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Relisgious Exchanges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宗教交往
教廷的綏靖政策與信徒的堅守信仰
作者:余杰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七日,現年八十六歲的香港前樞機主教陳日君冒着嚴寒,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排隊,等待教宗方濟各舉行公開接見儀式。陳日君向記者表示,要將一封信交給教宗,信件將呈現「中國天主教徒處境真的很糟糕」,希望教宗可以知道中國地下教會的心聲。教宗向陳日君保證會讀這封信。

    日前,天主教媒體《亞洲新聞》報道,梵蒂岡有意向北京低頭,強迫長期受共產黨迫害的、教廷認可的主教讓位,而由共產黨決定的人選接替。其中,教廷要求汕頭莊建堅主教辭職,讓位予被教會絕罰(逐出教會)的黃炳章。黃於二零一一年在中共支持下祝聖為主教,教廷一直拒絕承認其任命,並在同年絕罰黃。另外,福建省閩東教區主教郭希錦則在獄中被要求降職,而由非法主教詹思祿擔任輔理或助理主教。梵蒂岡代表團表明「希望做點甚麼以便與中國政府達成協議」。然而,此舉對於數十年來忠於教廷、持守信仰的中國地下天主教徒來說,是一種無恥的背叛,後果將極為嚴重。

    陳日君在個人社群臉書發發表給「新聞界的各位朋友」長信,表示早在去年十月已收到莊建堅主教的求助,他曾託人親手把莊的信件送到教廷傳信部,並請傳信部部長轉交一份副本給教宗,「不過我不知道那副本是否到達教宗枱上」。如今,教廷的對華政策每下愈況,他不得不親赴羅馬把莊建堅主教的信面呈教宗,並與教宗會面半小時。教宗表示,自己事前並不知情,已下令要求梵蒂岡高官:「我告訴了他們不要製造另一個敏真諦(Mindszenty)事件!」

    敏真諦樞機在共產政權下的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擔任主教,也是全匈牙利的首席主教,他被共黨監禁數年,受盡折磨。一九五六年,「短暫革命成功」的日子,革命者把他從監獄救出。蘇聯紅軍出兵匈牙利鎮壓革命,當時的教廷卻順應匈牙利共產黨的壓力,命令他敏真諦離開祖國,並立即任命一位共產黨歡迎的主教接他的職位。教廷此舉招致自由世界的嚴厲批評。後來,敏真諦到美國駐匈牙利大使館尋求庇護,在大使館居住了十五年之久,才得以離開大使館,轉至奧地利。

    教宗真的不知情嗎?教宗真的從敏真諦事件中吸取了教訓嗎?善良的陳日君相信教宗,我們卻不願輕信他。若非教宗的許可,教廷怎麽可能在對華政策上一錯再錯?教廷怎麽可能瞞著教宗派遣有總主教帶頭的代表團到中國去向共產黨拋媚眼?難道教宗是一個一無所知到傀儡,對教廷的大小事務都一無所知嗎?

    果然,教廷不能容忍陳日君充當他們綏靖政策的攔路石。教廷發言人罕有地發表一份聲明,不點名批評陳日君樞機,指其言論“製造混亂和爭議”。教廷發言人指出,教宗與國務院等相關官員在中國事務上有恒常聯繫,官員忠實詳細地向教宗報告了中國教會的情況,對於教會中人提出相反言論,引起混亂和爭議感意外及遺憾。教宗的偽善由此暴露無遺。

    中共建政以來,中國基督徒遭受了無神論政權長期的、嚴酷的迫害。尤其是終於梵蒂岡、忠於耶穌基督的地下天主教徒,其殉道史可歌可泣,而且當下還在持續。當他們發現梵蒂岡倒向共產黨一遍,與魔鬼簽訂協議,他們將何其哀傷悲痛!不過,即便梵蒂岡背叛他們,他們也不會背叛“因真理,得自由”的基督信仰之本質。他們離耶穌基督比教宗及教廷的那些高官更近。

    對於教廷而言,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宗教市場”。教廷希望探索出一套跟中共打交道的“中國模式”。此次事件,教廷往前大大邁出了一步,當年不願向康熙皇帝低頭的教廷,如今卻向習近平低頭了。有人説這是越南模式的重演。然而,教廷與越南當局改善關係的越南模式,並未觸及天主教世界的完整性及教廷對主教的任命權。在越南的主教任命,均按照《天主教法典》经历详细的咨询及审查,然后由教廷任命。只是教廷在任命越南主教时,会提前数天知会越南政府,給越南政府一點面子而已。而且,越南政府近年來对教廷所有的任命都表示尊重。越南天主教会甚至獨立申办已故阮文顺枢机的封圣程序,而阮文顺枢机曾在越南政府管治下被囚十三年。越南政府对封圣的问题,采取「低调」但「开放而宽容」的态度。

    假如说越南新任命的主教是由国家敲定,对越南各个相关教区的信众来说,实是不能接受的侮辱。然而,這樣的荒唐事就在中國施施然地發生了。

   當墨索里尼和希特勒崛起之時,當時的教宗向這兩名獨裁者暗送秋波,先後與法西斯的意大利和納粹德國簽訂秘密協議。只要保住梵蒂岡小朝廷歌舞升平,對墨索里尼和希特勒大肆迫害天主教徒、基督教徒以及猶太人的殘暴行徑視若無睹。如今,教廷再次犯同樣的錯誤,等於自毀長城。信奉被馬克思主義玷汙的拉美“解放神學”的、第一個來自拉美的教宗方濟各,因為對共產中國的妥協,在天主教兩千年的歷史上將扮演一個極不光彩的角色。

    當年,蘇聯領導人斯大林不屑地説:“教宗,他有幾個師的軍隊?”斯大林萬萬沒有想到,正是波蘭裔的教宗若望·保羅二世依靠信仰和道德的力量,激起蘇聯東歐集團內部的人民對共產集權制度的反抗,爲共產主義體制敲響了喪鐘。若望·保羅二世與美國總統雷根和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一起併肩作戰,成為埋葬蘇聯的“三駕馬車”。

    中共政權並不比蘇聯善良,中共對宗教信仰自由及普遍人權的戕害,尤有過之而無不及。教廷向中共卑躬屈膝,不僅不能改善中國地下天主教徒的艱難處境,反倒給在苦難中的中國信徒以殘忍的“第二次傷害”。陳日君看到了中國統治香港之後香港社會的日漸沉淪,包括宗教信仰自由的萎縮;更看到了習近平掌權後的中國,人權狀況的急劇惡化,推倒教堂、焚燒十字架、拘押神職人員和信徒,宛如羅馬暴君尼祿再世。陳日君雖然難以力挽狂瀾、說服偏行己意的教宗和教廷,但他不畏強暴、爲正義發聲之舉,與那些寧願下獄也不願屈服的中國信徒一樣,必將在天國得到最好的獎賞。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December 22, 2017
专栏作家: 余杰 文集
不讓中國孩子留學美國是中國的殺手鐧嗎?
為什麼習近平的六次批示無人執行?
鄭孝胥:民國乃敵國也
中國為何成立“美國研究智庫聯盟”?
中國人比美國人更愛國嗎?
習近平從歷史中汲取了什麽智慧?
賽珍珠:原來故鄉是他鄉
北韓醫院是北韓社會的縮影
誰是習近平的老祖宗?
“新星球大戰”計劃或許將中國掃入塵埃
葉簡明是商業奇才,還是邪教教主?
什麽是“歐威爾式胡言亂語”?
以南方視角和海洋文明打造香港的核心價值
習近平為何公開羞辱江澤民和曾慶紅?
從龔品梅到陳日君:爲信仰自由而戰
BBC中文網比《環球時報》還無恥?
放棄反抗,就是終身為奴
陳日君宛如當代的馬丁·路德
武警授旗與習帝集權
鐵銹地帶的罪與贖 ——傑德·凡斯《絕望者之歌》
其他相关文章
谁在瓜分中国?——裴敏欣《出卖中国》
北大中文系性侵案為何被雪藏二十載?
走向帝制(1)
共产党就是杀人党 ——苏阳《文革期间中国农村的集体杀戮》
值得期許的“商人治國”
王滬寧會成為陳伯達第二嗎?
蔡英文不要重用許信良
一個“半文盲”的文學素養 ——評析《習近平:我的文學情緣》
黑心律師,還是黑心政府?
“習酒”熱背後令人厭惡的個人崇拜
共產黨為什麼支持文言文?
中國有資格爲拉斯維加斯槍擊案幸災樂禍嗎?
傳統基金會的美國軍力報告傳達了那些訊息?
從光州到北京有多遠? ——《出租車司機》為何打動中國觀眾?
土耳其走向民主,還是走向獨裁?
孫政才落馬為何波瀾不驚?
在一封公開信上签名究竟有什么价值?
對劉曉波的冷漠是最危險的綏靖政策
習近平沒有通過川普的考試
自由亞洲電臺不能關門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