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推特 臉書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杨炼获得意大利诺尼诺国际文学奖
作者:诺尼诺国际文学奖评审委员会 杨炼等

    杨炼获得2012年意大利诺尼诺国际文学奖

Nonino International Literature Prize 2012)

 

诺尼诺国际文学奖为意大利著名国际文学奖之一,创始于1975年,每年颁发给一位享誉国际的作家(含诗人、小说家、戏剧家)。

诺尼诺国际文学奖评奖委员会由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威 •  • 奈保尔担任主席。他于1993年获得诺尼诺国际文学奖。

过去得主中包括阿拉伯著名诗人阿多尼斯(1999)和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托马斯 · 特朗斯特罗默(2004)等。

诺尼诺国际文学奖将于2012年1月28日在意大利颁发,届时杨炼将赴意大利领奖暨奖金。

 

 

          2012年意大利诺尼诺国际文学奖授奖辞

 
 

NONINO INTERNATIONAL LITERATURE PRIZE 2012     YANG LIAN

 

THE JURY OF THE NONINO PRIZE, PRESIDED BY V S NAIPAUL

 

MOTIVATION

 

The poetic works of Yang Lian, International Nonino Prize 2012, is one of heights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thought.

 

Grounded to the millenary root of his culture, he reinterprets it reinventing and opening it to the tensions of Contemporaneity, touching in his lines all the great questions of our existence and reminding us that “poetry is our only mother tongue”.

 

He lives and writes as an exile not only from his land, pushing his view to the extreme limit.

 

An absolute exile and distant profound poet far beyond our space-time.

 

2012年意大利诺尼诺国际文学奖授奖辞  

 

评审委员会主席:威 •  • 奈保尔(V S Naipaul

 

2012年诺尼诺国际文学奖获得者杨炼的诗意创作,构成当代中国思想的高标之一。

  奠基于他的千古文化之根,他重新阐释它,朝向当代张力再次发明和敞开它。他的诗句触及了关于我们存在的所有最重要提问,并提醒我们诗歌是我们唯一的母语

  

他在一种并非仅仅疏离于自己土地的漂泊中,把生存和写作的景观推到极致。

  

一个全方位流亡和有深刻距离感的诗人,远远超越出我们的时空。

 

 

诺尼诺受奖辞 —— 在一只埙的世界里

在一只埙的世界里

 

一只埙里储存着千年万载的鬼哭。

 

黑夜。旷野。无星无月中,一缕呜咽响起,鬼哭幽远传来。必定古老而朴素,六千年前,一双新石器时代的手捧起这乐器,一团椭圆形的粘土,三孔。一张嘴唇贴紧它,吹,却更像吸,把风声草声,吸入胸腔中内心中。生命一代代消失,一只埙里充盈了一个无垠的世界。

 

我的一部诗作题为《幸福鬼魂手记》。这并不矛盾,幸福,属于能突破生命限定的人,或者说,有能力成为自己鬼魂的人。他的专业,是在自己身上考古,且一次次亲历发现的震撼。西安秦始皇兵马俑坑边,我曾目睹大地掀开一角,一个死亡世界如此近如此触目,却又被遗忘得如此彻底。一九八九年北京天安门,我曾为世界对屠杀的震惊而震惊,此前那么多死亡的记忆哪去了?海外漂流中,我用每天体验尽头,而尽头本身无尽。一生的内心之旅,听诗歌这只埙演奏:大海 锋利得把你毁灭成现在的你,再深些:这是从岸边眺望自己出海之处

 

我作品的原版,是中国文化传统的现代转型那部史诗。汉字没有时态,正像个无声的启示,告诉我:任何事件,一经书写就深化为处境。在中文里,时间从不流去,从来只流入。一首诗占有了

全部时间。它并不在乎古老,唯一在乎深刻。一种自觉的深度,直接衔接上中文诗史第一个名字屈原的天问的能量。作一位当代中文诗人,必须对得起伟大祖先的鬼魂,和他们写尽人生苍凉的精美之诗。我知道,我不仅把自己写进、更活进了,一个绵延六千年的长句。

 

剧变的阿拉伯和中国,构成了新世界的语境。我们的海图上没有宁静的港湾,只有海啸和漩涡,不停挑战自己的和他人的定力。这难度的同义词就是深度。而深度在一首诗之内。古今中外的杰作,既判断又加入它,并修改了史诗的定义:一首,在涵括所有的,包括这个利益全球化而思想危机空前严峻的时代。每一行尽头,黑暗中的听者也是歌者,我们哭泣,并分享哭声的美丽:——不可能——开始

 

抵达这鬼魂般的自觉就是幸福。

 

杨炼

伦敦,2012年1月4日

 
 
 杨炼2012年诺尼诺国际文学奖银质奖座
 
 

 2012年诺尼诺国际文学奖发奖仪式上,桌子后是评审团

 


阿拉伯大诗人阿多尼斯宣读授奖辞

 


阿拉伯大诗人阿多尼斯授奖

 


杨炼宣读受奖辞

 

 

 

Adonis's speech on Yang Lian in Nonino Prize 诺尼诺奖阿多尼斯关于杨炼的演讲

                                                Discorso di Adonis per

Yang Lian

 

– PREMIO INTERNAZIONALE NONINO 2012   –

 

Adonis introduces the Chinese poet Yang Lian

in the occasion of the awarding of the Nonino Prize for poetry

 

We can say that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China has gone through in the latest fifty years has determined a break with its ancient traditions. However can we say that the cultural and artistic transformation has also caused a break as regards its ancient traditions? As it is a transformation that is not limited to the Chinese world but includes also the relations of China with the others and with the universe.

 

In this double transformation – which causes several problems and gives rise to many questions that root and then burst out taking a universal dimension – poet Yang Lian’s experience is itself double: intellectual and artistic.

 

Intellectually it starts from a new vision of oneself and of the other, of the man and the world.

Artistically it is based on aesthetics of expression and structure, it interacts in a creative way with the worlds represented by classical Chinese aesthetics, it is open to different kinds of aesthetic expression in the modern world.

 

It is natural, therefore, in the creative movement to recall the great questions that concern being and becoming at the same time. Who am I? Do I have roots in this world in ferment and evolution? Which are they, how are they? Which are the values

 

I rely on when I observe the universal cultural variety, its transformations and the mutual relations? Which is the role of literature and art in general in a world like this and in poetry in particular?

This is what stirs and spreads in Yang Lian’s experience. It represents one of the creative models of modern China that opens wide horizons to reflection, speculation and research.

 

In this experience we find a sort of strong tie with the roots as if he reinvented them. In the meantime we find modern forms that have never known these roots, and this with harmony, consonance and unity.

 

What the poet has written since 1970, in China or abroad, forms an intellectual–artistic project that embraces the deepest questions on what concerns politics, history and the philosophical and human dimensions of the Chinese linguistic patrimony.

 

Even if it is the collective aspect that dominates in great transformations, Yang Lian’s experience is a unique witness of the creative role of the individual, of his interaction and independent presence. It also witnesses that the various individual experiences make tradition free from stereotyped forms, and give it back vitality and mutability. In this Yang Lian has showed in an excellent way that artistic traditions join modernity as if they were its integral part, as if they grew in front of our eyes.

Maybe also here we find the deep meaning of the organic link between poetry and thought. Because poetry to be great must be founded on a great intellectual vision. Yang Lian has expressed this stating: “Every contemporary Chinese artist must be a great thinker”.

 

The movement of the confrontation between oneself and the other has reached the climax in Yang Lian since, in 1989, he left China, facing “the world’s darkness” as he described. It is necessary to point out that he has never affirmed he is an exile, he hasn’t looked for the language of the exile like many other poets and artists. Because he understands that the artist in the world is an exile even in his home country. And then where is, in this world, the great artist that can say he isn’t an exile?

Maybe in this question there is the continuous confirmation that the world we live in is troubled by a crisis of thought that is more dangerous than its economic-political crises.

 

In this high tension point where the West and the East join in the act of human creativity, I am happy the Nonino Prize awards “this poet who comes from far away and takes the poetic language to extremes” as observed by the International Literature Journal, who lives, thinks and writes open to the poets of the world, a friend and a mate of theirs, according to his statement: “Poetry is the mother tongue of all the poets in the world”.

 

** Diritti riservati Premio Nonino, vietata la riproduzione

 

发奖仪式后的晚会,与奈保尔、阿多尼斯、诺尼诺家族等在一起

 


杨炼和阿多尼斯、奈保尔


 

杨炼和奈保尔


 

杨炼和阿多尼斯

 
                                                                          诗歌是一种思想能源

——杨炼答北塔问

 

北塔:深谢您在百忙中接受我的采访。首先我谨代表我个人(不代表任何组织和别人)向您表示祝贺,祝贺您获得意大利诺尼诺国际文学奖。每一个奖都有它独特的价值观,比如诺贝尔奖要弘扬的是理想主义。请问诺尼诺推崇的是什么理念?

杨炼:我以为,只要是严肃的文学奖,不会有不同的理念。它们的理念都是文学。

文学一词,已先天内涵了作家对人类处境的认知,开拓文学创造性以呈现思想的能力。它价值的核心是个性和深度。诺尼诺奖显然也以此为准,这从它历年选择的获奖作家可以清楚看出。1993年的奈保尔既是精彩小说家,又是严厉的文化批判者,他的《印度:受伤的文明》一书,很令我感慨感动,那揭示出他既爱又疼的印度内心,正是这构成了他小说创作的底蕴。1999年获奖的阿多尼斯更是如此。在一个神本主义语境里,他曾为坚持思想独立长期忍受孤独和漂泊,甚至面对被谋杀的危险。他诗歌中对阿拉伯文化的爱,有外人难以想象的深刻。这些非欧洲的作家,要在比欧洲复杂得多的现实文化处境中,不仅全方位独立,更能全方位锋利,可不容易。这不是最高级的理想主义是什么?我觉得,诺尼诺国际文学奖不是要另立价值,而是要重申文学的根本价值。

 

北塔:本届评审委员会主席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我曾翻译过他的作品。请问他本人之前是否获得过这个奖?你们都侨居英国,您在获奖前跟他是否认识?他本人对您的作品有何具体评价

杨炼:我不认识奈保尔本人。伦敦太大了,在街上遇不见熟人,还不如到文学里去相遇。我当然读过若干他的作品,诺贝尔奖嘛,本身就是大广告。但我猜他读我的作品,恐怕是这次被评奖的,毕竟他是评审委员会主席。我不知道他本人怎么评价我的创作,但评审委员会的整体意见,当然得包括他的意见:“……杨炼的诗意创作构成当代中国思想的高标之一。植根于他的千古文化,他重新阐释它,朝向当代张力再次发明和敞开它。他的诗句触及了关于我们存在的所有最重要提问,并提醒我们 ‛诗歌是我们唯一的母语 ’  。他在一种并非仅仅疏离于自己土地的漂泊中,把生存和写作的景观推到极致。一个全方位流亡和有深刻距离感的诗人,远远超越出我们的时空。赫,这就够了。

 

北塔:我正在九寨沟参加冰瀑文化节,几乎天天看到诺日朗瀑布。每次我都默念您早年的代表作《诺日朗》。您是否注意到江弱水根据这首诗说您具有男权主义倾向?您是否认领这种倾向?


杨炼诺日朗的藏语意思是男神,所以被当作男权不奇怪。但那首诗和男、女权之争无关,那里的能量,展示出八十年代初生命力的扭动挣扎,一种突破固化社会文化结构的强烈冲动。更有意思些的,是诗歌创造本身的意义。那或许是当代中文诗第一次建立多层次语言空间的成功试验。这个空间诗学,既来自汉字本性的启示,又给未来更深刻的思考打开了可能。调笑一下男权,别忘了《诺日朗》中这行谁是那迫使我啜饮的唯一的女性呢,有被迫的男权吗?

 

北塔:您长期定居于国外,是否尝试过用英文写作?

杨炼:我出国时一句英文都不会,后来出一种杨文Yanglish),最多只在写文章中使用。诗歌?一秒钟也没想用英语写。语言水平之外,主要是没必要。中文里精彩的问题太多了,思想和艺术双重深刻的中文古诗传统压力太大了,这样过瘾的事情,我们不做谁做?那何必在成千上万的英语诗人中叨陪末座呢?

 

北塔:诗歌是我们唯一的母语。对这一说法,您是否完全认同?母语之于诗歌写作,除了其命名意义外,还有什么功能?

杨炼:我当然完全认同。这句话把诗歌置于语言的根源处。诗歌是一种思想能源。它不仅使用现成的语言来陈述(例如大部分小说、戏剧),更聚焦于创造语言本身。一个光彩夺目的句子,不仅打通、更在打开古今中外的人生感悟。诗不可译的俗套说法,只是译者低能的托词。其实,原作越提出严格的要求,越激发翻译的对话,直至整个世界,都能被收入这个诗意对话的版图。顺便做个广告:我的下一本书,正是将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唯一的母语——杨炼:诗意的全球对话》。阅读这些对话,你会发现,无论诗人写作的语言多么不同,诗歌的天性完全一样:主动拒绝一切政治的、商业的、文化的或其他等等的禁锢,把唯一的激情,锁定于极端地追问自我。这个意义上,诗歌母语的核心是思想。就像自从《离骚》中大规模使用了流亡(注意:既,一举击中两个层次,英语的“Exile”怎么可比?),我们才不仅读懂了、甚至读深了从奥维德到策兰的诗意。诗歌的逻辑,是从个人自觉命名群体的民族和文化,而非相反。

 

北塔:流亡其实有身、心两个向度,能否从精神层面上谈谈流亡的本质。

杨炼:我前面已经涉及了这个问题。实际上,我差不多否认有单纯的流亡,至少那不构成任何文学的实质价值。相反,的流亡才是根本。哪个精神创造者不是流亡者?她/他的精神旅程,必须基于主动拉开的内心距离,在每天、甚至每一刻抛开旧我,拓展自我的精神漂流。我出国后领悟的这个意象:这是从岸边眺望自己出海之处,也深刻涵盖了我国内期的生存和写作。事实上,那给出了一种原型,能沟通古今中外一切诗歌杰作。也因此,地下流亡不是头衔和商标,不属于某些人,更不给诗作提供附加值。这世界上没有诗人的天堂。于是别推托环境,真问题是:对困境怎么反应?——怎么写?决定了存在的性质。还是诗最到位。在一行诗尽头的悬崖处,诗人必须整个再生。越看似不可能,重新开始的能量越大。有这点自觉,我们就懂了,一个人就是一个活的传统:一个中文之内不停出海的精神传统。我从未离散于它。漂流,恰恰使我返回了它。

 

北塔:我记得在一次中坤诗会上,您提出本地抽象的概念。它似乎源自波德莱尔。我本人的诗歌写作受波德莱尔影响甚深,所以对这一提法心有戚戚焉。能否谈谈波德莱尔或者象征主义对您的影响?

杨炼本地抽象?我想你说的是本地中的国际。漫长的国际漂流之后,我很警惕国际这个词的空泛。如果国际不是建立在不同本地的深度之间,就是一句空话,甚至一种骗术。没有哪个靠国际语写成的大诗人。波德莱尔的精美(注意:不只是精彩),正在于他把诗歌的可怕张力,绷紧在剖析人性深渊的现代感,和讲究无比的经典(甚至格律!)形式之间。从我最初读到陈敬容翻译的《黄昏》起,就被那层叠递进、循环往复的咏叹镇住了。这哪是诗人,分明是作曲家!要说象征(我讨厌主义),这里的音乐秩序,创造出了诗歌和世界间根本的象征关系。回头看中文诗,三千年的持续转型,不都在这个根本象征之内?我们继续在创作文本,并从文本的海拔上归纳世界。

 

北塔:艾略特曾经告诫诗人要逃避个性,您却一直致力于创建个体诗学,这是否是浪漫主义情结的回潮?

杨炼:又是主义!对不起,我压根不认为中文诗和欧洲线性的文学进化论有任何关系,因此,不知道、也不在乎什么潮。艾略特在张扬逃避个性时,还有哗众取宠之嫌。今天,谁能否认《荒原》、《四个四重奏》,不是太艾略特的?仍是艾略特自己说得清楚:不是要感性还是要理性,而是何时要感性、何时要理性?我说过,一个当代中文诗人,必须是个大思想家,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一堆传统、历史、现实、文化、语言的碎片,甚至字的层次和词的层次都是分裂的,除了试图把自己变成一个良性文化杂交的案例,别无他途。没办法,诗学是诗人思想家的方向。而个体呢?既是自觉,也是无奈。

北塔:1990年代末,一位诗友曾经转赠我您的《大海停止之处》。大海有何象征含义?停止又意味着什么?

杨炼:大海无处停止。是在自己的空间里,缔造出它的停止。

 

北塔:您以前的诗歌注重深度象征、繁复语汇与原始冲动。我还没有读到您去年在国内出版的自传性长诗《叙事诗》,也鲜见有关评论。单从数目上看,似乎朴素到了极点;这是否意味着您现在的写作风格与以前分道扬镳了?

杨炼:我只能说,《叙事诗》是我三十余年来思想、艺术的集大成之作。其余空谈,可憎无聊。你读诗吧。

北塔:您是《今天》杂志的老人之一,能否谈谈今、昔《今天》的差异及其原因?


杨炼:当年《今天》重要,在于它是起点。但同时它也危险,在于那些幼稚之作,也是许多诗歌生命的终点。我珍视当年我们的真诚,那至少有的价值。但频频告诫自己,那名声更多是基于当时中国文学水平的低幼,真正该拼的是后劲、耐力。今天的《今天》?对不起,恰是当年缺陷的延续。不看也罢。

北塔:我这些年在做关于中国现代诗歌的英文翻译的学术研究,您和英国诗人William N Herbert正编选一本全新的英译当代中文诗选。我很期待这部书。能否介绍一下有关的缘起和进展

 

杨炼:我也很期待它!编辑这部诗选的初衷很简单:当代中文诗写了三十多年,在世界上也出了不少诗选,却没有任何一部能(哪怕部分地)呈现我们的思想深度和创造能量。究其病因,在于编者和译者们第一自身没有思想,抓不住要点。第二急功近利、喜欢走捷径。结果,大路货的编选,粗糙肤浅的译诗,唯一起了败坏当代中文诗声誉的作用。国外读者只能扔下它们,同时扔下和李白、杜甫相关的一厢情愿的联想。我们这部名称为《玉梯》的诗选,则与此相反。它的立意,在于达成中英诗人间的深度交流,在思想上和语言上,必须传达出当代中国文化转型的特征:观念性和实验性。三十多年来,我一直是中文诗写作的内在者,加上另一位七零后共同编者秦晓宇,这部诗选其实在描绘一张文革以来的中国思想地图。它堪称极端之书。其极端性,第一在于选诗标准:中文古典的形式主义传统在背后参照,世界诗歌杰作在面前衡量,入选之诗,必须在思想、美学上不被压垮,而那些靠诗外原因走红的一时名作,一概不收。第二,诗选结构也与标准吻合:不把作品在诗人名下简单罗列,而是把不同诗体分为六部分:抒情诗,叙事诗,组诗,新古典诗(一种中国诗人的独特梦魇?),实验诗,长诗。一位诗人有多少侧面,每个侧面质量如何,一目了然。什么叫大诗人?读者自会判断。第三,六种诗体的六片风景,每部分都由一篇秦晓宇专论此形式的文章导游,加上我和英国诗人William N Herbert从内、外两个角度写作的两篇总序,作品和思考形成一种层层深入的互动。最后却最为关键的,是我们刻意用极端的原创,挑战极端的翻译——不是空谈诗歌的可译与否,而是由原作设定美学要求,不容不可译的可能!除了审视、挑选已有翻译佳作外,我的英文译者Brian Holton翻译了《玉梯》中大量作品,我自己检验了每一行新译作的初稿,比翻译我自己的诗认真多了。部分原因,是为亡友尽心。张枣在这里是首次被全面介绍。顾城的绝笔作《鬼进城》从没被翻译过。谁知道他们的下次机会在哪?William N Herbert诗、思俱佳,由他把关,亡友们更可安心。《玉梯》从三年多前动手,到现在,这部三百三十页、全英文的诗选终于已完成,英国著名的血斧出版社(Bloodaxe Books),将于今年四月初印出。它已定于参加今年以中国为主宾国的伦敦书展。书展组织者称之为压舱石,无论就哪个方面而言,我觉得这评价并不过分。

 

杨炼

2012年1月17日

 

        

在思想和诗歌的交点上

                      ——2012年诺尼诺国际文学奖发奖活动小记

 

 

  2012年意大利著名的诺尼诺国际文学奖授予旅居伦敦的中文诗人杨炼。2012年1月28日,在意大利北方城市乌迪纳举行了诺尼诺发奖仪式。诺尼诺奖评审团主席、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奈保尔出席仪式。阿多尼斯代表评审团介绍杨炼及其作品。杨炼在从阿多尼斯手中接受银质奖座和奖金后,发表了题为《在一只埙的世界里》的受奖辞。

 

  今年诺尼诺奖的授奖辞指出:杨炼的诗意创作,构成当代中国思想的高标之一奠基于他的千古文化之根,他重新阐释它,朝向当代张力再次发明和敞开它。他的诗句触及了关于我们存在的所有最重要提问,并提醒我们诗歌是我们唯一的母语”“他在一种并非仅仅疏离于自己土地的漂泊中,把生存和写作的景观推到极致。”“一个全方位流亡和有深刻距离感的诗人,远远超越出我们的时空。这直接把此奖的意义,定位在了思想和诗歌的交点上。

 

  对于获得诺尼诺奖,杨炼的感受是:当然高兴,但不仅因为获得一个奖,而是因为评委们敢把这样严肃的奖,评给我这样的中文诗人!想想这里包含多少挑战性极强的层次:对中文古典诗歌和文化的占有;当代对传统的再阐释和再理解;中文当代诗在观念和形式实验上的极端创造;我三十年写作中每一部作品的区别和它们构成的漫长旅程;最后却绝非不重要的——原作对翻译提出的高要求构成了我一直追求的中外深刻交流的的基础!高兴太肤浅了,值得振奋的是这个奖肯定了思想和诗歌的真价值

  当有记者问到:意大利这个奖为何会青睐于您杨炼的回答是:我不认为他们特别在乎谁是那个。评审们要各自阅读作品,做出自己判断,最后还要投票决定获奖者。所以,我认为是诗作的质量获得了青睐。具体地说:对古老传统的自觉;对自我处境的追问;对诗歌观念和形式的创造。它们又聚焦于一个词:深度。中西文化的撞击中,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文化杂交的案例。真问题永远是:你如何应对这处境?我的原则很清楚:作一个主动的他者——独立思考为体,古今中外为用。我在世界各地,我更始终在中文之内。只要对自我、对语言提问的能量在,诗歌写作的血脉就一定通畅丰沛。今天,利益全球化而思想危机空前严峻,它塞给世界一个大现实,诗人思想家,必须还给它一个诗意反思大传统’”

 

  诺尼诺发奖仪式同时更是不同文化思想碰撞的机会:阿多尼斯和杨炼自从2003年在约旦诗歌节相遇,已经持续进行了四次深度对话,这给世界提供了一个遥远文化间直接沟通、且深刻理解的范例。此次先在乌迪纳发奖活动中,后在威尼斯著名的摩纳哥酒店,杨炼和写作《印度:一个受伤的文明》的奈保尔之间,又在对中国和印度的文化反思间,达成了深刻的交流。他们的共同点,在于不从单一视角,单一层次,去观察和思考这些进行着艰难现代转型的古老文明。相反,他们既锋利剖析自身传统思维的僵化惰性,也不回避西方殖民历史带来的加倍复杂,更关注全球化时代中,知识分子如何以自我追问为能源,建立全方位的独立人格和思想自觉。奈保尔极为关切发展迅疾的经济环境中,当代中国文化如何保持多层次的完整性?特别是知识分子能起到的精神压舱石作用。他的期待,简直可以直接翻译成中文经典的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杨炼感激他的著作,给中国知识分子提供了一个清晰、透彻的文化反思范例。当代中文作家,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写一部《中国:一个受伤的文明》,那正是支撑文学作品的必须具备的思想世界。环顾全球化语境,中国、阿拉伯、印度、甚至东欧这急剧变化的几大经济、文化板块,都有过深刻的受伤经验,但同时,内在的分裂恰是内在的丰富,噩梦同时可能是灵感。诺尼诺发奖活动中,奈保尔、阿多尼斯和杨炼,透过受伤这个语法,互相理解得完美充分,世界不仅被打通了,更被打开了。杨炼的句子诗歌是我们唯一的母语,就这样落到了实处。

 

  诺尼诺发奖活动在意大利获得了广泛报道,杨炼三天里接受了十五次电视、报刊、广播、网站采访。因为此奖并非只奖给诗歌,特别是奖给杨炼这样铆定中文写作的诗人,评审团其实是要冒评错风险的,所以,2004年诺尼诺奖获得者、去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瑞典诗人托马斯 · 特朗斯特罗默专门给诺尼诺奖和杨炼发来了祝贺邮件,这使此次诺尼诺国际文学奖,超越某一个特定诗人,更成为一次对坚守精神纯粹性的诗歌本身的奖励。

 

                    杨炼(供稿)

                                                                                                                                    2012年2月1日,伦敦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February 10, 2012
关键词: 杨炼 诺尼诺国际文学奖
其他相关文章
美国凭什么要抓中国公民孟晚舟?
南京火速立法惩戒“精日” 生效当日一女子因言遭辞退
中国扣押加拿大商人是谁?他声称曾在游艇上与金正恩喝小酒
名校直播班中国走红:屏幕能否改写寒门学子命运
华为资助英国大学研究被指为“军工行动”
平论Live | 年终盘点,2018为何如此艰难?(视频)
林昭:中國的靈魂
民粹主义:从表征到内核 ——读扬-威尔纳·穆勒《什么是民粹主义》
王怡牧师:我的声明——信仰上的抗命
中共踐踏宗教信仰自由超過納粹——評中共摧毀秋雨聖約教會的暴行
秦伟平:华为孟晚舟事件背后针对习近平的生死较量 (本刊首发)
成都秋雨教会被取缔 牧师及会员遭逮捕
改革开放:读懂中国四十年变迁的五大问题
时代杂志2018风云人物:捍卫真相的新闻人
人权运动70年 理想和现实 历史与当下
华为孟晚舟以1000万加元保释金获释,但中美加庭外角力继续
英国脱欧:首相面对不信任投票是怎么一回事?
VOA时事大家谈 | 北京抓人示警美国 贸易谈判成败难料?
牢记历史教训与捍卫开放改革——北京近期政坛诡谲二三事
著名诗人、出版家孟浪先生不幸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