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选举投票数据分析
作者:王金波

2013311日,第12届全国政协主席、副主席、秘书长、常务委员经投票选举产生。跟中央层级的所有投票选举一样,候选人的得票数据并未公布。但在选举现场采访的台湾《中国时报》记者王铭义随后在微博(@中國時報王銘義)公布了主席、副主席的得票数据(图1)。这组数据,透露出很多信息。

 

1:全国政协主席、副主席选举投票数据

 

据大会执行主席杜青林宣布,全国政协委员共2237人,选举时实到委员2194人。其中俞正声得到的总票数(同意票、不同意票、弃权票相加的总数)是2193票,23位副主席得到的总票数均为2191票。

 

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得到同意票2188张,跟帕巴拉·格列朗杰和马飙相同,并列第一。因为政协主席是国家级正职也即最高级别“党和国家领导人”,副主席是国家级副职也即第二级别“党和国家领导人”,所以为了增强对比性,下面只分析其中23位副主席的相关数据。

 

本文所称得票率是指得到的同意票数占总票数的百分比,失票率是指得到的非同意票(不同意票和弃权票的合称)数占总票数的百分比。

 

一、得票率/失票率与排名顺序的关系

 

从图2和图3可以看出,23名副主席中最低票(2079票)得票率不足94.9%,比最高票(2188票)得票率99.9%5个百分点。其他22名副主席得票率均高达98%以上,其中最低票(2156票)比最高票只少1.5个百分点,相差无几。因此,得票率跟排名顺序的关系不明显。

 


 

2:全国政协副主席排名顺序与得票/失票数据表

 


 

二、得票率/失票率与连任/新任的关系

 

23名副主席中,7名连任副主席平均得票率为98.9%16名新任副主席平均得票率为97.5%,前者比后者高出1.4个百分点(见图4)。平均失票率连任和新任分别为1.1%2.5%,后者比前者高出1倍多(见图5)。

 


 


 

三、得票率/失票率与党籍的关系

 

韩启德既是九三学社成员又是中共党员,但按惯例把他归入“非中共人士”。这样,23名副主席中,中共党员11名,略少于非中共人士12名(图6)。

 


 

6: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党员与非中共人士人数表

 

其中,中共党员平均得票率为98.8%,略低于非中共人士得票率99.6%(图7)。中共党员平均失票率为1.2%,是非中共人士的0.4%3倍(图8)。

 


 


 

四、新晋国家级副职的副主席和非新晋国家级副职的副主席的得票率/失票率的关系

 

23名副主席中,有7名留任副主席(杜青林、帕巴拉·格列朗杰、董建华、万钢、林文漪、罗富和、何厚铧)。令计划原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韩启德原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均为国家级副职。因此,非新晋国家级副职的副主席有9人,平均得票率和失票率分别为99.0%1.0%。新晋国家级副职的另外14名副主席此前的行政级别均为省部级正副职,平均得票率和失票率分别为99.3%0.7%。非新晋国家级副职的副主席得票率略低于新晋国家级副职的副主席(图9),失票率则高出近一半(图10),。

 


 


 

其中,新晋国家级副职的14名副主席中,中共党员9名(张庆黎、李海峰、苏荣、陈元、卢展工、周小川、王家瑞、王正伟、马飙),平均得票率和失票率分别为99.1%0.9%,非中共人士5名(齐续春、陈晓光、马培华、刘晓峰、王钦敏),平均得票率和失票率分别为99.7%0.3%。由图11和图12可知,中共党员得票率略低于非中共人士,但失票率却高出2倍。

 


 


 

王正伟(回族)和马飙(壮族)为民族代表,主要因统战需要而新晋国家级副职。5名非中共人士也主要因非中共人士身份即统战需要而新晋国家级副职。而另外7名副主席均因其他更重要的原因而新晋国家级副职。若以此划分,则主要因统战需要而新晋国家级副职的7名副主席(王正伟、马飙、齐续春、陈晓光、马培华、刘晓峰、王钦敏)平均得票率和失票率分别为99.7%0.3%,主要因其他原因而新晋国家级副职的7名副主席(张庆黎、李海峰、苏荣、陈元、卢展工、周小川、王家瑞)平均得票率和失票率分别为98.9%1.1%。由图13和图14可知,主要因其他原因而新晋国家级副职的副主席得票率略低于主要因统战需要而晋升国家级副职的副主席,但失票率却高出近3倍。

 


 


 

五、结论

 

1、得票率和失票率跟排名顺序关系不明显。

 

2、新任副主席得票率略低于连任副主席,失票率高出1倍多。

 

3、非新晋国家级副职的副主席得票率略低于新晋国家级副职的副主席,失票率高出近一半。

 

4、中共党员副主席得票率略低于非中共人士副主席,失票率高出2倍。

 

由以上几组数据的对比,我联想起迄今为止我参加的仅有的两次县级人大代表选举。两次都是我在江西抚州的华东地质学院读书期间。第一次是刚入学不久,参加抚州市人大代表选举,学校共有两个候选名额。候选人有三个,分别是:学校党委委员、工会主席刘某某,基础部物理老师、无党派人士饶某某,应用化学系专业课老师、讲师郑某某。选举结果是刘某某和饶某某当选,郑某某因没有名气且只有一个系的学生认识而落选。大约两年后抚州市和临川县合并为临川市,我又参加了临川市人大代表选举。这次候选名额只剩一人,候选人是现任人大代表刘某某和饶某某(他俩的工作没有变化)。选举结果是饶某某当选连任,刘某某落选。我回到宿舍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跟同学说:“非共产党员打败了共产党!共产党在战争中获胜,但在选举中失败!”

 

在今年的这次全国政协换届中,副主席中中共党员得票率低于非中共人士、失票率竟相差两三倍。虽然23个人的数据样本不够丰富,但我没找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选举投票数据,也没找到全国人大常委和全国政协常委的选举投票数据,所以只能以此作为分析样本。而这两千多名全国政协委员,跟接近三千名全国人大代表一起,囊括了中国官方眼里的绝大部分社会“精英”。官方“精英”的投票结果尚且如此值得玩味,若是约10亿有选举权的选民都来投票选择执政党,会是什么结果?

 

2013329日于北京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March 29, 2013
关键词: 政协副主席 投票
其他相关文章
「一國兩制」的來龍去脈
清华教授许章润 批习被撤职
「五四」給毛澤東種下了「反孔」種子
韩国瑜访港澳会晤中联办官员背后的政治考量
通俄案调查报告:美国总统特朗普“未有与俄罗斯合谋”
习近平访问法国:中欧关系由“蜜月期”转向“竞合期”
平论Live | 从天津大爆炸到盐城大爆炸,谁的不幸?谁在逃亡?(视频)
中国输出“传媒新秩序” 威胁全球新闻自由
當小確幸遇上文化進化
從兩幅衛星圖看中國森林的毀滅和自然復甦
法汉学家:中国已返回毛时代独裁体制
美国副总统彭斯会晤香港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 关注香港人权自由
朝鲜战争后,为何大部分志愿军战俘选择去台湾?
梦想“学习强国”里的梦魇
中国不准瓜伊多代表参加 美洲开发银行取消年会
欧盟国家考虑更强硬地对待崛起中国
中国来了 英国走了 欧盟害怕了
哈佛校长见习近平后在北大发表"敏感"讲话
入灣與否 公投決定
内政与外交的张力导引中国去向何方?——毛时代晚期与当代中共的比较(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