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武警授旗與習帝集權
作者:余杰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日,習近平以中共軍委主席的身份,在中央軍委八一大樓向武警部隊授旗并致訓詞。

    据《解放軍報》報道稱,習近平向武警部隊司令王寧、政委朱生嶺授旗。公開的照片顯示,武警部隊軍旗為「八一旗」加上三道軍綠色橫杠。這意味著,武警部隊與陸軍、海軍、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援軍一樣,正式成為一個獨立的軍種,即中國軍隊的第六大軍種。

    此前,武警部隊並沒有單獨的軍旗。如今,在其成立三十五年之后,武警部隊有了屬于自己的旗幟。中國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表示:中央军委决定授予武警部队“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旗”,是为了更好地激励武警部队官兵履行新时代使命任务,永远做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武警部队旗的寓意是:武警部队旗上半部保持八一军旗样式,寓意武警部队诞生于人民军队的摇篮,传承着红色基因,表示武警部队是党领导的人民武装力量的组成部分。下半部镶嵌三个深橄榄绿条,代表武警部队担负维护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海上维权执法、防卫作战三类主要任务及力量构成。

    由此可見,在武警的三大任務中,“维护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是首要任務——畢竟,對外作戰主要由傳統的海陸空軍承擔,武警乃是對內“維穩”的核心力量。長期以來,在鎮壓反對運動和異議人士的時候,武警密切配合國安、國保,是其中最殘暴的“黑臉”角色。當年,我被北京當局秘密綁架並酷刑折磨的時候,負責審訊的是國保警察,如獄卒般負責監控的則是武警戰士。國保大都其貌不揚,甚至相當猥瑣,很多人根本就是地痞流氓;而配合執行任務的武警戰士,全都經過精挑細選的相貌堂堂、身強力壯、冷酷無情的農家子弟——他們日夜看守,沉默寡言,一旦出聲必定是厲聲斥責,毫無憐憫之心,仿佛是毫無獨立思考能力的、殺人不眨眼的機器人。

    在此意義上,中共的武警乃是名副其實的“黨軍”,類似於納粹德國權勢熏天的黨衛軍。黨衛軍是希特勒親自批准希姆萊於一九三三年成立的。有了希特勒的尚方寶劍,希姆萊將帝國的所有警力——刑事警察、政治警察和秘密警察都控制在黨衛軍手中,再加上由他控制的蓋世太保,希姆萊很快成為納粹高層最讓人聞風喪膽的人物。在戰爭激烈的時期,黨衛軍不僅負責在後方搜捕反對人士和猶太人,而且直接組建數十個師開赴前線輔助國防軍作戰,承擔甄別和處決戰俘、建立死亡集中營等見不得人的任務。黨衛軍不必像國防軍那樣遵守《日內瓦公約》等國際公約,國防軍不願幹的髒活,黨衛軍照單全收。德國文學家君特·格拉斯青年時代就是黨衛軍成員,他在最後一部回憶錄中承認了黨衛軍從事的種種為人不齒的惡行。

    中國武警部隊的前身爲公安部下屬的“人民公安部隊”,規模很小、職能有限。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殺之後,鄧小平面對國際社會千夫所指的處境,意識到直接動用野戰軍屠殺平民和學生,對中共的統治合法性傷害甚大。如果此後中國再發生類似的群眾抗議活動,必須尋找其他更好的解決方式。殺人當然是必不可少的,但如何殺,則可以更加講究、更加隱蔽、更有技術性和策略性。如果調動一支身份“曖昧”的武裝警察部隊來殺人,對外就可以宣稱是“警察鎮暴”,各國皆有,天經地義;而實際上,這支武裝力量乃是用警察的身份來掩護的軍隊——其裝備和訓練並不亞於某些正規軍。

    六四屠殺之後至今的近三十年間,武警確實走在“維穩”的最前線,每逢有群體性事件發生,武警迅速出動,先將當地封鎖,然後執行清場任務,暴力毆打機會群眾毫不手軟,甚至常常傳出開槍殺人的消息。在武警的雷霆打擊下,從來沒有哪個地方的群體性事件能夠長期堅持並蔓延到一個省乃至幾個省的廣大區域。武警對中共的“政治安全和社會穩定”功不可沒。

    不過,在武警的運作過程中,也出現若干讓最高層擔憂的問題。據香港媒體報導,有中共軍方退役軍官曾表示,武警部隊雙重領導體制(既屬中央軍委領導,又屬國務院領導)存在重大弊端,會弱化中共絕對領導,甚至為「第二武裝」埋下不穩定隱患。有些地方大員長期濫用武警部隊,不僅用於維穩,也用於實現個人野心:薄熙來任職重慶時,王立軍夜奔成都美國領事館,薄熙來居然調動重慶武警開赴成都,團團包圍美國領事館;而當年身為“政法王”的周永康,以政法委書記是身份控制武警部隊,甚至繞過中央軍委和國務院,調動武警對抗中紀委對周系高官的調查。

    習近平集權的過程,首要便是整肅和控制以軍警爲核心的強力部門。他首先撤換負責中南海安全的“八三四一部隊”的主要將領,然後再清洗解放軍上層,當然也不會放過武警系統。早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原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前武警司令王建平上将即被军纪委带走調查,從此杳無音信。王建平是第一個落馬的現役上將。直至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網上才傳出王建平在北京沙河总政看守所用一根筷子戳进颈动脉自杀的驚人消息,而中國官方至今仍然拒絕予以確認。在王建平前後,武警系統已有超過十名少將以上的高級將領遭到清洗,成為“腐敗”的重災區之一。

    當然,單單清洗個人是不夠的,習近平還要改變武警的體制。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官方發佈《中共中央关于调整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的决定》,自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零时起,武警部隊由中共中央、中央軍委集中統一領導,武警部队归中央军委建制,不再列国务院序列。一月三日,中共中央軍委舉行二零一八年開訓動員大會,這是中央軍委首次統一組織全軍開訓動員,武警部隊參加此次大會。

    而頗具象徵性的另一項變化是:一月一日後,原來的武警天安門國旗護衛隊番號已被取消,原先的任務由解放軍三軍儀仗隊接替。

    消息人士更透露,武警部隊已將擁有的十四個機動師番號裁撤,編入武警駐各省市自治區內衛總隊和新成立的二個機動總隊,並且所有部隊全部移防。

    習近平在授旗儀式上的訓詞耐人尋味。习近平在致训词时指出,党中央决定,调整武警部队领导指挥体制,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对武警部队实行集中统一领导,实行中央军委-武警部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这是党中央从全面落实党对全国武装力量的绝对领导、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制度出发作出的重大政治决定,对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实现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習近平強調,武警部隊對維護政權安全、制度安全至關重要,要「堅決聽黨指揮」,強化「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習近平指出,武警部隊要按照「多能一體、有效維穩」的戰略要求,融入全軍聯合作戰體系,構建軍地協調聯動格局。

    武警授旗,就是習帝集權的關鍵步驟之一。從其不加掩飾的訓詞可以看出,雖然“武警”這個舊有的名稱還存在,但其“軍”(“武”)的一面被大大凸顯,其“警”的一面則被大大淡化。武警就是軍隊的一部分,而不是特殊的警察,其身份定位更加明晰了。習近平不再像江澤民和胡錦濤那樣滿足於“偷偷摸摸地鎮壓”,而是要明目張膽地鎮壓,在這一點上,他確實是鄧小平之後最有“自信”的中共黨魁。

    就在習近平向武警授旗的前一天,武警果然大有作為,向中央軍委和習主席交出了新年獻禮: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山西臨汾,數百名武警官兵包围了當地最大的家庭教會金灯台教堂,在教堂四围地下埋下炸药,将教堂主体建筑及地下殿堂以及供紧急逃生的安全通道全部引爆毁坏。根据中共從一月一日起实施的武警部队管理办法,武警部队直接受中央军委及其主席习近平的统一领导和指挥。地方當局不可能擁有調動武警的權限。所以,如果沒有得到習近平的首肯和授權,這支武警部隊不可能自發组织实施炸毁金灯台教堂的任務。從浙江以政府的力量拆毀教堂及十字架,到舉國聲討過聖誕節是“賣國”,再到直接動用武警炸毀一座耗資兩千萬修建的大型教堂,習近平作為“新時代的慈禧太后”的真面目暴露無遺。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January 13, 2018
关键词: 武警 習近平
专栏作家: 余杰 文集
自由教会与圣洁国家——王志勇《中国改革与清教徒精神》序
龙象之争,谁是赢家?——评黄亚生《“中国模式”到底有多独特?》
习近平要走回头路吗?
谁吹出了一戳就破的肥皂泡?——评《人民共和国六十年与中国模式》
中国能够避开罗马帝国灭亡的覆辙吗?
像“地下党”的共产党和“没面目”的胡锦涛
从“残次品”胡锦涛看一九四九年之后的清华教育
转型中国需要马丁·路德·金与曼德拉式的人物
披“孔头”卖“毛肉”的孔子学院
存谦卑的心与天安门母亲风雨兼程
倡优蓄之而不自知——读《陈伯达最后口述回忆》
胡锦涛在香港:过街鼠、丧家犬、缩头龟
冯建梅与胡锦涛,谁是卖国贼?
胡锦涛向英国传授什么奥运经验?
胡锦涛与普京的“交杯酒”喝不下去了
在“楚门的世界”里,胡锦涛既导且演
胡锦涛是台湾的“和平天使”吗?
“宽恕”与“被宽恕”:从傲慢到谦卑
动脉硬化的“胖巨人”——读范畴《中国是谁的:从台北看北京》
看哪,这些戴着白手套的教父——读乔•史塔威尔《亚洲教父》
其他相关文章
莫須有的DQ 打壓民主派的文字獄
这一千年的革命
至亲忍绝,为恶不让
紫阳不朽,人民必胜
人吃与吃人(上篇)
中国无序城镇化的代价
前CIA雇员被捕,涉嫌导致多名美国在华线人被杀
近十年来中国国家主义思潮之批判
讀《余英時回憶錄》隨筆(之一)
夭折的接班人 — 罗征启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很多人的青春无悔其实是青春无奈
“万豪事件”:中国、台湾、西藏流亡政府说了什么?
人吃与吃人(序言与目录)
平论Live | 人大教授狠批私有制,计划经济时代呼之欲出?(视频)
中国式治污:为什么好政策会出错?
台湾讲古:那段"保密防谍、人人有责"的日子
高校青年教师群体:精神贵族还是知识工人?
“联合国军”重聚谈朝鲜 为何没中俄的份儿?
劉夢熊批王志民把港變成一國一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