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大屠殺者及其反人類罪行必須受到清算和懲罰
作者:孫乃修
                                                                                   一        
 
        柴玲說自己信仰了宗教,所以她原諒一九八九北京大屠殺的屠夫們。
        柴玲這個聲明反映出來的問題,不在宗教信仰,而在道義良知。換句話說,這不是一個宗教信仰的問題,這是人的道義和良知的問題。
                                                                                    二
        世界上任何一個符合人類文明的宗教,都是以人的基本道義和良知為信仰的根基。一般說來,宗教信仰需要的不是學問,而是良心。它們告訴人們什麼是善、什麼是罪,什麼是道義、什麼是邪惡。它們告訴人們善與福、罪與罰的因果關係。它們告訴人們救贖之道。它們勸善懲惡。它們知道,如果有罪無罰,如果不懲罰罪惡,那麼人類就會重歸動物世界,強暴者和森林法則就會取代人間道義(請看看今日中國現狀、誰是最有勢力者、誰是最幸福者、誰是超越法律者),那麼這個宗教就會喪失道義立場而解體。
 
        如果有那麼一夥人創立一種宗教或準宗教,宣揚的是勸惡懲善、專制政治,實施的是槍砲殺民、保衛的是家族特權、踐踏的是人民權利、泯滅的是人的良心和道義,那麼這夥人無論打著什麼漂亮旗號,都是邪教邪黨,都是人類的敵人,因為它們反對的是人類現代文明和人類道義良知。
 
        基督教有天堂之說,亦有末日審判和地獄之說;佛教有涅槃、成佛之說,也有審判和地獄之說。它們都為人世的行善者和作惡者準備好了應當去的地方。人們耳熟能詳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間未到;時間一到,一切都報。”表達的正是人間對罪人必受懲罰持的堅定信念。
 
        它們都給犯罪者留有自我救贖的機會、以免受到末日懲罰、永陷地獄,它們允許犯罪者在餘生之年認罪和悔改(至於人間法律和社會正義的審判和懲罰則是犯罪者必須面臨的、宗教之外的另一種程序)。需要指出,這種救贖是自我救贖,不是他人的原諒或寬恕,犯罪者必須自己真誠地認罪和悔改,否則他將萬劫不復、永受懲罰。
 
        宗教不是人類罪人的避難所,而是人類良知的殿堂、人類心靈的救贖所。
                                                                                   三
        耶穌在艱難地走向死刑地途中,被路邊許多無知者毆打、唾棄、謾罵,身上鮮血淋漓。然而,他原諒這些愚氓,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麼事。耶穌以大悲憫之心,並不把這些愚氓視為敵人,因為他沒有私敵。
 
        教宗約翰保羅二世去監獄寬恕那個暗殺他的人,這顯示他的悲憫之心。他寬恕這個只傷害他個人生命的、無知而狂熱的人。對於人類的公敵,教宗的祖國波蘭和東歐那些罪惡的共產黨勢力,數十年來以人民為敵人、罪孽累累的專制政權及其政客們,他沒有任何寬恕,他全力推動東歐人民解體共產黨專制、走上民主自由之路。作為宗教界最高領袖,他推動東歐歷史走出黑暗、結束專制、翻開嶄新一頁,閃射出偉人的崇高道義和良知精神、大智大勇的性格光輝。
 
        他訪問古巴,力促嚴重侵犯人權的獨裁者卡斯特羅勢力開放信仰自由、允許人民選擇宗教信仰。他從來沒有原諒或寬恕過任何一個不肯認罪的暴虐者及其專制政權對人民的屠殺行為,他從來沒有那種廉價的大度、漂亮的辭藻、卑弱的性格,他從來沒有那種放棄道義、放棄承擔、犧牲別人、彰顯自己的心性,他對那夥反人類、反文明的勢力從來都是大義凜然。他是一個心中只有公敵和公仇而無私敵和私恨的深明大義的人。在他身上,高度體現了宗教的道義良知境界和人格立場。
 
                                                                                    四
 
        對於二戰期間希特勒納粹政權對人類施行的大屠殺行為,有哪位基督徒發表過聲明、原諒這夥邪惡勢力這種大屠殺行為?有哪位受殘害者對希特勒政權的殺人行為發表過原諒之辭?有哪位名人發表過聲明說他原諒希特勒們對人類的屠殺行為?
 
        有哪位深受斯大林共產黨政權迫害的知識界人士發表過原諒斯大林政權及其匪幫犯罪行為的任何聲明?一九八九年東歐和蘇聯共產黨專制政權解體以來,有哪位慘受這些政權迫害的知識界人士對這個政權及其匪幫發表過原諒之辭?
 
        眼看著煉屍爐的濃煙正在滾滾升騰之時或納粹分子受到紐倫堡審判之際,如果有什麼人站出來,表示他原諒這夥反人類反文明勢力對國民、對人類的瘋狂迫害和野蠻屠殺行為,原諒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毒氣室、死亡牆、煉屍爐及其掌門人和屠殺者們,那麼,他的立場站在人類文明和道義一邊呢,還是站在邪惡和罪孽一邊?他是在伸張人類正義之聲呢,還是在給劊子手們唱安魂曲?全世界人民會如何反應?
 
        顯然,這不是一個有無宗教信仰問題,而是一個有無道義良知問題。
                                                                                    五
        一般說來,當侵犯者或犯罪者承認錯誤或罪行、請求原諒或寬恕時,被侵害者才會考慮是否給予原諒或寬恕。
 
        當侵犯者、犯罪者不僅從來沒有放棄侵犯行為和罪行,而且堅持他們的大屠殺立場和行為,向這樣一夥犯罪集團發出原諒之言,不是等於縱容犯罪集團繼續犯罪麽?而且,犯罪者二十三年來從未要求全體國民原諒他們對人民犯下的大屠殺罪行,他們知罪卻不認罪,而且這個殺人集團及其後繼者們直到今天依然在嚴重侵犯人權、每日在殺人、每日在強迫婦女墮胎、每日在封網封口、每日在迫害維護公民權利的人民,此時此刻向他們發出原諒之言,如果不是眼瞎耳聾、缺乏心肝,不是咄咄怪事麽?如果抗議這個暴虐政權的計劃生育政策殘酷、不人道,那麼問題來了:你連它對中國人民殘酷屠殺行為都原諒了,這計劃生育、強迫引產、迫使孕婦死亡的種種侵犯人權、傷天害理行為,是不是也可以原諒?剛剛原諒了劊子手們大屠殺行為,轉而譴責他們的計劃生育政策,這是什麼思維和觀點呢?屠殺者侵犯人權、殘害民生的立場和態度幾十年來始終沒有改變,而原諒者的觀點卻一轉眼就變了。這是什麼原因呢?問題出在誰身上呢?        
 
        一九八九年北京大屠殺的劊子手們,當初揮舞拳頭、聲色俱厲、謾罵人民是製造動亂的地痞流氓、宣稱嚴厲鎮壓毫不留情,現在卻紛紛推卸殺人罪責,人民還是人民,他們自己卻成了中國的地痞流氓和歷史罪人,這群懦夫全裝起糊塗,扮作只會聽命上峰、只會念稿的八歲無知小兒,當初以指叩案、一字一句說得斬釘截鐵、現在卻搖頭答曰“說不清楚”,無一人有勇氣承擔責任,全是一群去了勢的閹人。
 
        既然全體都在推卸罪責,沒有一個人要求原諒或寬恕,他們也從來不需要原諒和寬恕,何來原諒和寬恕?如果大屠殺這種反人類罪都可以無條件原諒,那麼什麼邪惡行為不可原諒?
 
                                                                                六
 
        佛教有句名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這就是說,犯罪者、殺人者必須先放下屠刀,認罪悔過,才能得到寬恕。佛教從來沒有說,手執屠刀、可以成佛,也從來沒有說,犯罪者、殺人者可以無條件得到原諒和寬恕。恰恰相反,佛教為邪惡者準備的是十八層地獄和無盡的懲罰。佛教雖然教人慈悲,但是它對邪惡者並不慈悲,而是對之實行審判和懲罰。如果在宗教裡,人們得不到良知的培厚、道義的支持、心靈的撫慰,那麼人們會轉向其他領域尋求這種精神和道義支撐。
 
        如果受害者群體那麼輕賤地忘記公仇、忘記民族的血海深仇,那麼這個民族必將是一個萬劫不復的奴才的民族。它將永遠不能解放自己,永遠不能獲得人的道義、人格、自由和尊嚴。
 
        如果一個罪惡的政權及其暴虐統治者可以得到無條件原諒和寬恕,那麼人類的歷史永遠不會有進步、人類的社會就會喪失文明和道義。人民正是通過人間懲罰的鐵律來執行歷史對罪惡實施的判決,以此推動社會進步、使後來者警醒、為人們的政治建構理論提供智慧思維。  
 
        如果希特勒納粹政權對人類的大屠殺行為可以原諒,世界正義力量不奮起與之宣戰、消滅這股反人類反文明的邪惡勢力,保衛人類社會的文明價值,那麼今日世界很可能匍匐在第三帝國統治的鐵籠裡做這個世界大帝國的奴隸。
 
        如果夏桀、商紂政權、秦始皇秦二世政權、隋煬帝政權都可以原諒,人民不揭竿而起、推翻這些罪惡政權,把中國歷史推向一個相對開明的歷史階段,諸如商湯、周文王武王時期、西漢初年文景之治、唐太宗貞觀之治,那麼中國如何獲得政治、文化和社會的進步?今天恐怕仍是秦朝第七十世王朝,秦始皇秦二世的子子孫孫依然在大興土木、舞榭歌台、指鹿為馬、荒淫墮落、徭役和戰爭不斷,無數的孟姜女萬喜良,無數的項羽劉邦。最可悲者,由於人們太多忘性,喪失對血海公仇的記憶和對歷年血債的追討,“文革”之後原諒了那個暴虐政權的所有罪孽行為、使中國再次慘遭大屠殺、使中國墮落到有史以來最野蠻、最腐敗、最黑暗的罪惡深淵。
 
        大屠殺者及其反人類罪行得到的不是原諒,而是清算和懲罰。這是人類道義的要求,這是歷史正義的判決。
2012年6月20日於多倫多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une 21, 2012
关键词: 柴玲 六四 反人類
特别专辑: 六四23周年
揭秘:江泽民惧怕赵紫阳
六四拒屠杀 28军被中共消声匿迹
六四中士兵伪装平民烧军车
三名人大副委员长要求平反六四 意见上报政治局
傳喚歷史 ——《告別陽光》再版後記
六四 — 今天:《告別陽光》再版序
解决六四问题的公民运动观点
解决“六四”问题的重要原则
六四问题的解决必将拉开政治改革的序幕
1989天安门民主运动纪实--第九集
1989天安门民主运动纪实--第八集
平反六四是中国政府的责任和义务
“克伦茨小平”
1989天安门民主运动纪实--第七集
春江水暖鸭先知——中共是要平反六四了吗
致柴玲——一封迟复的公开信
1989天安门民主运动纪实--第一部分:
中共或将启动政改-----“六四”惨案昭雪可期
1989天安門運動紀實 ( 第一部分 ) :
平反“六四”:始于呐喊,终于揣度
其他相关文章
后六四备忘录(1989-1992)(三·上)
哭“六四”大屠杀中罹难的亲人和同胞们——并致中国国家领导人
后六四备忘录(1989-1992)(二·上)
六四30週年 香港六四紀念館將重新開張
后六四备忘录(1989-1992)(一·下)
为贺星寒先生的《后六四备忘录》作序
七章祭六四
后六四备忘录(1989-1992)(一·上)
屠格涅夫與中國——紀念屠格涅夫誕辰兩百週年
参与六四民主运动的56人发表元旦声明
王丹等发起八九一代签名活动,呼吁全球合作共同纪念六四30周年
林昭:中國的靈魂
金庸的政治江湖:神龙教影射中共 因“六四”伤心隐退
“天安门后一代”李磊怎样从了解六四认识了中共真面目
沒有責任還是逃避責任?
廿九年后,六四人“对话中国”
中共政权是如何编造六四反革命暴乱谎言欺骗天下的?!
纪念六四,更应该超越六四
鲍彤再看六四:假如赵紫阳没有下台
六四” 29周年:真相、遗忘与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