代人服务的外交政策。

  这就是为什么我将继续觅寻有新见解、想法实际的专家,而不是一味地将自己圈在那些简历完美,但说不出什么来的人中,这群人只会炫耀以前失败的外交政策。

  最后,我将和盟友一起合作,重振西方价值观和制度。但我不会试图去传播“普世价值”,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认同这种价值观,我们应该清楚:加强和促进西方文明及成就要比军事干预更能在世界上促发改革。

  如果我能选为总统,以上是我的目标。

  我所追求的外交政策是所有美国人、不分政党都支持的政策,同时也是朋友及盟国尊重、欢迎的政策。

  世界必须清楚,我们不会走出国外去寻找敌人,我们总是乐于转宿敌为朋友,转朋友为盟友。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美国人必须对自己的国家有信心,对领导层有信心。很多美国人肯定想知道为什么我们的政客看上去似乎比别人更关注他们的边境安全。

  但美国人必须知道,美国人的利益将再次回归首位。贸易、移民及外交政策方面,美国劳工的工作、收入及美国国境安全将是我的重点。所有繁荣的国家首先都是将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我们的朋友和敌人也将他们的利益置于我们至上。为了公平起见,我们也要如此。

  我们将不再把这个国家或人民交给全球化的虚假赞歌。民族国家仍然是幸福、和谐的基础。对那些将我们约束起来、降低美国地位的国际联盟我持怀疑态 度,我绝对不会让美国参与任何降低控制自己事务能力的协议。举个例子,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就是美国的一次灾难,该协定掏空了美国的制造业和工作机会。但历史 永不会重演。相反,我们将保留我们的工作机会,并引进新的工作机会。对于那些离开美国只是为了利用美国的公司来说,会有惩罚性后果的。

  特朗普政府领导下,不会有任何美国公民感觉他们的需求是排在外国公民之后的。我将通过美国利益的镜头观看世界。我将成为美国最伟大的守护者,也 是最忠实的拥护者。我们将不再为成功道歉,相反,我们会拥抱那些成全我们的独特性遗产。美国最强的时候,也是世界最和平、最繁荣的时候。

  美国仍将继续扮演和平使者的角色。

  我们将永远致力于拯救生命,事实上是拯救人性本身。但要发挥这种作用,我们必须让美国再次强大。

  我们必须让美国再次受人尊敬,我们必须让美国再次强大。

  如果我们做到了,也许本世纪将是世界历史上最和平、最繁荣的一个世纪。谢谢。

 
—— 原载: 观察者网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May 1, 2016
关键词: 中国 尊重 强国
其他相关文章
标普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平论Live | 十九大后,中国面临的挑战与全球化的未来
金正恩胁迫习近平 沈祖尧弃守象牙塔
中国人不善良,如果都善良就不用“劝善”了
斯大林下令侵占中国国土,为什么我们课本上却不这样讲?
为什么中国人没有终极关怀:中西政治文化的气质差异
中国拟发行10年来第一笔美元债
中国人权律师团四周年献辞 誓言坚持人权之路
国会促各国落实制裁朝鲜 支持制裁中国银行
离开白宫后,班农的下一个开战对象:中国
中国历史上的“上下相愚定律”
朝鲜全面挑战中国
核危机引发中国鸽鹰两派激辩对朝政策
朝鲜,中国谋求亚洲主导权的绊脚石
特朗普威胁切断美中贸易,这真的可行吗?
平论Live | 环保督查会让中国经济雪上加霜吗?
《国家》杂志:中国正在建立后西方世界(译文)
特朗普到底该不该与金正恩谈判?
美议员:中国窃取知识产权规模前所未有
北京阴影笼罩下的学术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