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Diplomacy
China's Diplomacy
推特 臉書  
外交纵横
外交纵横
美国大规模扩大对外援助,反制中国影响力
作者:GLENN THRUSH
特朗普总统试图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地缘政治影响力进行反制,开始大规模扩大对外援助,为非洲、亚洲和美洲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这是在向他曾试图破坏的一项倡议提供支持。
特朗普在一周前签署了一项法案,创建了一个新的外国援助机构——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United State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并且给予它授权,向有意在发展中国家做生意的公司提供600亿美元贷款、贷款担保和保险。
在2015年总统竞选开始之际,特朗普曾经严厉批评对外援助,此举是一次重大逆转。自成为总统以来,特朗普提议削减30亿美元的海外援助,支持取消对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提供的资金,并试图拆散美国国际开发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这个国务院机构每年向全球拨发经费227亿美元
总统的转变,与其说是他突然接纳了对外援助,不如说是希望阻止北京的经济、技术和政治方面的统治计划。中国花了将近五年的时间向亚洲、东欧和非洲的大型项目提供融资,为获得更大全球影响力的计划提供资金。
现在,特朗普想要以火攻火。
“我改变了,我觉得他也改变了,这完全是因为中国,”佛罗里达州共和党议员泰德·尤霍(Ted Yoho)表示,他帮助将该计划推销给众议院自由党团中的其他保守派共和党人,该党团历来反对外援助项目。
“最初,我竞选国会议员的全部动力就是摆脱对外援助。这是我的工作,”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亚洲及太平洋小组(House Foreign Affairs Subcommittee on Asia and the Pacific)主席尤霍说。“但是,如果我们能够重新制定它,并使其现代化,是的,我对此没有任何意见。有人想为人道主义援助而做这件事,很好。也有像我这样的人,为了国家安全而做这件事,就像我一样,也很好。”
这项努力是特朗普政府全面阻止中国谋求经济和政治主导地位的一部分。特朗普已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作为对北京贸易行为的惩罚,他说北京的行为使得美国公司处于劣势。上周,他的政府详细制定了一项计划,使用扩大后的权力打击在美国的外国投资,其主要目的是使中国更难获得美国的技术和商业机密。
美国政府于上周表示,它将严格限制民用核技术向中国的出口。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席与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在北京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上发表谈话。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席与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在北京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上发表谈话。 POOL PHOTO BY LINTAO ZHANG
新的两党推动增加对外援助的努力始于奥巴马政府,但它被重新塑造为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竞争的手段,该倡议的目标是向100多个国家分发一万亿美元的建筑援助和投资。
中国最大的投资都以巴基斯坦和尼日利亚等国为目标,旨在扩大北京的地缘政治势力,获得如矿产及石油等自然资源。但中国也在较小、不太可能带来财政或政治利益的国家项目上斥巨资。上个月,习近平表示中国将为非洲提供600亿美元的财政援助,包括信贷额度、拨款及融资。
这些投资已经引起了外界的担忧:例如吉布提和斯里兰卡这样的贫穷新兴市场可能愈发为中国所牵制,如果这些国家债务违约,中国就能拿走当地资产。
“中国的活动主要是建造别人都不想建的东西——互相仇视的非洲国家间的铁路;情况糟糕地区的道路;永远不会盈利的发电站,”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常驻学者、研究中国和印度经济的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
“如果一个国家无力还钱,他们就会拿走想要的资产,”他补充道。“但他们并没有设下债务陷阱。这些事关扩大影响力,施展被动力量。”
美国的行动远没有那么宏大。但它“至少让我们能进行竞争,”发展非营利组织ONE的北美执行理事汤姆·哈特(Tom Hart)表示,ONE是音乐人波诺(Bono)参与创立的。
新机构将替代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简称OPIC),后者设立于1971年,作为一个鼓励美国公司在发展中国家投资的借贷机构存在,新机构的借贷能力将是OPIC的一倍。与旧机构一样,这个新实体资金来源主要是经费,向那些愿意赌一把,在发展中国家投资的公司提供贷款、贷款担保及具有政治风险的保险
OPIC每年为财政部带来数以百万计美元的收益,这是保守投资策略的成果,该策略包括向进行风险较低项目的美国企业发放贷款,例如2015年向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柏克德公司(Bechtel)及其他投资者发放4亿美元的贷款,打造埃及最大的石油化工厂。
广告
新的600亿美元援助项目被涵盖在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为期五年的重新授权中,该项目的通过是两党悄悄努力的成果。作出该努力的包括ONE、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像约霍这样的保守派众议员及商务部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由OPIC董事长雷·沃什本(Ray Washburne)及德克萨斯州的高层共和党筹款人牵头进行。
像大多数其他外国发展机构一样,OPIC受到了右派的猛烈抨击,他们提出,这样的援助是在浪费联邦资源,并且是某种形式的企业福利。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第二届任期期间,由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对重新向该机构授权犹豫不决。
搭乘肯尼亚铁路列车行驶在在蒙巴萨-内罗毕线上的乘客,该项目由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资助。
搭乘肯尼亚铁路列车行驶在在蒙巴萨-内罗毕线上的乘客,该项目由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资助。 LUIS TATO/BLOOMBERG
竞选总统期间,特朗普曾誓言要“停止对仇视我们的国家进行援助”。
“说实话,我很震惊。我还是不敢相信我们成功了,”特拉华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昆斯(Chris Coons)表示,他是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的成员。“我们从2015年就开始做这个了。它基本上和奥巴马政府时期的提案是一样的。我们把它重新包装了一下,重点放在了中国方面。”
该机构包括新的问责措施,并且为防止性别歧视、使用童工,要求对相关情况进行报告,但其他方面都与此前别无二致。
去年被任命为预算主管后不久,拥有总统热情支持的米克·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提议,削减国务院对外援助预算的三分之一,这一计划拿掉了OPIC的预算。
“这不是软实力预算,”马尔瓦尼当时解释道。“这是硬实力预算。”
然而,事实证明,要扼杀软实力是很难的。
共和党国会议员否决了马尔瓦尼的削减计划。根据两名了解该谈话的政府官员表示,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对马尔瓦尼试图收回今年30亿美元外国援助支出的做法予以反击,庞皮欧告诉特朗普这些预算削减会削弱该国在国际上的地位,也将削弱总统自身在国务院内,在支持对外国援助的职业公务员中的地位。
最终,约霍提出扩大投资基金可能不会花纳税人任何钱,在支持扩大方面说服了马尔瓦尼。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主席、参议员鲍勃·科克(Bob Corker)强调,这个行动代表了一个战略性转变。他表示,在与中国竞争方面,特朗普似乎开始明白,单单是军事力量的投射还不够。
“我们看到了中国在非洲和南美各地、尤其是委内瑞拉的做法,并且人们开始明白,我们必须参与到这些国家的事务中去,不仅仅是为了投资带来的回报,也是为了让他们转向一个以市场为导向的方式,”田纳西州共和党人科克表示,他将不会竞选连任。“如今,我们外交政策的这么多都聚焦在制衡中国上,尤其是他们的恶劣行为方面。”
关于该基金将如何以新近扩大的形式进行运作,是一个仍有待解答的重要问题。发展官员表示,其成功的关键在于创造一个谨慎审核投资的新体系,审核的目的在于获得最大经济和政治影响力——还要为了确保各个项目不会沦为腐败和管理不力的恶果,这个问题为马来西亚及其他地方的中国投资造成了困扰
一个更大的问题是:它是否能在削弱中国全球影响力方面有所作为。
“我深表怀疑,”史剑道表示。“它的理念是我们将更多资金拨给那些大公司,让他们在本来就不会有损失的地方进行投资。我们已经巧妙处理好了公关问题。但并不能真的和中国人竞争。”
 
—— 原载: 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October 17, 2018
关键词: 美国 对外援助 反制中国
其他相关文章
外媒文指中国高官把孩子安顿在美国却高喊俄罗斯是朋友
北京在贸易问题上对美国发动令公众困惑的宣传战
美国大学贿赂弊案:名牌大学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512汶川大地震11周年,美国3250亿美元最快四周内加税25%,外汇储备告急,中国经济大地震呼之欲出!(视频)
美国招生舞弊案:华人富豪650万美元送女入学斯坦福引发激烈争论
川普对华政策被盛赞
美国动用所有工具阻止大陆孤立台湾
美国谴责中国人权糟糕无人可比 北京回击指美国人权很坏
蓬佩奥:若菲律宾在南中国海受攻击 美国将依条约采取行动
美国梦破灭:法明顿大学事件中的印度留学生
美国检方指控华为 CFO孟晚舟(中英文全文)
美国向北京要求定期审查中国贸易改革进程
观点: 2019,特朗普现象与美国的命运
库德洛:美国期望中国就贸易承诺立即采取行动
中国与WTO: 美国暗示可能把北京赶出该机构
平论Live | 秦伟平为何要竞选美国国会议员?(视频)
平论Live | 美国中期选举特别直播节目,美国政局和中美关系会因此剧变吗? (视频)
关于美国中期选举,你需要知道的一切
王子与总统的斗争:卡舒吉案引发地缘政治纷争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可能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