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推特 臉書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三名中国顶尖知识分子遭最高层点名警告
佚名

来自北京的消息说,三位在中国颇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遭到一名政治局常委在内部会议上的点名批评,指他们“向党发难”,如果他们拒绝接受“教育转化”,面临被开除公职的处罚。这是中国官方在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前夕,对在职知识分子发出的最严厉的警告讯号。

这三名在日前中纪委会议上被点名批评的知识分子是沙叶新、徐友渔、刘军宁,他们在中国文艺界、学术界属于领军人物,最近令当局愤怒的原因是他们参与签署了《零八宪章》。

消息人士说,中共一位政治局常委斥责,参与签署《零八宪章》,就是“向党发难”,就是用行动来挑战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否定党的领导,甚至企图推翻共产党。

消息人士说,中共当局给《零八宪章》的定性,认为是“敌对势力”对中共容忍底线的测试。

当局拿沙叶新、徐友渔、刘军宁开刀,毫无疑问是企图阻嚇更多的追随者。

沙叶新,生于1939年,江苏南京人,回族。国家一级编剧。中国戏剧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戏剧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戏剧家协会副主席。1985年-1993年任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院长。主要作品有话剧《假如我是真的》、《马克思“秘史”》等。


沙叶新

沙叶新的作品屡屡遭禁,最新遭禁的是各类作品的选集《江青和她的丈夫们》(香港田园书局出版)。沙叶新日前在中国戏剧文学学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演讲,标题就是“不为权力写作”。

二十四年前,新华社的报道称沙叶新是“党的作家党的人”,后来又不知是谁率先将他列入“异议作家”。沙叶新说:“当初称我‘党的作家党的人’,我没感到特别光荣,反而觉得有点难以为情。后来又称我为‘异议作家’,我也不感到特别惊恐,反而觉得有点快意。二者相比,我还是比较喜欢异议这个称呼。有异禀的人,才会有异议;有异议的人,往往有异禀。异有什麽不好?异花奇卉,异宝奇珍,异彩纷呈,异趣盎然,异军突起,异想天开,这样的世界才能日新月异。尤其是对落后腐朽的极权政治更应该持有异议,更应该鼓吹‘异端邪说’,这样才能解除一切对精神的禁锢。”


徐友渔

徐友渔,1947年生于四川成都,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发表《“哥白尼式”的革命》、《罗素》、《形形色色的造反》、《精神生成语言》、《告别20世纪》、《自由的言说》、《直面历史》等著作。

徐友渔在学术领域对分析哲学以及当代西方政治哲学的研究处于国内前沿地位。《“哥白尼式”的革命》于1995年获“金岳霖学术奖”;1996主持完成并与陈嘉映、周国平等合著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语言与哲学》,在当代汉语语言哲学领域有着重要影响;1999年于香港出版的《形形色色的造反》,被称为研究红卫兵问题的“里程碑式的作品”。

在学术有所积累和造诣后,徐友渔致力于将分析哲学之逻辑与经验(实证)的方法和精神融入中国当代现实,关心社会、政治与民生问题。1995年后学术重心转向对当代英美政治哲学的研究,并开始就自由主义、后现代思潮、文化大革命、文化传统主义、宪政、共和等时代焦点问题发声。


刘军宁

三人中最年轻的刘军宁,安徽人,1961年生,1993年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为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研究员,2002年,因被举报在北大演讲中宣扬自由主义,被该所开除。现为文化部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刘军宁策划了《公共论丛》、《民主译丛》、《公共译丛》、《政治思潮丛书》,著有《民主、共和、宪政》、《权力现象》和《保守主义》等著作。

刘军宁作为年轻一代自由主义政治学者的领军人物,鼓吹宪政,影响了王怡等一大批后来的自由主义学者。近年研究保守主义。他思想虽然犀利,而且关注公众话题,却被学界公认为并不激进。

2004年,徐友渔和刘军宁都被《南方人物周刊》评选列入“50名公共知识分子”。

沙叶新已70岁,早已退休,公职对他牵制不大;但是徐友渔和刘军宁则是正当壮年的学者。

观察家说,1987年,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三名知识分子遭邓小平点名后,被中共开除党籍,但仍保留公职。这次中共威胁将三位中国顶尖的知识分子开除公职,使他们可能陷入失去生活来源的困境,显示中共在提升对有不同看法的知识分子的惩罚层级。

观察家说,中共总结了“六四”事件发生的教训,过去20年来叠床架屋、铁壁合围,编织起针对异议分子的天罗地网,防止一切可能的政治动乱。即将在香港出版的《2009中国本命年》,披露了中共各种应对政治反对运动的机构与对策。

据悉,《2009中国本命年》一书介绍了当局控制思想舆论的机构和主要官员,以及控制新闻媒体、网络、专业人士和公众意见领袖的最新举措。与过去权力机构直接出面强力高压,甚至拘禁、流放的方式不同,更多地采取间接、“柔性”方式,其突出特点,就是由其所在的单位、所处的专业领域机构,将学者本应享有的平等权利和利益,部分和全部收回,以此作为达摩克利斯之剑,钳制和威胁那些热爱专业、投身事业的知识分子。

例如:对于学者,通知其单位在其申请科研项目经费、升职、招收研究生和开课等问题上设置障碍,并向媒体下达黑名单,禁止刊出其作品、出版其书籍,直至解聘、开除;对于律师,通过定期审查执照,褫夺其律师资格;对于媒体从业人员,则通过换发记者证,剥夺其采访资格。

《2009中国本命年》介绍,2009年以来,新闻出版总署正在抓紧建立“新闻从业人员不良记录数据库”,将存在不良记录的人员全部记录在案,并向社会公开通报。根据其情节严重程度,对“不良从业人员”实行分级惩处:第一级是情节恶劣的,终身禁入新闻采编行业;第二级是情节严重的,吊销新闻记者证,5年内不得从事新闻采编工作;第三级是轻微违规行为的,要对持证记者提供批评、警告,在行业内进行公开通报。而其它行业的“不良记录数据库”,据闻也在筹建之中。

—— 读者推荐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May 21, 2009
关键词: 沙叶新 徐友渔 刘军宁
其他相关文章
敬悼沙叶新先生
纪念沙叶新先生
沙叶新辞世
中国正取代美国领导世界?
从《中国的陷阱》到《中国:溃而不崩》
沙洲满眼,此叶独新——小记沙叶新
北京阴影笼罩下的学术自由
苦难中的修炼 ——读刘晓波服刑期间的部分读书笔记
刘晓波与零八宪章
美英时代终结,德中主导世界开始?
血统论再思考
新权威主义,一剂不对症的药方
大饥荒的记录与分析
精英为何纷纷移民?
全球化与民主面临新的挑战
国家事,管不管?
土地是谁的?
徐友渔&方克立:究竟谁在撒谎?
恐怖主义与极权主义:同根同源
关于接受徐友渔先生转赠瑞典人权奖奖金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