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大陸怪事(四)
作者:裴毅然


 福清兩案

2002年9月,50歲的黃政耀身陷「業餘翻譯貪污案」。1997年10月~2002年9月,黃政耀任閩東福清市司法局長,利用業余時間,為福清市公證處翻譯涉外公證文件。公證處向申請人收費譯費每件20元,黃政耀從中獲8元勞務費。五年間,黃政耀共得9.55萬元。福清市法院一審判決黃收取譯費構成犯罪,判刑11年,沒收「貪污」所得。判決理由: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之便,伙同他人侵吞公財,佔有翻譯費行為構成貪污罪。黃不服,堅持上訴,13年後的2015年5月18日,福州市中院宣判無罪,當庭釋放。二審法院認為,業餘時間翻譯涉外公證文件,收取譯費應歸個人,這筆譯費并非公共財產,其行為並未導致國家、集體、個人任何損失,沒有任何社會危害性,不構成貪污罪,撤銷一審判決。該案歷時13年,黃四次拘捕、四次取保候審,閩省司法系統多次為此案召開協調會議,討論該案。[1]是案體現中共政府執政能力低下,是非標準混亂、求全責備、眼紅妒富,如此清晰的正當報酬竟會判劃有罪,如此簡單是非竟需13年才得認清。可憐黃政耀,2000年的全国「十佳」优秀司法局长,被冤13年,職務被擼,前程中止,稀里糊涂就這么被毀了。

2015年5月29日,福建省高院平反一起19年前的冤案,宣判涉案三人無罪,當庭釋放。1996年4月26日,福清市11歲少年唐明被綁架,綁匪勒索7萬贖金。5月20日,福清融西小學附近發現已白骨化的小孩屍體,經鑒定為唐明。

陳夏影17歲)、黃興21歲)、林立峰19歲)因經常出入唐明父母的食雜店,且毒癮很大、經濟拮据,列為嫌犯。6月5日,福清公安宣佈兇案告破。此時,三嫌犯尚未被捕,顯屬「未審先定性」。陳夏影控訴,公安刑訊逼供,上背銬、三天三夜不讓睡,三人被迫作出有罪供述。此後十年六審,省高院兩次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發回重審。2006年,福建省高院終審裁定:「基本事實清楚、基本證據確鑿,維持一審判決。黃興、林立峰死緩,陳夏影無期。」2015年5月11日,福建省高院再審,依「疑罪從無」,29日宣佈無罪釋放。此時,林立峰已於2008年1月24日死於監獄醫院。[2]

在中國,還真是應了那句「不能攤上事兒,誰攤上誰倒霉」,沒地方講理。所謂的社會落后,司法失公、邏輯悖謬,根本無法令絕大多數社會成員生發「此間樂」。中共要求國人與黨一條心,得「制度自信」、「道路自信」,可如此低能混攪的法院,如此難辨是非的社會環境,如何讓人「自信」得起來?

無法撲滅的集資

集資比傳銷還可怕,涉案金額高、危害程度深、波及范圍廣。2017年全國新發生非法集資案5197起、涉案金額2511億,其中逾億逾百起,受害者遍布全國各地。集資嚴重影響金融秩序維穩,中共政府最撓頭的麻煩之一。京滬經濟最發達,金融犯罪也代表最高水平。[3]

非法集資案之所以大量出現,主要源于銀行等公家正規金融機構人員的參與。他們打著「金融自由」、「金融創新」等口號,虛構理財產品,吸引投資。由于專業化程度高,層級嚴密,集團化運作,欺騙性很強,犯罪發展速率極高。同時,一旦案發,返還率極低,北京都只有10~30%,大多數集資案的返還率只有10%左右,基本血本無歸。2017年4月《半月談》提供數據:2016年全國檢察機關受理非法集資案9500余件,其中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8200余件,集資詐騙案1200案件,返還率最高的E租寶只可返還三成左右,大多非法集資案返還比例只有10%左右。[4]受害者最后都只有哭訴「政府無能」——不能幫他們追還被騙之款。

可怕紅二代

上有紅二代「太子黨」,下面當然就會有相應的「公子黨」、「衙內黨」。2013年6月18日,原河南永城市委副秘書長、市委辦公室副主任李新功1969~2013),被執行死刑。2011年下半年~2012年5月,這位「先鋒隊員」先後強姦未成年女性11名。這位副秘書長利用網路及社會閒雜人員、在校生,引誘威嚇在校未成年少女,非「處」不要。為威脅受害處女不得報警,作案時用手機拍下女生私處為「把柄」。警方從其辦公室及車中搜出大量安全套、壯陽藥,電腦中儲存大量黃片、幼女QQ號等。

李新功乃商丘夏邑縣人,其父老革命,1996年離休的永城市人大副主任。1990年,21歲的李新功畢業於福建師大,入永城市委機關,從科員、科長一步步升上來。顯然,沒有其父的人脈,這位師大生不可能如此一帆風順,成為永城市委的「筆桿子」。案發前,李新功多次受各類表彰:永城優秀黨務工作者、市直機關黨建工作領導小組成員……[5]

老革命竟培養出這樣的「又紅又專」,還多年盡得表彰。若非東窗事發,怕不知會再禍害多少處女!令筆者更心痛的是:大陸「革命人民」一輩子受黨教育——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怎么一點「階級覺悟」都沒有?如此受傷害,怎么都一個個不報案呢?以致這位衣冠禽獸能禍害這么多的少女?這么多受害少女不報案,當然也折射出國人低下的法治意識與制止犯罪的公共道德。

山西糾風

據新華社報導,2010 年山西展開全省范圍的「刹風整紀」專項行動(俗稱查崗,一大批上班時間入娛樂場所的「玩樂享受型」官員被揪出處理。雖然省紀律書記李正印介紹,「玩樂享受型」幹部還有不少,吃拿卡要,不負責任的現象仍然存在。但山西省委已對外「報喜」——干部風氣明顯好轉!接著,2011年,山西省委再次展開「教育整頓」活動,截止年底,全省共查處典型案件367起,處分官員540名,追究責任294名,要求上班時間「脫崗者」的上級官員承擔連帶責任,作出書面檢查,或由組織與紀檢部門進行誡勉性談話。[6]

上班脫崗娛樂,如此低級的小兒科腐敗,大面積發生已屬不該,居然還好意思將這種「糾風」拎出來晃悠——當作政績!這種低俗當有趣的自我表揚,才是真正的「中國特色」。放在歐美等先進國家,一則很少會發生這種丑聞,就算發生了,哪一級政府敢如此拎著丑聞當表揚材料,趕緊掖藏都不不及哩!

 

 

                                         2018-1-10~12  Princeton

 



[1] 田榮娟、盧義傑:〈業餘翻譯「貪污案」歷時13年終審無罪〉,原載《中國青年報》(北京)2015-5-6,《文摘報》(北京)2015-5-26摘轉,版3

[2] 孫靜:〈在申訴和錯過中失去的19年〉,原載《北京青年報》2015-5-30,《文摘報》(北京)201564日摘轉,版8

[3] 劉麗:14部門「穿透式」監管非法集資〉,載《經濟參考報》(北京)2017-4-26。

[4] 涉案金額屢屢破億,能追回的九牛一毛——非法集資案追款善后問題調查〉,半月談網2017-4-19。http://www.banyuetan.org/chcontent/jrt/2017419/225276.shtml.

[5] 金明大:〈雙面李新功〉,原載《瞭望東方週刊》(上海)2013-6-27,《文摘報》(北京)2013-7-2摘轉,版3。再見《河南日報》2013-6-21,《文摘報》2013-6-25摘轉,版3

[6] 胡靖国:〈山西再查岗,违纪者领导同受罚〉,原载《新华每日电讯》(北京)2012-1-3,《文摘报》(北京)2012-1-10摘转,版1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January 13, 2018
关键词: 大陸怪事
其他相关文章
大陸怪事(三)
大陸怪事(二)
大陸怪事(一)
民謠集錦(弱势篇、社情篇)
民谣集锦(官场篇)
「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的底牌
从公安暴力看中共底色
小家庭·大時代——推介李大立《中国——一個普通家庭的故事》(新版姊妹篇《往事如煙》)
落在历史凹陷处的“知青”一代
俞家三代一滴泪——祖迎、子死、孙冤
上海有個「聊天角」
萧乾:我只敢在勉强允许的范围内说真话
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大饑荒時代的英勇記錄——記《星火》反革命集團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