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and USA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美关系
亡羊補牢︰希拉里國務卿應去醫院探望陳光誠
作者:貝嶺
   我注意到,北京時間的5月2日晚11點左右,刻與妻子和孩子在北京朝陽醫院病房的陳光誠先生唯一可以和外界聯系的手機通訊已被切斷,這距他走出北京的美國大使館,在駱家輝大使、助理國務卿坎貝爾(Kurt Campbell)等美國外交官陪同下前往醫院不到12個小時。而且,據中國維權律師騰彪5月2日發表的〈與陳光誠通話紀錄〉,至當晚8點45分,在美國大使館官員致電醫院要求送飯後,陳光誠及家人才吃到早應送入病房的晚餐。更令人憂心的是,當陳光誠於當晚10點多再致電美國大使館救助無人接聽後,他的手機已不通了。可以确定的是,陳光誠及其妻子在心理上已再處在恐懼與不安全感中。隨著時間推移,他或將再次失去與外界聯系這一至關重要的自由。
 
我不在此判斷或評論陳光誠是否是不得已才走出北京的美國大使館,那是他在自由意志下可以準確描述的。而美國政府在复雜的人權與國家利益,甚至時間點上的取舍拿捏,也將會有無數的分析與新聞報道。在我看來,僅僅是作為一個父親與丈夫,在不能與妻子、孩子團聚,並能保護他們的情況下,他不太可能選擇滯留大使館或前往美國,成為一個政治難民。
 
我關心的是,陳光誠會在中國獲得正常意義上的自由嗎?
 
或許,經過這一切,陳光誠及其家人先前在山東臨沂東師古村自已家中被毆打等人身安全毫無保障的情形將不會再現,但監視、監聽及隨時出現的帶恐嚇意味的「勸告」將如影隨形,而且,會從地方政府用日薪人民幣一百元雇佣的鄉民打手改為以高科技攝像及錄音裝置監控的國家級國保警察。這一切,不會因中國外交部和民政部談判官員對陳光誠及家人未來的口頭及書面承諾而消失。
 
我細讀並記住了希拉里國務卿5月2日聲明中的這一段話︰「陳光誠和中國政府就其今後的生活達成若干共識,包括在安全的環境下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下一步的關鍵是如何落實這些承諾。美國政府和美國人民定將在今後數日、數周、乃至數年,繼續關注陳光誠及其家人。」(Mr. Chen has a number of understandings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bout his future, including the opportunity to pursue higher education in a safe environment. Making these commitments a reality is the next crucial task.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and the American people are committed to remaining engaged with Mr. Chen and his family in the days, weeks, and years ahead.)
 
我的看法明确又直接了當,希拉里國務卿在北京的數天行程及中美兩國政府的雙邊會議不論多么繁忙和辣手,此刻,最急迫、也最能展現她危機處理能力的是陳光誠事件。僅僅通一次電話是不夠的,陳光誠表達的「我要見你」(I want to see you)不能誤聽成「我要吻你」(I want to kiss you)。希拉里國務卿應該立即前去探望他及他的妻兒,並在這一探訪中向陳光誠、也是向國際社會再次承諾,美國政府將持久關注陳光誠及家人在中國的人身安全,以及對他至關重要的自由----行動的自由,公開表達意見的自由。這些自由在當下最基本的要件是電話與網路,也就是對外聯絡的暢通。
 
在經歷了將逃亡中的陳光誠接入美國大使館休養並療傷六天,及5月2日他帶出美國大使館送往北京朝陽醫院治療,也就是將他交給中國政府這些美國政府主導下的重要舉措之後,不管陳光誠日後在中國的任何地方,美國駐中國大使館應「在今后數日、數周、乃至數年」(in the days, weeks, and years ahead.)間定期探訪陳光誠及其家人,以确認他及家人應獲得的安全與自由。此刻,陳光誠已明确表達,對於他及家人,這基本的安全與自由在中國已無可能,他希望攜家人立即前往美國,美國要有緊急的應對措施。
 
這是美國政府對陳光誠及其家人已不能推委的責任。因為他是被美國大使館接入又被美國駐中國大使帶出大使館的。
 
這也是美國在與中國這一當今最大的專制強權打交道時,能否堅守人權與自由----這一(我理解的)希拉里國務卿稱之為「美國價值觀」的重大考驗。
 
(此文英文為美國CNN電視CNN.com Opinion特約稿,中文首發)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May 3, 2012
关键词: 希拉里 陳光誠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