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香港民族黨:以港獨反抗中國的殖民壓迫
—— 香港本土主義觀察之五十四
作者:大唯

香港民族黨,顧名思義,把香港作為一個民族,獨立於法律上的主權國,這是一個主張香港應該脫離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獨立主權國家的政黨,它成立於“雨傘運動”後的2016年3月。民族黨的召集人叫陳浩天,九零後青年。因為他創立了首個公開支持港獨的政黨,成為香港歷史上首位因政治主張被香港政府取消立法會參選資格的人。

 

陳浩天土生土長在香港,就讀香港理工大學工程學院,修讀工程和工商管理雙學位課程,大學畢業的目標是加入大企業,從事管理培訓。大學期間,他曾經到瑞典烏普薩拉大學和上海交通大學做交換生。他在“雨傘運動”爆發後開始參與政治活動,在社運中萌生港獨理念,與傳統泛民黨派在政治路線上產生分歧。他就讀理工大學期間成功推動了學生會退出學聯,成為香港眾多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去中心化”的組成部分。他在理工大學取得工程和工商管理雙學位後,辭去工作創立了香港民族黨。

 

民族黨的個人化形象

 

據觀察,香港“雨傘運動”後出現的各類本土政治組織,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組織成員少,而且多數不暴露和公佈名字,只是由一兩個召集人或者發言人來代表組織。例如2015年至2016年風行一時的青年新政和本土民主前線,分別只有幾十名成員,但都是由個別政治新星作為標誌性人物,如青年新政的梁頌恒和游蕙禎,本民前的黃台仰和梁天琦。

 

香港民族黨也是以陳浩天作為召集人,周浩輝擔任發言人。黨內究竟有多少成員,諱莫如深,表面的理由是很多成員擔憂暴露名字後易遭打壓,帶來不便,明顯的擔心是出入中國內地會被列入黑名單。事實上,民族黨的成員和支持者也就是幾十名活躍分子,每次公開活動所造出的聲勢,往往被前來採訪的媒體記者抬昇了。即使是海外持相同政治理念的組織邀請參與研討會,也是一兩人代表整個組織。政治組織的個人化形象是這幾年小微型本土組織的特征,其政治能量和活動效力難以突出,但在媒體宣傳的放大中,個人形象取代了組織的集體意志。

 

陳浩天的從政軌跡很單純,他本來不熱衷政治,即使不滿一些社會政策也不會參與各項政治活動,特別是不屑泛民主派的活動,如七一大遊行和維園的六四燭光晚會等。陳浩天的“處女之作”是參與了“雨傘運動”,聲援重奪公民廣場行動中的雙學成員。他的港獨理念基於他認為香港政制改革需要向中國政府爭取,權力並不在香港政府,證明香港與中國內地關係是殖民地與宗主國關係。

 

強調香港民族的獨特性

 

與青年新政的“香港公民民族主義”和含糊自決、中港區隔不同的是,香港民族黨擺明香港必須獨立的路線主張。致使它一成立就引起爭議,傳統泛民與之保持距離,建制派更是行使批判的政治正確。

 

民族黨成立之初,受到香港特區和中央政府的密切注視,包括港澳辦、中聯辦、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內的政府機關及政府高官,以強硬態度回應其建黨宣言。港府指香港民族黨的港獨主張違反一國兩制,違背基本法第一條和第十二條,明言會密切留意相關言行,考慮由執法部門調查取證。香港公司註冊處以“政治原因”為由,拒絕香港民族黨申請成為註冊公司。

 

但民族黨認為,香港自從1841年分階段被大英帝國統治後,便與中國大陸有了截然不同的歷史進程,香港逐漸形成其社會、經濟、政治和文化的獨特性,促使香港人無意識中在客觀條件上成為一個民族。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香港繼續受到中國的殖民壓迫,港人生存空間逐步收窄,港人在“外來者的入侵”下逐漸形成群體意識,更逐步發展成民族意識。

 

香港民族黨以“民族自強,香港獨立”為目標,提出六大主張作為黨綱:

 

1、建立獨立和自由的香港共和國;

2、捍衛香港人的利益,以香港人以為本位;

3、鞏固香港民族意識,確立香港公民的定義;

4、支持并參與一切有效的民主抗爭;

5、廢除未經港人授權的基本法,香港憲法必須由香港人制訂;

6、建立支持香港獨立的勢力,在經濟、文化、教育各方面成立以香港為本位的組織和政治壓力團體,奠定自主的勢力基礎。

 

香港民族黨之成立,是為了集結香港各界力量,脫離淪為殖民地厄運,以任何形式的有效抗爭達至香港獨立之宏願,使香港重光。

 

選舉呈請耗盡黨的精力

 

香港民族黨成立後的4個月,創辦了名為《眾議》的網絡刊物,接著又在同年8月,發起了主題為“捍衛民主 香港獨立”的機會,有2500人參與,警方大為緊張,派出100多人在集會所在地添馬公園附近戒備。

 

民族黨2016年成立後的主要政治動作是陳浩天代表該黨參選當年的立法會選舉,由於民族黨的港獨黨綱,即刻被香港選舉事務處褫奪了陳浩天的參選資格,於是陳浩天在同年9月9日入稟高等法院提出選舉呈請,要求法院就立法會新界西選區的選舉結果是否因選舉主任的多重違規而屬無效作出裁決。

 

民族黨成立兩年多的大部分時間都花在選舉呈請上的抗爭,精力耗損嚴重。選舉呈請被法院駁回後,陳浩天直到2018年4月底還在終審法院門外接受媒體記者採訪,講述選舉呈請上訴細節。香港法律援助署在2018年4月的選舉呈請上訴期限前兩日,拒絕了陳浩天的法援申請,迫使陳浩天只能在沒有法援的情況下,就選舉呈請事宜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目前,陳浩天正等候進入終審程序。

 

選舉呈請是一個法律程序,申訴人可以質疑及推翻議會選舉結果,這套程序在英國、新西蘭和香港三地採用。進行選舉呈請必須要有充分理由,例如當選人的候選資格有問題,當選人曾經有舞弊或非法行為,選舉普遍存在舞弊和非法行為,或者選舉過程中出現具有關鍵性的欠妥之處,並經由所屬選區的候選人或選民在選舉完成後指定限期內提出,方可獲法庭受理。

 

由於陳浩天在沒有法律援助的情況下就選舉呈請提出上訴,即使上訴成功,他仍有可能需要自行承擔數十萬訴訟費,但陳浩天和民族黨認為承擔這種風險是政治義舉,不僅是為了繼續宣揚香港獨立的主張,更是為了香港人選舉自由、言論自由以及思想自由的存亡。

 

民族黨承認對勝訴不存期望,但希望支持者和港人繼續關注這次選舉呈請的進展。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是陳浩天和民族黨被反港獨政體逼到角落後希望發出的怒吼,用自己的遭遇告示社會:主權移交二十年,中國肆意操縱基本法,干涉司法制度已成等閒事,有關立法會選舉的判決正是中國干預香港的鐵證,陳浩天被取消參選資格後僅僅兩年間,香港政治環境更趨惡劣,法院已逐漸淪為中國政權的遮羞布,香港人素來自豪的法治也將銷聲匿跡,本次選舉呈請上訴,將會見證香港司法機關在香港的法治和中國的人治之間作出何種政治抉擇。

 

據觀察,香港社會對於陳浩天參選的被DQ和司法上訴事宜,並沒有表現出明顯的關注和同情,主要原因是:在基本法的框架下,宣揚港獨的參選人難以跨進議會的門檻,儘管其政治主張和理念多麼獨特、高尚和富有勇氣;主流民意對於不可能實現和不可能被允許的港獨主張已不認同,他們即使對港府和中央一些政策和想法不讚同,也不至於走到支持港獨的政治軌道上;市民慣於接受強大的政治現實,對改變持有無力感,而他們的關注焦點傳統上都是以民生福祉為大,縹緲的政治幻影未必可以給他們帶來更加自由繁榮的現實生活。

 

狹窄舞台的小眾抗爭

 

因此,陳浩天和民族黨的抗爭被迫限制在一個狹窄的舞台,儘管其努力得到一些海外組織和政黨的正面呼應,或者具體到某種實際的支援,但其效果只能是小眾抗爭,燭光何時燃盡的問題,尚不具備星火燎原的條件。

 

據觀察,民族黨的政治論述是基於否定整個基本法,重新定義香港的地位,這就決定了其抗爭和實現的難度。但是不管怎樣,有香港民族黨的存在,顯示了香港獨特的資本主義自由社會制度功能仍在發揮作用,民族黨的政治延伸被阻斷,關鍵是源於基本法下的司法制度,而不是直接來自港府的長官意志和言論,港府選舉處可以利用基本法和有關條文來限制港獨鼓吹者的參選資格,但是還不能危及陳浩天和民族黨的生存權利,至少目前為止陳浩天和民族黨成員沒有到坐牢的境地,他們的言論還是可以散佈,他們的合法活動還可以公開。

 

從政治立場看,民族黨的論述要比青年新政和本民前的論述直接清晰得多。後兩者在初起階段的論述只是圍繞香港與中國大陸隔斷和香港公民民族主義,對港獨主張是猶抱枇杷半遮面,到了後來失落的決戰階段才露出港獨的真面目。民族黨對於英國的殖民和中國的“殖民”有著不同的解讀。

 

它認為,在英屬時代的君主立憲制下,作為君主直轄殖民地的香港,法治建基於主權、英國君主、憲制、法律和司法獨立的尊重,受惠於英國本國的議會主權制,香港的主權與法治沒有衝突,且相輔相承。但是在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國後,法院權力來源轉移到受中國任意操弄的基本法,香港的主權與法治,就已註定難以並存。當基本法被中國解釋為可以透過宣誓要求實際剝奪香港公民參選權的依據,就意味著政權可以合法地按政治立場來剝奪香港公民的基本政治權利,容許這樣的法律存在的地方,就稱不上是文明法治社會。

 

主張中國為“敵國”思維

 

香港民族黨成立兩年多來,以反中國“殖民”,反基本法,反中國人作為路線和行動綱領,主張與國際反共國家和政治勢力聯合,共同打擊中國這個文明的公敵。在民族黨的平台上,拋出了一篇代表了其立場的文章,提倡香港需要“中國乃敵國”的思維。

 

文章說,美國明顯扭轉了其多年來對中國的縱容政策,從拘捕何志平,調查各大學的“孔子學院”和中國學生聯誼會,到最近發動的貿易戰,皆顯示牽制、打擊中國這個文明公敵已漸成美國的國策。同時,澳洲國會也終於正視到中國對外輸出專制,干預他國公民自由的問題。民族黨深信,中國乃文明公敵此一事實,不久將成為國際社會的共識,而正被中國殖民同化的香港,若要在歷史洪流中避開陪葬的下場,香港人有必要建立起以中國為敵國,中國人為敵人的視野和思維。對香港來說,一整個中國都是敵人。

 

文章認為,當下第一步,是鞏固“討厭中國”的認知習慣。凡屬中國的製品、中國的官方語言和文字、中國的品牌、中國的資金等,我們皆應逐漸讓反感、厭惡成為對它們的第一印象。對香港來說,中國絕非什麼發展、機遇之地,而是災厄、禍害的根源,這適用於中國作為一個整體,包括其人民,而非僅限於中國政權。

 

雖然美國對中國大量貨品徵收關稅對香港帶來一定程度的波及,但民族黨支持取消《美國-香港政策法》。陳浩天近日與日本、台灣、南蒙古等多地代表籌備成立自由印太聯盟,旨在與受到中國壓迫的各地區人民聯結起來,以壯大反對中國殖民的力量。呼籲每個香港人從自己做起,在日常生活中多對不利中國的活動和事宜表達支持立場,令香港和中國對立的關係逐漸鞏固為常識,這是從個人層面鞏固“中國乃敵國”思維的有效方法。

 

陳浩天再次呼籲香港人認清事實,即使自我設限,不欲觸及所謂中國底線而達至民主,是緣木求魚。失去主權的香港不可能實現真正的民主選舉,更不可能保障司法獨立。針對這種政治迫害,民族黨公開呼籲美國國會重新審視香港關係法,並對中國及香港政府實施制裁,以譴責其暴行。

 

2017年8月,香港民族黨發起向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遞交公開請願信行動,告知美國政府,香港已喪失法治及司法獨立,要求美國政府盡快取消“香港關係法”下美國對香港的所有特殊待遇。同年10月,民族黨祝賀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超過九成人支持獨立。但西班牙的獨立運動最終因為政府依法打壓而失敗,領導人被司法嚴懲。

 

民族黨採取的“外聯內控”策略因為聲音不合主流民意而遭遇挫折。民族黨能夠做的剩下繼續利用言論自由來論述港獨主張。面對未來的發展,民族黨面臨追隨者寡,影響力式微的嚴峻挑戰,它所依靠的港內外民間反共組織,也同樣因為小眾的先天因素而難以做大,他們之間暫時只能抱團取暖,希望外部環境發生變化,民情逆轉,以此尋求轉機。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June 10, 2018
关键词: 民族黨 港獨 殖民
專題: 香港動態
民主黨拒邀林太 李華明辭籌委
泛民倡改善綜援 建制支持
港大學生會前會長梁麗幗被拒入境澳門
港府兩年買176萬華為貨
流感爆發超高 208幼園停課
稱拒寄十字架矯枉過正 莫乃光質疑「祭旗」
1/3港資廠擬撤離中國
削長者綜援全城激憤 林鄭跪低發$1060補助金
港醫生離職率5.8% 全球最高
民主黨調查:67%上水居民稱水貨問題惡化
用警棍打人終極上訴失敗
港大1,500師生校友聯署促改革委任制
歐盟或與華科技戰 梁繼昌料香港經濟形勢極差
內地人湧港辦年貨 北區淪陷
吹起區選集結號
23%大學生曾遭性騷擾 百宗涉導師
香港億萬富豪財富則按年增加23.5%
調查:港人供滿樓需不吃不喝21年
美麗華酒店失修鋁窗擊斃內地女
抗爭37年 東方日報創辦人沉冤得雪
其他相关文章
委内瑞拉反对派示威,美承认瓜伊多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不排除制裁马杜罗政权
彭湃:從“彭菩薩”到“彭魔王”
重新审视产业政策
美要求结构性改革下吴敬琏吁检讨“国家资本主义”
百余前外交官及学者联署吁华释放加国侨民
朝鲜脱北女孩:从色情直播网站逃离之路
观点:台湾需要展现战略沉着,不亢不卑应对北京软硬攻势
加拿大人死刑案和“冷战对抗”模式下中美加关系
中国2018年GDP增6.6% 虽超预期但创28年来新低
平论Live | 解读2018国家统计局经济数据,到底谁在欺骗谁?(视频)
理论五毛的渊薮 一一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
神化政治大挪移,事违常识必有妖
永存侠影在心田——纪念梁羽生大师逝世十周年
VOA 美不排除派航母通过台海 解放军有信心攻台?台湾禁用华为手机 是国安考量还是政治考量?
RFA中国热评 中国人权经贸双滑坡 任正非否认华为窃密 你信吗?(视频)
美国向北京要求定期审查中国贸易改革进程
中国模式紧日子:勒紧裤腰带+防范抵御“颜色革命”
2020台湾总统大选:台北市长柯文哲想组党
中国人权状况在习近平时期降至“89年民运以来最低点”
平论Live | 2019经济形势严峻 中国楼市崩盘还是上涨?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