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论新“黑五类”
作者:肖国珍
日前,《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了中共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 袁鹏先生《中国的挑战在哪里》(以下简称“《袁文》”),声称美国将以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为核心,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渗透中国基层,为中国的“改变”创造条件。
 
该文让我大开眼界。当然,“大开眼界”只是意味着我的思维未能与之俱进,不等于我赞同。文章刊出后,有网民戏称《袁文》列出的五类人为“黑五类”。兹就“黑五类”问题发表个人意见。
 
 
“黑五类”之产生与存在
 
维权律师:律师的天职就是维权。从应然的角度而言,所有律师都是维权律师(难道还有“非维权律师”?),“律师”与“维权律师”乃是同义词。
从实然的角度而言,如果,“维权律师”只是律师群体里的“一小撮”;如果,批量律师不是维权律师,不是为委托人的合法权益而战,不是为维护法律尊严而战,而是看官家脸色,那么,根源不在律师本身,而在于扭曲律师天职的背后的因素。就当前语境与我理解的《袁文》而言,“维权律师”指的似乎是律师中的少数,是敢于不看官家脸色、而依法维护权利的“一小撮”。
 
法律被践踏,权利被侵犯,当此时也,“维权律师”应运而生。
 
地下宗教:当真正的“地上”宗教信仰自由不见容于当局,教徒们欲租房、购房作为敬拜地而不能,以至于不得不在露天雪地里敬拜时,坚守信仰自由的人们,除了“地下宗教”,宁有去处?
 
按照人或拟制人的天性,谁都愿意从月光下走到阳光下,没有人愿意“地下”。“地下”系被迫而为。
 
异见人士:没有人能垄断真理。在数十年举国上下强行统一思想、封锁信息、禁杀言论自由,因而万马齐喑之地,异见人士尤为珍贵。当前中国,如同千疮百孔而高速行驶之动车,一路狂奔而不知所向(当局声称是特色道路,但说者、听者均不知所云),异见人士对言论自由的主张与坚守,能唤醒民众、警示当局,使国人兼听则明,使国家或多或少地朝理性发展方向行进——从桥上走,而不是在浑水中一阵阵乱摸石头。
网络领袖:在数十年新闻、出版须经事先审查的背景下,借助新技术,在公开、透明、自由、平等的网络环境下(剔除众所周知的干扰因素),人人皆可成为信息的发布者、传播者、接受者,打破了当局对言论的垄断,网络领袖出于民意而非钦定,自然而然地、众望所归地,横空出世。
 
弱势群体:弱势群体是如何产生的?在此国情下,应当不用诠释。为了厘清思路,还是按照我的理解来列举一下,不尽之处,各位看官可以再行补充。
 
一、     老幼病残;
二、     下岗工人;
三、     失地农民;
四、     被钳制思想与言论的知识分子;
五、     房屋遭拆迁得不到合理补偿者;
六、     享受不到应当享受的社会福利、生活无着之人;
七、     被高物价高房价高医疗价高教育价绑架,而未能获得补贴以对抗前述高价的人;
八、     其他各种遭受立法(如罪恶的户籍制度劳教制度等)、行政、司法不公而蒙受损害的人们,包括但不限于访民。
 
个人私权对个人私权的损害是有限的。在一个不公正的制度里,
 
公权力对个人的损害才是可怕的、大规模的、长期的,尤其是:当遭受公权损害,而无从得到公正、及时、有效的司法救济时,任何一个貌似强大的人——不论其多么富有(如重庆被黑打的亿万富翁)、多么位高权重(高至国家主席,如刘少奇)——在强大的公权绞肉机面前,都是弱势群体。遑论本有的弱势群体。
 
    请比对一下:你是不是属于弱势群体?
 
黑五类的比重及其他
 
黑五类占国人比重多大呢?我认为是100%——该数据包括了现实的和潜在的人数在内。在现制度下,人人都可能成为弱势群体(前面的“绞肉机”一说已述)。
 
当然,《袁文》不会这么认为,否则所有国人都成了影响中国崛起的力量,哈。从逻辑分析,看来《袁文》认为既得利益集团江山永固、千秋不易,因而是不可能沦为“弱势群体”的。估计袁先生没有读过《红楼梦》;或者,没有认真读过《红楼梦》。《红楼梦》中写到:“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
 
我就奇了怪了,这些黑五类怎么啦?在党国治下60多年,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一直读党的书报、看党的TV、跟党走,怎么着也混出感情来了,怎么会听辽阔太平洋那一边的话?
 
 
当社会危机出现,每年数以十万计的群体事件、“维稳”经费高于军费、在国外大把花钱也买不到朋友的情况下,把危机原因与恶果栽赃给民间,在国内到处寻找假想敌、将其贴上标签并妖魔化,然后各个击破,来个“与人斗其乐无穷”,是某些人某些集团惯用的手段,目的是转移矛盾。60多年来,8000万人的非正常死亡,就是这样造成的。君若中计,真把这黑五类当敌人,到时死得难看的就是你自己。
  
中国崛起的真正障碍
 
保护弱势群体,是当今所有文明、法治国家的共识,连最无耻的政府也会口口声声打着“保护弱势群体”的旗号。现在,《袁文》一出,公然以弱势群体为敌,总算让人们明白了什么叫“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客观地说,这五类人,是挑战反动、挑战腐败、挑战权贵的有生力量。原因你知道的。
 
把中国崛起与权贵利益等同、视民众如寇仇,是袁先生的一大发明。权贵绑架了中国倒是真的,但将权贵等同于中国,我想正常的中国人,尤其是普通民众肯定是不会买帐的。——当然,也许是笔者小人之心,或许,《袁文》并非想要把黑五类当作异己、敌对势力、维稳对象,而是提醒中国当局应争取黑五类为伟大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力量?
 
中国崛起的障碍,从群类的角度划分,是垄断政治权力从而谋取一己经济权利的权贵;从制度的角度来看,是极权主义,是保障权贵利益固化的制度。——这一点,我想不必深入讨论了。根据常识就知道个中原因。
 
中国的希望何在?
 
《袁文》的积极意义在于,总算让黑五类明白了“中国革命的首要问题”——“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黑五类联合起来,建设民主宪政中国,这就是中国的希望。
 
不是为美国,不是别有用心,不是被人利用。
 
而是——
为了让自己的下一代不再被“黑五类”;
为了不再把建设民主宪政的责任转移到下一代;
为了追求自由与幸福之天赋权利;
为了免于匮乏、免于恐惧的自由。
 
 
 于 2012年8月3日

—— 原载: 作者博客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August 3, 2012
关键词: 新“黑五类”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