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共产党必须四个不搞
作者:鲍彤

有人认为中国的政治改革很难。万事开头难,其实我看共产党只要开始做到下面的四“废除”,就很好了:废除党的政法委对司法的操纵或干预;废除党的宣传部对书报的查禁;废除党管国家干部的制度和停止对国家选举单位权力的侵犯;废除党组对政府各部门的领导权。

中国是民权记录的低谷。民权扫地是被维稳的结果,政法委是维稳的司令部。冤假案案,是中国的特产。司法不独立和公检法穿一条裤子,是炮制冤 假错案的高效工艺。政法委,是大批量生产冤假错案的流水线。办案不是党的经营范围。党没有侦查、逮捕、刑讯、审判或调阅案卷、领导法院检察院司法部安全部 公安部的权力。政法委不撤销,中国无法治。

中国存在着违反宪法和法律的书报检查制度。这一非法制度由党的宣传部执行。“鲜花”和“毒草” 的标准由党决定,正同“内部”和“敌人”的界限被它内部掌握一样。这一非法制度,剥夺了公民的信仰、言论、出版和通信自由,阻碍着社会信息的流通,影响了 社会活动的进行。这一非法制度还通过它所控制的各种组织,经常地大量地伪造信息和历史,蒙蔽和毒害青少年。希望今后的宣传部弃旧图新,为保障言论、出版、 新闻、网络自由出力,为推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出力。

中国是一个没有竞选制度的共和国。实行了“党管干部”的制度,公民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以及监督权和罢免权,就全部彻底被剥夺了。有了所谓“党管干部”的制度,国家就无法建立公正的《公务员法》。组织部不致力于推动真正的选举制度和公务员制 度的建立,不致力于党管干部制度的消亡,是它过去工作的一个失策。希望今后知所鉴戒。

各级党委在同级政府各部门中设立的党组,分割了政府的工作,侵犯了政府首脑的职权,是非法的。应该重新按照十三大党章的合法条款,把这些部门性党组全部撤销。

以上所述,都不是建议,都是要求;也不只是我或其他个别公民的要求,我认为这其实是宪法和法律的要求。如果我误解或曲解了法律,请立法机关和法界朋友有以教我。

文革以来,常常有人提出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的问题。中共十二大作出了回应。大会决议在《党章》总纲中规定,“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为了简便,请允许我把它称为“合法性条款”。

合 法性条款是中国共产党现实活动的合法性的根基。执行,则党的合法性存,不执行,则党的合法性亡。这一条款,我记得是在胡耀邦先生主持下,经邓力群先生之 手,载入党章的。耀邦先生已经去世;力群健在,当可证明。赵紫阳先生主持中共中央工作期间,身体力行,不遗馀力。是他,开创了中共中央不干预办案、不干预 文艺的先例。是他,提出了研讨建立国家公务员制度的建议。是他主持下,向十三大提出了修改党章中有关党组设置条款的建议。关于党组设置条款,宋平和温家宝 先生都是经手人。1989年初,宋先生亲口告诉我,十三大后,各部门党组已经撤销了将近二分之一,其他二分之一也正在撤销中。

后来赵紫阳下台,江泽民上台。很可惜,合法性条款虽然没有被删除,但具体的、可操作的、实际的内容,被一一弃置,荡然无存。这种变化,也许可以名之为非法化,是非常危险的,是邪路。

十八大要求“不走邪路”,很对。所以必须实行四个不搞,四个不搞非但不是邪路,而且是离开邪路,重返“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的正路。

四个不搞,不需要追加投资,不会加重财政负担。它甚至不要求共产党做什么,只要求共产党从此不做什么。
—— 原载: RFA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November 22, 2012
关键词: 共产党 必须 四个不搞
其他相关文章
毛主席的民主骗局和习总书记的理论勇气
毛泽东给老百姓干了什么,又给接班人留下了什么
且看建设现代市场体系和纪念毛泽东如何同台演出
谁有话语权,谁就是改革的主体 — 三读三中全会决定
谁是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英雄?
一个全面强化维稳的决定——再读三中全会《决定》
九州生气恃什么?
“十一”64周年杂感
一言国之梦
我所知道的群众路线
RFA独家:审薄余谈,集体美容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
庭审直播的味道
审判还是做戏?
政治淑女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1949年前的民主宪政诉求
博讯独家:赵紫阳的秘书鲍彤谈“六四”内幕/视频
鲍彤谈林彪
纪念赵紫阳
南周事件的三个疑团
中国当局的侵犯人权问题和共产党的无耻文化
那个共产党与这个共产党是不是一个共产党?
解决刘晓波冤狱的三大理由
新旧交替应力求不误大事——评刘晓波事件的最新发展
纽时曝温总家族财富,鲍彤吁温总出面澄清
关于中国权力交接和习近平的问答
鲍彤评说薄熙来案
建国前党对新闻自由的说法与做法
从党治走向党治的新篇章——蠡测十八大的可能走向
共产党身份认同 能将红旗举下去
共产党在香港实行国民教育实质就是洗脑
薄熙来事件暴露了共产党的全部缺点
像“地下党”的共产党和“没面目”的胡锦涛
2012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新特点
隐蔽在香港的共产党
中国还是共产党国家吗?
只有反对党能救共产党
驳朱维群“共产党员不能信仰宗教”说
给民主标价
谈共产党现在对辛亥革命的禁与忌
共产党才最该下岗
被忽视的先声——重温殷海光的“共产党问题”论述(下)
被忽视的先声——重温殷海光的“共产党问题”论述(上)
中国模式的实质
K代表卡尔,M代表马克思
共产党万岁万万岁——给我党90大寿的献辞
谁能整垮共产党?
谈故宫失窃案引发的问题
构建人权外交新着力点的前提是什么?
共产党的道德血液造就今天的中国
解决艾未未,共产党终于学到了国民党的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