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History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历史
七月四日:纪念那些特别的奴隶主
作者:程映虹


 

今天是七月四日,一个纪念人类历史上一群特别的奴隶主的日子。

奴役和自由是人类历史永恒的主题。这个主题以一种尖锐的方式表现在美国早期历史中。美国国父们口口声声说英国要“奴役”自己,要把“暴政”强加给自己,所以“不自由毋宁死”,他们要反抗,要革命。

但没有任何历史根据说英国国会当时有一个要“奴役”北美殖民地的阴谋和相应的计划,我们看到的不过是英国国会在打完七年战争后,认为北美殖民地从中获利甚多,于是要开征一点税,北美人不同意,双方的矛盾加深后,冲突也发生了。这是一个你一拳我一脚的过程。

何况以当时东亚社会的标准来衡量,英帝国对北美殖民者实行的应该说是善政,不是什么暴政。一个最清楚的事例是殖民者手里拿的是和国王军一样的步枪。

    既然如此,为什么“奴役”和“自由”会成为北美革命宣传中的高频词呢?我一直猜想:这很可能恰恰是因为多数国父自己就是奴隶主,所以他们对自由特别敏感,丧失一点权利就会让他们产生最终会被奴役的恐惧。

以呐喊“不自由毋宁死”闻名的帕特里克·亨利自己就是弗吉尼亚州的大奴隶主,更不用说杰弗逊和华盛顿。

环顾世界,在那个遍地是奴役的时代,只有北美这群最不受奴役之苦的人才高唱自由。这是因为他们天生就特别爱好自由吗?很多人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北美殖民者天生就爱好自由,从五月花到清教徒到独立宣言再到人权修正案,就这样一条线下来。自由是美国的本质。美国本质上就自由。自由和美国是同义词。

如果是这样的话,实际上就等于是说自由只属于美国,自由是美国特色。这是很危险的想法。

我和一些美国历史学者和同事提起过这个猜测:正因为国父们自己是奴隶主,所以他们对自由特别敏感。他们点点头说:这个speculationreasonable的,但你无法document它。

在同意无法用历史档案证实这个猜测的前提下,我想,对人性的洞察力应该是历史学者的基本素养,否则我们就不是历史学者而是档案学者。

美国国父之所以伟大,在我看来就是因为在人类历史上难以计数的奴隶主中,只有他们认识并论述了自由的宝贵。不但如此,他们还把与奴役对立的自由列为立国的根基,相信它是普世性的原则。他们从父辈那里继承了奴隶制,承认他们那一代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但在道义上谴责这个制度,希望和叮嘱后人一定要解决。

奴役是人类历史上的普遍现象。在承认这个前提的条件下,我认为至少在口头和言辞上存在着两种奴隶主。

一种奴隶主允许传播自由的概念。他们会对奴隶说:自由是好东西,可惜我现在还不能给你。

另一种奴隶主会说:自由?别信那个鬼话,你有了自由马上就会后悔的。

这就是同为奴隶主,美国国父一代和内战之前美国南方奴隶主之间的本质差别。

在同样的意义上,如果我们承认专制是人类历史上的普遍现象的话,那么我认为至少在口头和言辞上也存在着两种专制者。

一种专制者会默许民主的观念,他可能会告诉人民:民主是好东西,可惜现在我还不能给你。

另一种专制者不但善于混肴民主和专制的概念,还会对人民说:民主?你咋那么天真?有了民主你连现在这点可怜的东西也没了。

当然,承认这个区别并不是无视言论和行动之间的根本差别,只不过是在前者的范围内强调一条底线而已。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May 11, 2017
关键词: 七月四日 奴隶主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带病生存是个人和社会的常态--推介《疯癫笔记》
与人斗其乐无穷--特朗普素描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既野蛮又文明的新趋势
朗格拉姆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唱“梅花”?
真的 “竟无一人是男儿”!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共和国长子”—一个反共和的概念
有原子弹的害怕谈价值观的
周口店遗址“被爱国”说明了什么?
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伊力哈木案的一个问题
带走与跳楼
“基因”说能解消世界对中国的疑虑吗?
中国种族主义思维的最新表现
中国“女婿党”党员季建业
宪政:国际共运头上挥之不去的幽灵
文明可以排座次吗?
以攻为守—体制维稳的“路径依赖”
其他相关文章
从量变到质变——中美关系40年
大灣區絕非救命稻草
如果浅薄成为国家病症
用一场深刻、全面的真正改革来应对挑战
美欧日走向零关税自由贸易协定,WTO的命运?
一寸山河一寸血,抗日阵亡的国军将领名录
蒙在鼓裏就沒有錯嗎?
在中国好戏开场:权力和资本开始互相较量
土耳其之后,又一个大国摇摇欲坠!
权力如何阉割我们的历史记忆
这才是美帝长盛不衰的秘密
西方价值观到底碍我们什么事儿?
联合国专家指中国在新疆拘押百万维族人
“生娃也是国家大事”:中国鼓励女性多生孩子
“我去大陆工作,不代表我不爱台湾” 中国对台软策略是否见成效
土耳其里拉闪崩 是旅游的好时机吗?
《台湾旅行法》通过后 蔡英文再度过境美国有何“突破”
平论Live | 土耳其里拉崩盘,俄罗斯卢布,南非兰特大贬值,人民币还能挺多久?(视频)
从伯尔和汉密尔顿的决斗说起
呂智恒:“一八憲章”旨在體制外的新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