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and Russia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俄关系
〝十月革命〞百年, 俄呼吁处理列宁尸体,竟提出〝让中共掏钱〞
作者:散步者

2017年是前苏联共产党党魁列宁发动〝十月革命〞的100周年。俄罗斯国家电视台,呼吁推倒莫斯科红场的列宁墓,重新安葬列宁遗体。并称,中共喜欢列宁,转葬费可以让中共掏钱。


俄罗斯下议院国家杜马自由民主党议员苏哈廖夫,近晶,给上议院联邦委员会主席马特维延科写信,要求拆除位于莫斯科红场的列宁墓。他说,2017年正值纪念1917年的俄国〝10月革命〞100周年,围绕下葬列宁的有关争论应该到此结束了。

3月上旬正好是十月革命的前奏,俄国二月革命爆发100周年。二月革命导致末代沙皇下台,结束了3百多年罗曼诺夫王朝在俄国的统治。俄罗斯东正12日发声明,呼吁从莫斯科红场清除掉列宁遗体,下葬列宁。

声明说,列宁遗体是20世纪制造迫害和折磨主要凶手的象征,下葬列宁后,俄罗斯更应该把一些主要城市、州和街道重新命名,恢复这些地方的历史名称。

俄罗斯〝Lenta新闻社〞13号报导,俄乌兰乌德市政府正在研究这一提议,将市中心的巨型列宁头像拆掉,换成佛雕像。该倡议得到数千名当地民众签署。

有俄罗斯专家表示,绝大多数俄罗斯人对列宁的遗体问题已经不感兴趣了,但是一些中国人却非常喜欢它,他们到俄罗斯旅游一定要到红场看列宁墓。

REN电视台表示,既然中国人那么喜欢列宁遗体,转葬费可以让中方掏钱。有俄罗斯评论人士则建议说:最好的列宁遗体处理方式是:〝应该把列宁遗体送给中国人。〞

大陆撰稿人朱欣欣:〝这说明在列宁的故乡:俄罗斯,列宁已经被彻底的抛弃了,之所以被抛弃,关键在于列宁的真实历史,真实的面目,已经为俄罗斯所了解。〞

朱欣欣认为,现在有些国家也只是藉着列宁和马克思,这些所谓共产主义的领袖,所谓的思想家,只是做一个招牌罢了。

据报导,从苏联解体前夕的上个世纪80年代末至今,围绕下葬列宁的讨论在俄罗斯社会一直持续。在叶利钦时代,当时的俄罗斯东正教大牧手阿列克谢二世也曾呼吁下葬列宁,他说,不应把红场变成墓地。

朱欣欣:〝俄罗斯移走这个列宁墓不仅仅是一个关于一个尸体的问题,最关键的表明一种历史的态度,就是对列宁,这种残暴的国家恐怖主义政策,这种专制的制度,进行一个彻底的决裂,这是俄罗斯的一个态度。〞

朱欣欣说,尽管俄罗斯曾经是一个推崇极权的强人统治,但现在已经踏上了民主的道路,是不可能再回到列宁的独裁专制的时代了。

列宁1870年出生在辛比尔斯克城一个富裕家庭,父亲是一位虔诚的东正教徒,列宁在喀山国立大学时,因为参加一项反沙皇的学生骚动,遭大学除名。

《共产主义黑皮书》中记载,列宁在1891年搬到首都圣彼得堡,成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高级干部,主张马克思主义。1896年,列宁因为煽动叛乱而遭逮捕,流放到西伯利亚3年。

获释以后,列宁搬去德国,1903年,列宁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将自己的追随者分裂出来,称为〝布尔什维克〞党。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列宁却私下接受正打算击溃俄国的德国政府资助,号召人们推翻沙皇退位后选出的临时政府,并在1917年发动了〝十月革命〞,推翻当时的民选政府,杀掉沙皇全家,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开始了他的红色恐怖统治。


列宁发动的三年内战,牺牲了数百万人的生命,他的农村政策使俄国在1921年陷入大饥荒,饿死520万人。他用军事手段和毒气来镇压工人农民反抗;10年间消灭了1万名神职人员;建立秘密警察组织〝契卡〞迫害知识份子,1918年苏俄建立了其第一个劳改营。

俄国经济也在布尔什维克党的执政下陷入灾难。1921年苏俄的工业生产水平,已经下降到不及1913年沙皇时代的五分之一,政府故意滥发纸币,意在消灭人们的存款,结果物价飞涨,到1923年,苏俄的物价比1917年前已经涨了一万万倍。

列宁在1924年初死亡,以色列神经系统科学家团队透过历史文献研究,认为列宁可能死于梅毒。然而列宁的红色恐怖统治被斯大林进一步在俄国继承,并扩展到海外最终祸及中国。

去年,俄罗斯总统普京,两次批评列宁推行红色恐怖,在一战时为了权力卖国。

—— 原载: 综合网络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November 2, 2017
关键词: 十月革命 俄国 列宁尸体 中共
特別專輯: 俄國革命百年
奴役之路 ── 十月革命与中国
十月革命百年:普京沙俄帝国与习近平中国梦
十月革命一百年:赤色魔咒的末路及其遗产
今天,谁最应该反思 “十月革命”?
俄历史学家:“十月革命”应为“十月反革命” 列宁遗产是共产党假恶斗
俄国十月革命的三点教训
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十月革命的真相
十月革命百年 俄总统候选人呼吁下葬列宁
十月革命百年纪临近 俄总统普京称其带来“复杂”后果
十月革命历史真相
共产之癌与民主要件——“十月革命”百年痛省
十月革命百年 审判列宁反人类罪没有期限
苏联异见人士的抗争之道:讲真话
俄罗斯怎样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
俄国“十月革命”的总结
十月革命百年反思:理想、恐怖或灾难
一月剧变转折意义远超过十月革命
俄国有过“十月革命”吗?
俄共十月革命日游行 抨击普京宽容中国扩张
其他相关文章
从量变到质变——中美关系40年
大灣區絕非救命稻草
如果浅薄成为国家病症
用一场深刻、全面的真正改革来应对挑战
美欧日走向零关税自由贸易协定,WTO的命运?
一寸山河一寸血,抗日阵亡的国军将领名录
蒙在鼓裏就沒有錯嗎?
在中国好戏开场:权力和资本开始互相较量
土耳其之后,又一个大国摇摇欲坠!
权力如何阉割我们的历史记忆
这才是美帝长盛不衰的秘密
西方价值观到底碍我们什么事儿?
联合国专家指中国在新疆拘押百万维族人
“生娃也是国家大事”:中国鼓励女性多生孩子
“我去大陆工作,不代表我不爱台湾” 中国对台软策略是否见成效
土耳其里拉闪崩 是旅游的好时机吗?
《台湾旅行法》通过后 蔡英文再度过境美国有何“突破”
平论Live | 土耳其里拉崩盘,俄罗斯卢布,南非兰特大贬值,人民币还能挺多久?(视频)
从伯尔和汉密尔顿的决斗说起
呂智恒:“一八憲章”旨在體制外的新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