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History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历史
七月四日:纪念那些特别的奴隶主
作者:程映虹


 

今天是七月四日,一个纪念人类历史上一群特别的奴隶主的日子。

奴役和自由是人类历史永恒的主题。这个主题以一种尖锐的方式表现在美国早期历史中。美国国父们口口声声说英国要“奴役”自己,要把“暴政”强加给自己,所以“不自由毋宁死”,他们要反抗,要革命。

但没有任何历史根据说英国国会当时有一个要“奴役”北美殖民地的阴谋和相应的计划,我们看到的不过是英国国会在打完七年战争后,认为北美殖民地从中获利甚多,于是要开征一点税,北美人不同意,双方的矛盾加深后,冲突也发生了。这是一个你一拳我一脚的过程。

何况以当时东亚社会的标准来衡量,英帝国对北美殖民者实行的应该说是善政,不是什么暴政。一个最清楚的事例是殖民者手里拿的是和国王军一样的步枪。

    既然如此,为什么“奴役”和“自由”会成为北美革命宣传中的高频词呢?我一直猜想:这很可能恰恰是因为多数国父自己就是奴隶主,所以他们对自由特别敏感,丧失一点权利就会让他们产生最终会被奴役的恐惧。

以呐喊“不自由毋宁死”闻名的帕特里克·亨利自己就是弗吉尼亚州的大奴隶主,更不用说杰弗逊和华盛顿。

环顾世界,在那个遍地是奴役的时代,只有北美这群最不受奴役之苦的人才高唱自由。这是因为他们天生就特别爱好自由吗?很多人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北美殖民者天生就爱好自由,从五月花到清教徒到独立宣言再到人权修正案,就这样一条线下来。自由是美国的本质。美国本质上就自由。自由和美国是同义词。

如果是这样的话,实际上就等于是说自由只属于美国,自由是美国特色。这是很危险的想法。

我和一些美国历史学者和同事提起过这个猜测:正因为国父们自己是奴隶主,所以他们对自由特别敏感。他们点点头说:这个speculationreasonable的,但你无法document它。

在同意无法用历史档案证实这个猜测的前提下,我想,对人性的洞察力应该是历史学者的基本素养,否则我们就不是历史学者而是档案学者。

美国国父之所以伟大,在我看来就是因为在人类历史上难以计数的奴隶主中,只有他们认识并论述了自由的宝贵。不但如此,他们还把与奴役对立的自由列为立国的根基,相信它是普世性的原则。他们从父辈那里继承了奴隶制,承认他们那一代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但在道义上谴责这个制度,希望和叮嘱后人一定要解决。

奴役是人类历史上的普遍现象。在承认这个前提的条件下,我认为至少在口头和言辞上存在着两种奴隶主。

一种奴隶主允许传播自由的概念。他们会对奴隶说:自由是好东西,可惜我现在还不能给你。

另一种奴隶主会说:自由?别信那个鬼话,你有了自由马上就会后悔的。

这就是同为奴隶主,美国国父一代和内战之前美国南方奴隶主之间的本质差别。

在同样的意义上,如果我们承认专制是人类历史上的普遍现象的话,那么我认为至少在口头和言辞上也存在着两种专制者。

一种专制者会默许民主的观念,他可能会告诉人民:民主是好东西,可惜现在我还不能给你。

另一种专制者不但善于混肴民主和专制的概念,还会对人民说:民主?你咋那么天真?有了民主你连现在这点可怜的东西也没了。

当然,承认这个区别并不是无视言论和行动之间的根本差别,只不过是在前者的范围内强调一条底线而已。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May 11, 2017
关键词: 七月四日 奴隶主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部分華人支持和聲援“中間道路”的聲明
顾维钧是传奇,他的太太个个也都是传奇
《权力的剧场:中共党代会的制度运作》中文版序言
北韓醫院是北韓社會的縮影
俯瞰法治的发展:宗教(一)
帝國與思想
少沉迷中国历史,多了解世界文明
转折还是选择——如何估计1956-1957年的中国
靠落户补贴来吸引人才,是个败笔
“如果是天使统治人,就不需要对政府有任何外来的或内在的控制了”
真正的大国重器是小民琐事
纪念萨哈罗夫
美国取消川普与金正恩会晤
美国防部:取消中国参加“环太军演”的邀请是第一步回应
鲍彤再看六四(一):邓小平的一场政变?
巨大的歷史虛無主義正籠罩著我們
誰想做「大灣區人」?
記協五十:「逆風堅持」的路上要不畏寂寞
北京被迫迁府,印证悔断肠的遗言
头上三尺神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