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Book Review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书评
赵紫阳透露温家宝阻止赵紫阳召开政治局会议
作者:明报专讯
根据中共已故前总书记赵紫阳生前录音自述整理出版的回忆录《改革历程》昨日面世。书中首次披露1989年5月19日北京戒严后,尚未被撤职的赵紫阳与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的一些互动,透露了当时温家宝的一些无奈,以及他劝阻赵紫阳召开政治局会议的过程。
 
    这本厚达384页的回忆录,详尽披露很多1980至1990年代中共内部的权斗秘辛,也完整呈现了1989年六四前后中共内部各种纷争和角力。
   
    赵紫阳於回忆录披露,89年5月19日凌晨探望学生后,他因拒绝出席同日宣布戒严的大会,请假3天,其间既无人通知他被免职,亦无人找他联系工作,「重要的信息渠道被切断了,把我和外界隔离了」。
   
    温劝阻赵召开政治局会议
   
    他透过其他渠道听说,时任总理李鹏、国家主席杨尚昆、副总理姚依林和中央组织部长宋平等人分别召开各部门会议,召集各地方领导人进京「打招呼」,宣布赵的「罪行」等。赵紫阳认为这「都是违反《党章》的」,因此他找当时的中办主任温家宝,建议召开一次政治局会议。「当时温家宝说,中办实质上已被撇在一边了,现在所有这些部署都没有通过中办,一切活动都是李鹏、杨尚昆另外安排的,并不通过中办。如果我一定要开会,中办也可以发通知,但他感到后果会很不好,希望我慎重考虑」。后来赵紫阳就没有召开政治局会议。尽管如此,后来在赵紫阳的罪名中,还是有一条「分裂党」。
   
    由於时任中办主任的温家宝曾於1989年5月19日凌晨,陪同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探望绝食学生,温站在赵身后的镜头给世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但在赵紫阳被罢官后,温家宝似乎未受连累。
   
    李鹏曾到广场害怕快溜
    
    赵紫阳在回忆录中并未提及温家宝在那次探望绝食学生的表现,但就提到李鹏实际上也有一同去到天安门广场,「但他当时非常害怕,到广场不到一会儿就溜之大吉了」。自5月17日在邓小平家中开会决定调兵进京戒严后,李鹏就有许多不正常举动,「无论是去医院慰问还是去广场看望学生,他一再阻止我去。我去了一起下车,他一反惯例抢先走在我的前面。他还让人给摄影记者打招呼(事后有人告诉我),叫记者不要拍我的镜头,说以免人事变动后被动。从5月17日晚到19日,有关戒严的事什麽情_G也没告诉我。19日李鹏和学生对话,我是看电视才知道的」。由此可见,从5月17日邓家会议之后,赵紫阳已被实质夺权了。
   
    杨尚昆对戒严态度反覆
   
    赵紫阳在回忆录中还披露了已故国家主席、军委副主席杨尚昆对待戒严的反覆态度。在赵紫阳访问朝鲜期间,政治局常委碰头讨论学潮时,曾有人提出过戒严问题,「当时受到杨尚昆的严厉批评,说首都戒严,如何向全世界交代?」赵紫阳感觉在邓小平决定戒严以前,杨的态度是较温和的。但在5月17日邓小平家开会时,杨的态度又出现180度变化,「他说廖汉生(退役上将,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主张戒严,是不是可以考虑戒严?本来尚昆一直是反对戒严的,这时他转述廖汉生的主张,实际上他改变了主意」。赵紫阳指杨尚昆「在这个问题上起了不好的作用」。最后邓小平拍板调兵进京,实施戒严,最终酿成六四惨剧。
   
    回忆录中披露了赵紫阳1997年致中共十五大主席团及全体代表的信函全文,其中有关「六四」事件这样写到:「对於『六四』事件的重新评价问题,迟早是要解决的。即使时间拖得再久,人们也不会淡忘的。早解决比晚解决好,主动解决比被动解决好,在形势稳定时解决比出现某种麻烦时解决好。
—— 原载: 明报专讯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May 31, 2009
关键词: 改革历程 六四 赵紫阳 温家宝
特别专辑: 六四20周年
李鹏「六四」日记外泄与中国电力易帜
《李鹏日记》原是为李小鹏隔代接班呐喊助威
“革命时期”的浪漫
六四坦克英雄王维林已经遇难!
中华民族的高峰体验和创伤记忆——20年后谈“六四”
关于8964北京国际广播电台播音员
留学生集体上梁山──纪念“全美学自联”(IFCSS)成立二十周年
黑白分明
季羡林与“六四”大屠杀
林培瑞(Perry Link)访谈
楊逢時,執著的風追不散的雲
趙紫陽悲劇凸顯鄧小平的政治保守—專訪趙紫陽回憶錄英文版《序》作者羅德里克‧麥克法夸爾
你在哪里?——王渝诗二首
我的心更沒死!——“六四”前後我和曾慶紅、江澤民的接觸
方政的20年
那条蓝色的哈达
迟来的愤怒——读马英九《“六四”事件二十周年感言》有感
参与天安门清场军人陈光的89年6月日记
杜導正聲明露玄機:鮑彤是趙紫陽遺囑執行人
最后的北京
其他相关文章
金庸的政治江湖:神龙教影射中共 因“六四”伤心隐退
“天安门后一代”李磊怎样从了解六四认识了中共真面目
沒有責任還是逃避責任?
廿九年后,六四人“对话中国”
中共政权是如何编造六四反革命暴乱谎言欺骗天下的?!
纪念六四,更应该超越六四
鲍彤再看六四:假如赵紫阳没有下台
六四” 29周年:真相、遗忘与分化
“六四”29周年主动遗忘还是被动选择 困在政治与金钱之间的中国年轻人们
“六四”对个体生命价值的摧毁
任教中大上海姑娘 悼念六四不再躲藏:「沒有恐懼,才有自由」
七律·六四惨案周年祭
六四人: 重塑中国
鲍彤再看六四(二):我是如何被抓进秦城的
鲁比奥和史密斯议员就六四屠杀事件29周年发表声明
“六四”29周年:主动遗忘还是被动选择 困在政治与金钱之间的中国年轻人们
方政在奥斯陆自由论坛讲述六四真相,观众含泪起立致敬
鲍彤再看六四(一):邓小平的一场政变?
「六四」燭光悼念晚會 6月2日多大紀念碑舉行
「六四酒案」疑太敏感官方采不审不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