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Diplomacy
China's Diplomacy
推特 臉書  
外交纵横
外交纵横
中国的伊朗困境
作者:裴敏欣

温家宝最近访问海湾三国,意在确保中国石油供应。

最近西方国家大大增加了对伊朗的压力。美国国会通过一项新的制裁法案,试图切断伊朗的石油出口。欧盟也宣布将停止从伊朗进口原油。这些针对德黑兰的最新措施使中国处于一个艰难的困境。北京是德黑兰的最大贸易伙伴,大约百分之20的伊朗出口的石油进入到中国。对西方来说,如果西方想通过制裁迫使伊朗停止铀浓缩的政策要成功的话,中国的合作是至关重要的。

中国的两难

然而,中国目前的立场模棱两可。当美国财长盖特纳在1月上旬访问北京要求中国停止进口伊朗原油时,中国政府公开拒绝了这一要求。但是同时,由于中伊在原油价格上的纠纷,中国已经削减了从伊朗的原油进口。总的来说,中国一方面要考虑到与西方,特别是美国关系的重要性,不能完全忽视西方的压力,继续和伊朗进行交易。另一方面,中国不想被西方利用,更不想损害自己在伊朗的重大经济利益。

 

要了解中国如何在这种困难和复杂的国际形势下保护自己的利益,我们需要先来看看是什么因素驱动中国对伊朗的政策。

最明显的当然是中国的经济利益。作为中国第三大原油供应国(大约每天50万桶),伊朗是保障中国能源安全的关键因素之一。失去伊朗的石油进口将导致对中国能源供给的直接冲击。除非其他石油生产大国,特别是沙特阿拉伯,采取弥补措施,中国会付出巨大代价。此外,中国的石油公司和伊朗签署了数百亿美元的合同在伊朗参与能源勘探和炼油。中国如果加入西方主导的制裁,极可能会失去这些潜在的巨额商机。

北京的原则

作为一个原则问题,北京一般来说也反对使用制裁。针对伊朗的核计划,中国也许会支持由联合国安理会批准的石油禁运。但是由美国和西欧国家主导下的制裁是另一回事。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这一倡议缺乏国际合法性。同时,中国认为华盛顿对伊朗核计划的态度是美国双重标准的另一反映。美国对以色列的核武库视而不见,但对伊朗的核计划却穷追猛打。这就是为什么到目前为止,中国尽量采取中间路线。北京的立场是只要伊朗遵守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规则,它就有铀浓缩的权利。若伊朗违反了国际规则,中国会支持对伊朗的制裁,但这只能作为一个迫使伊朗履行其对国际法承诺的一个手段。

虽然中国的经济利益和其对制裁的本能厌恶使北京不愿支持西方对伊朗的石油禁运。但是中国政府也知道得罪其最重要的贸易伙伴的代价。中美关系毫无疑问远远比中伊关系重要。美国是中国的第二大出口市场(仅次于欧盟)。华盛顿有很多手段让中国不愉快。

使伊朗问题更复杂的是沙特因素。伊朗的近邻沙特阿拉伯坚定地反对伊朗的核计划。多年来,中国已经投入巨大外交资源发展与其石油的最大供应国沙特阿拉伯的关系。在1月中旬,中国总理温家宝访问了沙特阿拉伯,进一步巩固双边关系。对中国的能源安全来说,沙特阿拉伯比伊朗更关键。因此,中国不能因为伊朗而疏远沙特阿拉伯。

最后,北京的实用主义者知道,因为以色列内部的政治压力,以色列极可能会对伊朗的核设施实施先发制人的攻击。 西方采取的可以真正伤害伊朗的制裁可能是唯一能替代以色列军事行动的举措。如果以色列袭击伊朗和设施而导致又一场波斯湾战争,霍尔木兹海峡将被关闭,全球性的石油供应会大跌。 由此引起的新的世界经济危机是中国根本不想看到的一场灾难。

北京的应对

因此北京会采取新中间路线。为了避免完全疏远伊朗,中国将继续反对西方的石油禁运建议。然而,如果其他主要石油进口国,如日本和韩国,也参加对伊禁运,中国很可能逐步以各种借口减少从伊朗进口原油。北京不希望被孤立或和西方在伊朗问题上正面冲撞。在此期间,中国将争取从沙特阿拉伯得到一个坚定的承诺以补偿供应失去来自伊朗的石油进口。

这一路线可能不会让中国躲过波斯湾的军事冲突的灾难性后果。如果以色列失去了耐心,决定不顾美国的反对而攻击伊朗,波斯湾的战事难免。但在这个危险的核戏剧中,北京几乎没有别的牌可以打。


作者为美国克莱蒙麦肯纳学院政治学教授

 
—— 原载: BBC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anuary 26, 2012
关键词: 中国 伊朗
其他相关文章
美国对俄罗斯实施新制裁 中国“躺枪”的缘由
“私企退场论” 国进民退加剧 中国民企惶恐情绪蔓延
土耳其与中国:关系改善酝酿“百年变局”
范冰冰消失百日后 中国娱乐业的寒蝉效应
太平洋岛国论坛:中方离场与瑙鲁的一场外交“罗生门”
中国开始为多形式的中美长期冲突备战
美国反谍最高官员:中国针对美国投入谍报资源“多得可怕”
冷战往事:美国曾计划核攻击摧毁俄罗斯和中国
中国智库:民营企业遭遇经济困境
专访:中国系统性干预外国大学自主
中国杀戮历史和杀戮文化
鲁比奥将提案严遏在美上市中国公司欺诈
VOA时事大家谈:美墨达成贸易协议,中国压力大了?(视频)
谷歌的中国雄心不止于搜索引擎
专访余英时:中国现代学术“典范”的建立
“非洲猪瘟”首现中国 影响几何
一个管控型社会的来临
《2018中国军力报告》及台海态势
谷歌曾试图改变中国,却可能最终被中国改变
不生孩子不约会中国迎来“消费降级”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