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中國再造新香港:深圳前海
作者:紀碩鳴 江雁南

 
中國再造新香港深圳前海計劃曝光
 紀碩鳴

·香港回歸中國十五週年之際,北京宣布全面啟動深圳市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要再造新香港。十五平方公里的前海合作區,吸收香港的制度化建設經驗,集中國改革開放及香港經驗,建設金融、法治、人才新特區,包括互聯網與香港相同,零過濾,不用再「翻牆」;打電話以香港市內話費計算;香港的專業人士如醫生、會計師、律師等可獲專業認證;港資可設立獨資的國際學校和港資醫院等,突破現有框框限制。

----------------------------------------------------

一條深圳河將一衣帶水的香港深圳分為兩地。近在咫尺,使用的卻是費用昂貴的國際通訊;隔岸可相望,網絡接受的資訊內容可大不一樣;同是中國人,法治的天空卻各不相同。多少年不變的差異,在香港回歸十五週年大慶之際,隨著北京宣布全面啟動深圳市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而改變。十五平方公里的前海合作區,吸收香港的制度化建設經驗,將曾經劃地為界的「一國兩制」的精髓引入前海深港合作區,集中國改革開放及香港經驗,建設金融、法治、人才新特區,中國要再造新香港。

 

再造香港是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的遺願。一九八八年六月三日,鄧小平在會見「九十年代的中國與世界」國際會議全體與會者時,鄧小平說:「現在有一個香港,我們在內地還要造幾個『香港』,就是說,為了實現我們的發展戰略目標,要更加開放。」翌年五月,鄧小平與當時的中央領導談話時又重申,「我過去說過要再造幾個『香港』,就是說我們要開放,不能收,要比過去更開放。……總之,改革開放要更大膽一些。」有媒體描述,這是對第三代領導集體的政治交班。

 

鄧小平提出的內地造幾個「香港」,其本意也就是要融香港的資本主義優勢和大陸的社會主義優勢為一體,從而加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步伐。在香港回歸十五週年之際,國家主席胡錦濤再次赴港,出席香港回歸慶祝活動,市場一早預計胡錦濤隨身攜帶「大禮包」,推出助港經濟及改善民生的新措施。隨同胡錦濤訪港有超過九個省份的領導,預計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中以廣東、北京、上海等部分「先試先行」的政策,可望在更多省份擴展。

 

而北京送給香港的最大禮包,是七月一日開始,深圳市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全面起動。這個地處珠三角區域發展主軸,與沿海功能拓展帶十字交匯處的十五平方公里土地,以深圳管理、香港協助的方式,承接的是探索中國改革開放的新路,深港合作新模式;探索轉變經濟發展模式新經驗的特殊歷史使命,更是探索再造香港的試驗。參與推動前海合作區發展的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副主席肖武男向亞洲週刊表示,深圳前海正承擔著奠定中國深層次改革的試驗。「不是一個深圳工程,是國家工程,落戶在深圳,但由香港和中央政府共同推動。」

 

與中國所有開發區迥然不同的是,前海有一部深圳人大通過立法的《前海條例》,並開宗明義:為了「深化與香港的緊密合作」。在總則中強調:「前海合作區應當堅持與香港的緊密合作,探索與香港合作發展的新機制、新模式、新途徑,推動與香港融合發展。」事實上,前海深港合作,已經超越了傳統的招商引資、中外合資的範疇,更注重的是招商引「制」,中外合「制」。

 

在這一宗旨下,亞洲週刊獲悉,前海發展借鑑香港的開放經驗,推出重大的開放舉措。中國電訊市場仍屬國有壟斷,規劃中的前海深港合作區將允許香港的電訊企業准入營運,在中國內地首次開放電訊市場。《前海條例》中寫明,深圳「市政府應當積極推動與香港在電話通訊、互聯網、廣播電視等領域的合作,為前海合作區的企業降低通信成本,提供信息便利」。未來香港致電前海深港合作區,或者前海深港合作區致電香港將告別國際長途通訊的計價,全部以市內電話計費。

 

更為引人注目的是,前海合作區設想並獲國務院批准,前海將會是中國境內第一個資訊開放的地區,專門建設國際資訊通道,基本可以做到和香港一樣資訊零過濾,全面開放。雖然,從批准同意到落實可能要五、六年的時間,但畢竟有了構想並跨出先行先試的第一步。未來,在前海生活辦公,連接互聯網,就可以接收到和香港一樣的全世界信息,不需要再借助「翻牆」軟件上境外的網。香港理工大學中國商業研究中心研究員朱文暉指出:「能夠做到資訊不過濾才是真正的開放,是一種自信。」

 

前海是中國法治特區

 

前海是中國的法治特區,深圳市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管理局經營發展處處長王錦俠對亞洲週刊表示,前海的軟實力基於法治特區的建設,會提供有益的經驗。深港、粵港雙方在前海的合作不是採取共治,「這種以深圳為主、香港參與協助的管理方式,不影響深港合作催生新的制度」。

 

六月十六日,深圳國際仲裁院在深圳正式揭牌成立,該仲裁院將設立在前海,其理事會成員和仲裁員中來自包括香港在內的境外人士將不少於三分之一。同時,仲裁院還與前海管理局簽訂協議,與前海管理局共同搭建國際仲裁合作平台。亞洲週刊獲悉,前海合作區將向香港和其他地區的著名國際仲裁機構開放,香港的仲裁機構可以為前海合作區的企業提供商事仲裁服務。王錦俠指出,香港是普通法系,國內是大陸法系,「一國兩制」下允許兩種法系在前海合作區運用,不涉及司法主權,是為了構建國際化的商事糾紛解決機制,保證營造一種自由的仲裁選擇。

 

為進一步完善兩地的合作,前海合作區還將吸收香港永久居民中年滿二十三週歲的中國公民為人民陪審員,參與前海合作區涉港商事案件的審理。香港中國法律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莊仲希律師表示,這應該界定為居住在前海的香港永久居民。莊仲希認為,讓前海的香港居民參與到司法程序中,強化了公民意識和國家認同,同時,了解香港人的思維和法律意識,有利涉港案件得到更公正判決。

 

未來,在前海從事投資或商務的港人遇到商業糾紛,又不信任當地的司法或仲裁機構,可以找設立在前海的香港仲裁機構仲裁,而內地人的商事糾紛也可以找他們認為信得過的香港仲裁機構來裁決。被認為香港核心價值的法治,由此開始向內地延伸。莊仲希認為,香港法治健全,多年來推進國際仲裁的構想,讓另一法域仲裁機構的辦公地點可以在前海設立,讓香港的仲裁機構進入另一「制」,「是讓香港的公平公正沿伸至內地,方便當事人提起仲裁,也是中國建立法治特區的自信表現」。

 

CEPA在香港已實行多年,在不少服務領域還受到限制,專業人士如律師不能直接執業。前海設想,香港的專業人士如醫生、會計、律師等在前海深港合作區獲得專業認同,「可以在前海合作區從事與資格相對應的專業服務活動」。前海也「支持香港公益性法定機構在前海設立服務平台」,意味著允許香港的社會組織進入前海。前海幾乎對香港全方位開放,可設立獨資國際學校和港資醫院,允許擁有內地資格的會計師、律師可以合夥,以打造深港人才特區。

 

目前,在深圳設立機構,到東莞又要重新審批。前海為香港企業進入內地提供廣闊的經濟腹地,在前海註冊後,整個珠三角都不用再審批了。前海的香港投資人擁有更廣大的市場。預計前海深港合作區建成後,可以直接為香港提供十萬人以上的就業機會。有人說,前海發展必定和香港緊密互動,這是「舉深圳特區的旗、打香港特區的牌、善用北京的政策,走出自己的路,一條融合發展的道路」。

 

有諸多的香港因素,前海深港合作區注定成就中國改革的創新模式。中國曾經有過和新加坡合資的蘇州工業園區,有與馬來西亞合資的工業園區。長期關注珠三角發展的朱文暉說,與上述二個園區不同的是,深圳和香港兩個合作雙方並不缺錢,合作並不簡單的為了錢。「前海合作區是為中國的未來發展尋求創新,找到深港融合的聚焦點,無疑也找到了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共同適應市場經濟的融合。」朱文暉認為,香港有資本主義發展的成熟經驗,深圳曾經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引領者,但正走入瓶頸,兩者結合,能否得到圓滿成果,最後還要看中國各層面領導的思想開放程度。據悉,阻力還是客觀的,《前海條例》修改三稿,第一稿才是最開放的。原來第五十九條就有「前海合作區可以借鑑香港的社會治安和行政執法理念,建立相應法治機構」,修改中被取消了。

 

一直以來,香港是內地對外發展的窗口、平台,對中國的改革開放有重大貢獻。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後,在經濟貢獻上,內地與香港變得越來越對等了。內地是香港最大的貿易夥伴,兩地的商品貿易總額在二零一一年達三萬四千四百四十二億港元(約四千四百億美元),佔同期香港貿易總值的百分之四十八點五。香港一直是內地貨物的重要轉口港。在二零一一年,經香港轉口到內地的貨物總值為一萬七千一百六十七億港元,而同期內地經香港轉口往世界其他地方的貨物總值達一萬二千一百七十億港元。另一方面,香港是內地的第三大貿易夥伴,僅次於美國和日本。

 

在投資方面,香港是內地最大的實際利用外來直接投資桃源地。截至二零一一年底,香港的資金佔內地外來投資總額百分之四十五點一,實際利用直接投資累計總額達四萬零九百億港元。內地亦同時是香港最大的外來投資者,截至二零一零年底,內地投資佔香港外來直接投資總額的百分之三十六點九,達三萬一千二百七十三億港元。超過三千八百家內地企業在香港營運,涵蓋各類經濟活動,包括租賃和商務服務、金融、批發和零售等。

 

香港的「一國兩制」對內地應該有什麼樣的貢獻,這不僅是深圳,也是中央在思考的。深圳市從零九年開始研究前海項目,深圳需要再創輝煌,也希望香港為中國的改革開放再作貢獻。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總理溫家寶到前海視察,在現場考察了半個多小時,當場表態支持前海開發建設。國務院八月二十六日對前海發展總體規劃作出批覆。由此,前海再次讓深圳成為中國改革開放向前推進的前線、前沿。國家主席胡錦濤、副主席習近平都對前海發展作出批示。前海開發在去年三月正式寫入國家「十二.五」規劃。

 

前海平均產出比香港高

 

去年,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在訪港期間強調:「要制定財稅、土地、勞保、人才等支持政策,大力推動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建設,積極發展創新金融、現代物流、信息服務、科技服務和其他專業服務。」也確定了未來前海的產業方向。前海深港合作區,就是由李克強領導的國家戰略項目。

 

按照計劃,前海由「三片一帶」構成,包括商務中心片區,重點發展金融、信息、貿易、會計等現代服務業;保稅港片區,重點發展現代物流、航運服務、供應鏈管理、創新金融等服務業;綜合發展片區,實現與保稅港片區、商務中心片區的協調發展,成為集聚性強、功能複合的綜合型產業發展區;濱海休閒帶,打造集生態性、景觀性、文化性為一體的高品質濱海公共活動區。到二零二零年,這塊土地的GDP產值將達到一千五百億人民幣(約二百五十億美元),也就是說,前海每平方公里的產出達到一百億人民幣,相當於目前深圳每平方公里產出的二十五倍,比香港現在的產出量高出兩倍多。

 

前海展現的前景,不僅是深圳的未來,香港的未來,也是中國走向新制度的未來。前海成立了法定的管理機構,在一些領域要求省、部委下放相當於省級的許可權。辦事上直接對應國家部委及省,去年直接下放了十一項省級審批權,包括前置審批權,將來省級以上的許可權都完全實現。

 

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設立聯席會議制度,聯席會議每年召開一次。國務院二十四個部委,由發展改革委牽頭,主任張平出任總召集人,凡是經濟領域的部委全部都是聯席會議的成員,加上香港、廣東和深圳;另有各部委的司局長組成辦公室;由處長任聯絡員。早前,香港與內地的聯繫均通過港澳辦代表,在前海的聯席會議上,香港第一次作為直接參與方,參與大陸官方的機制。政務司司長就是聯席會議成員、內地事務局局長就是辦公室成員、首席助理秘書長是聯絡員,這樣的決策機制保證了和國家部委的對接,並確保再造香港的順利推進。

 

建成以後的前海深港合作區,從前海到香港新機場是十三分鐘,到深圳機場十分鐘,到元朗洪水橋是十分鐘,也可以是香港新的衛星城,十幾萬住新界的香港人到前海來上班,比新界去港島還方便。前海會是香港的腹地,又是香港的前沿,是香港發揮制度優勢的新前方,也是中國可以科學發展的新希望。(實習生江雁南協助資料整理)

 


專訪:深圳前海管理局經營發展處處長王錦俠

深圳前海追求制度創新

 ·紀碩鳴、江雁南
 

·深圳前海的深港合作將招商引「制」,從產業入手,構建中國現代服務業的高地。在經濟上解決中國轉型升級,追求制度創新,向制度文明邁進。

----------------------------------------------------

深圳蛇口半島西側,珠江入海口東岸的那一片灘塗是深圳前海所在地,不到兩年的時間已經平整為十五平方公里待建空地。在這塊毗鄰香港的土地上,將規劃、設計、建設深圳的未來、乃至中國的未來。

 

似乎就是一張白紙,前海目前還沒有一幢建築,基礎設施尚待完善之中,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管理局還租賃著簡陋的辦公樓辦公。不過去年六月二十七日,深圳市第五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公告,第九次會議三讀通過了《深圳經濟特區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條例》,這個共八章五十五條的法規,被稱為前海的「基本法」。與中國改革開放初期建立特區不同的是,前海一開始就有了為其量身定造的法規制度。

 

前海開發,立法先行

 

隨後,深圳市人民政府又相繼頒令《深圳市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管理局暫行辦法》、《深圳前海灣保稅港區管理暫行辦法》等規定。前海合作區的管治方式將充分融合香港和深圳兩個市場、兩種制度的優勢元素。深圳市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管理局經營發展處處長王錦俠接受亞洲週刊專訪時表示,三十年前,深圳先行先試,成為中國改革開放試驗者、領路人;三十年後,深圳依然擔當中國深化改革的探索者。如果說,三十年前,深圳依靠香港招商引資,以「三來一補」發展製造業的方式,啟動中國走向經濟復興。今天,深港合作將以招商引「制」,以建立現代化文明制度為契機,創造深圳和香港新的制度融合。

 

深圳經濟特區成立之初,香港製造業向內地轉移,第一次的產業和資金融合,同時給深港機會。今天,面臨深化改革,深圳不僅要吸收香港的資金,同時也要與香港共同提升制度建設和創造現代服務業的新機遇。王錦俠說:「這是香港『一國兩制』的延伸,讓香港在中國改革開放中找到新的定位,也在融合中讓深圳和香港共同享受『一國良制』的優勢。」以下是訪問摘要:

 

在中國的改革開放中,香港原來只是一種輔助,是投資賺錢輸送硬實力,現在是合作。這種合作有什麼突破?標誌性在哪裏?

 

「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名字特別長,從表相看,是發展服務業,但只是冰山上層的表相。冰山下,本質來講是制度文明的合作,關乎到中華民族的復興、如何成為第一強國、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未來趨勢。中國從四九年開始,全部的探索用兩句話概括,第一,確立社會主義的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第二,利用當代的文明成果追趕發達國家。合起來,用鄧小平的老話,是不夠格的社會主義,生產力嚴重滯後於資本主義的,生產關係帶有濃重的封建主義的色彩。如果在本世紀中葉實現夠格的社會主義制度,要首先解決在制度上如何整合當代文明成果,使各種制度成為最先進、世界上最合理的制度,我們沒有別的路徑,只有整合當代文明成果。一種是資本主義,一種是社會主義,都要吸收。

 

前海合作區可以擔當什麼樣的使命?

 

前海作為深港合作的試範,本質要求,就是兩種制度的介面,是制度的融合區,創新制度設計、體制機制、運作模式,為中國特色的、夠格的社會主義文明,提供成功的範本。我們要有緊迫的歷史責任感,當硬實力起來的時候,如果制度文明達不到的話,就像長大的孩子,肢體很健壯,但理性不夠發達,會產生災難性的後果,不會善用自己的力量,促進歷史發展。

 

香港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提供合作呢?

 

現在有一種輿論,認為香港邊緣化,地位在衰弱,他們不了解中國的發展需要真正的社會主義文明。香港的歷史價值在於兩種制度文明融合的機會,抓住這個機遇,香港歷史地位就解決了,在社會制度建設層面,中國更加需要香港,而不是邊緣化。香港能為中華民族復興做什麼,不是引進技術、引進市場經濟,而是要為整合制度文明做貢獻。通過前海合作區,和深圳合作,是制度文明的合作。在現實上,有利於現代服務業發展的制度環境,從產業入手,一步一步全方位向構建制度文明邁進。

 

這種合作以什麼樣的方式實現?在政策上有哪些具體構想?

 

還需要發達的現代產業支撐,但這只是切入點,不是全部追求。路徑是以深港合作為基石,從產業入手,構建中國現代服務業的高地。在經濟上解決中國轉型升級,兩輪驅動。製造業是一輪,服務業是新一輪。服務業是我國一個致命的軟肋。全球進入服務經濟時代,我國卻停留在工業經濟時代。在前海發展現代服務業,為全國的產業轉型升級提供案例。

 

三十多年前香港幫助大陸發展製造業,在幫助的時候香港獲得轉型,跨越式發展。現在香港幫助大陸發展服務業,它又獲得轉型,在產業的表現上,可以做一種對比和等同,歷史的相似表明香港不會邊緣化,還有歷史邏輯的支撐,也是歷史的必然。

 

香港的機遇在哪裏?

 

香港利用前海,首先要有這種認識。港府需要具有戰略眼光的人才,來把握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前景;怎麼認識科技革命和產業革命孕育和爆發的可能;怎麼考慮服務業發展與內地融合;不服務內地,就不能揚長避短,港府過早的拋棄製造業,空心化明顯,服務佔比很高,服務誰?服務內地有巨大需求,這些年,大門打開,小門不暢,服務不到位。CEPA服務有限。在推動與內地的產業融合中,以香港服務業優勢,給製造業提供服務,將香港的轉型升級成為世界級。

 

這是全新的制度創新,深港如何合作?是深圳管理,還是共同管理?

 

體制上,主權、治權在深圳這一方,不是共同管治,而是以深圳為主、香港參與;在機制上深港合作從產業到制度,可以是全方位、全新的。在這裏創新體制機制,最好的選擇既不是香港也不是深圳。立足於構建真正的社會主義制度文明,吸收香港合理的、先進的制度。從這個角度來講,前海所做的第一個大事就是立法。合作區條例,開始粗糙一點,後面會清晰,動態調整,學習吸納香港先進的東西,把內地合理的方面也吸納進來,在這裏形成新的制度文明,可以模仿,但不能僅雷同香港。前海的價值是兩種制度文明成果的融匯整合。可以設想,把「一國兩制」的實踐推向新的境界和水準。我們非常需要從「一國兩制」劃地而治,推向「一國兩制」融合實踐。

 

不少制度建設都在法治上有突破,前海對中國的法治建設會有多大貢獻?

 

前海首先要包括法治特區,國務院很少直接提出要打造法治示範區。本質含義,就是要構建一個讓國際信任、有國際影響的法治特區。法治建設首先是要接軌國際,其次也需要制度創新方面推進。這是階段性的成果,社會經濟運行的具體領域中,我們的法治建設任重道遠。前海的軟實力基於法治特區的建設,前海將提供經驗。

 

什麼時候管理局可以搬到前海去?

 

搬到前海正式辦公要三至五年後。依建設週期而言,最快也要三年,這是全部填海而成的新區,填海品質不一樣,石塊堆進去,再填土,條件比較差。今年種樹,一鋤挖下去都是火光。我們依照科學發展、從容發展、共生發展。不急於一晚上搞定,相反要謀定而後動,各界覺得前海慢了,我們是不要傳統意義上的快,而要科學指導下的「慢」。想清楚、看明白,再來動。零九年開始編總規劃,搞了九個課題組,幾十萬字,再濃縮成一萬字。開始做綜合規劃,三十多個專題, 包括水航道、樹向等,每個專題都窮天下智慧而謀劃。這三年是最艱苦、最細緻、最基礎的三年。

 


前海計劃吸引國際參與 

 

紀碩鳴

 

 

·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為前海前期開發,引入有影響力的國際集團。

----------------------------------------------------

深圳前海的新一輪政策尚未出台,就受到國際組織的關注。由亞太地區現任或卸任政要、著名學者和社會活動家、具有世界性影響力的企業及研究機構共同發起組建的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被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吸收為國際事務顧問,並協助構建前海金融中心及國家軟實力基地,令這個「合作區」一開始就跨上了國際舞台。

 

今年二月,在聯合國人居署高級工作會議上,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執行副主席肖武男專題作了「前海.中國國家軟實力建設基地主要構想」的介紹,引起聯合國官員們的很大興趣。接受亞洲週刊訪問時,肖武男表示,站在中國的角度,前海無疑是推動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個新試驗區。這個探索,更多的是在法治和制度方面的探索,前海是更多制度建設的特區,在未來發展制度建設方面,前海再造香港,但不僅是怎麼借鏡香港的經驗,還包括所有人類的優秀文明和經驗。「前海在這些層面予以探索,未來中國改革開放在深度上,尤其在除經濟體制改革以外的層面起到積極作用。」

 

如果站在香港的層面,他認為,香港也一直在尋找支撐自己的定位,近幾年大陸和香港的合作,包括香港和內地其他省市的合作實踐,「很明顯內地作為香港的腹地,也是香港發展的原動力,前海可以把雙邊融合在新的示範中解決難題」。

 

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與聯合國一些大機構有合作關係,並承擔著顧問和諮詢事務。作為前海管理局委託的顧問機構,肖武男表示:「一些著名的猶太家族、國家主權基金、阿拉伯基金,不少都是我們的成員機構,有的是長期的合作伙伴。馬來西亞常青集團、洛克菲勒家屬企業、著名的SDC集團等,對中國新一輪改革開放都表示出濃厚的興趣。」

 

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為前海的前期開發引入有影響力的國際集團,如常青集團、洛克菲勒集團,以及一些世界五百強的企業。在提升文化軟實力方面,聚集一批世界上有文化軟實力研究能力的企業,去打造新的文化傳播平台,實現國家軟實力,引領尋找中國國際話語權的方向。肖武男表示,在金融創新方面,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將引入中東、阿拉伯,以及美國傳統家族金融財團,建立兩個金融中心,一是主要偏傳統的商業銀行模式,來服務前海;同時也引入一些主權基金、亞洲各類傳統基金,結合金融和現代服務業,以金融支撐發展。「前期金融創新發展已經啟動,在香港的新聞發布會上將陸續公布。這些項目首期投資額約在二百億人民幣。」

 

促進現代文明法治建設

 

前海未來會聚集很多國際組織,並融入中國社會,讓中國參與到國際經濟、文化及社會各個層面中去。肖武男認為,前海的戰略地位是一個長遠的思考,是為中國走向富強,為中國更多融入國際社會,承擔大國義務,起到探索和領航的作用。同樣,前海吸收消化國際經濟社會層面的現代文明法治建設,讓中國更走近世界。前海不是單純在經濟方面招商引資,更多的是在法治文化理念方面更多的創新,「前海是中國的前海,是未來亞洲復興的模式」。

 

在聯合國人居署高級工作會議上,肖武男全面介紹了前海國家軟實力基地的總體定位,以及發展文化產業的總體思路,引起聯合國人居署高層官員的強烈反應。聯合國人居署官員有意將前海深港合作區以文化帶動城市發展的理念,向全世界推廣。

 

肖武男說,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在尼泊爾「藍毗尼佛教文化特區」項目也同樣受到聯合國人居署的肯定。今年九月,在意大利布拉齊的世界城市大會上,在十月份聯合國總部的高級別官員會議上,聯合國計劃將「通過國家軟實力基地建設」、「藍毗尼佛教文化特區」等以文化帶動居住的「人文居住新思維」向全球推廣。

 

 

 

 

 

 

 

 

 

 

 

—— 原载: 亞洲周刊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une 28, 2012
关键词: 香港 深圳 前海
其他相关文章
香港牵扯马来西亚1MDB案:与新闻自由警钟擦肩而过的“细节”
一國兩制的虛妄
香港元旦游行上路 各种主张汇集碰撞
鐘翰林:建立擁有獨立主權的香港共和國
香港大專院校淪為中國「白手套」?
走回頭路是死路一條
佔中九子 香港良知
陳家駒:香港獨立,以死相搏
香港選舉陷寒流 台灣求變爆韓流
香港雨伞运动审讯:占中三子等煽惑公众妨扰案开审
異於大陸 香港才有價值
自我审查的恐惧:流亡作家马建在香港引发的风波
香港大馆取消马建文学会 称不愿成个别人士促其政治利益的平台
香港會成為中國一個普通城市嗎
北京移動紅線,摧毀香港自治
中宣部见港媒高层:港媒集体删改报道引发自我审查的忧虑
高铁与造桥项目背后,香港的担忧与疑虑
消融邊界,就是要消融香港人身份
南亞毒瘤太猖狂 香港法治已淪亡
施德來:維護香港價值並非與大陸切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