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忆清明节出访
作者:高耀洁

                                         (2018年自清明节至端午节重修)

    

     2004年清明节,天刚黎明,春风袭人,细雨纷纷,我就乘车赴艾滋疫区探望,车开了三个多小时,走过一行一垅的田野,一行一片的森林,天阴沉沉的,雨停了,透过车窗看到村边数不尽的新坟,坟墓边祭祀啼哭的多是老人和幼子,呼儿呼女,叫爹叫娘,可知坟墓里埋葬的是中青年人的尸体,他们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死去,留下年老的父母和未成年的子女,生活无依靠无来源,饥寒交迫,终日以泪洗面。今天是清明节,是祭祀亡人的节日,他们来坟地祭祀亲人,这是村子外艾滋死者的新坟,记者来视察。如图。

 
 

   村子外的艾滋死者的新坟,他遗留的孤儿在这个大新坟上挖三个洞,小孩说:“我想看看爸爸妈妈在里面做啥哩”?(原话、方言)。

 

       走进村庄,更令人感到凄凉,家家户户躺着-至二个艾滋病病人,贫病交迫,问其原因,80年代末90年代初,官商勾结处处设立采血站,号召民众有赏献血,实际情况是卖血,并说:“献血光荣,献血不得高血压,献血致富”,卖血惹来了艾滋病大流行,政府官员对这么大的艾滋病疫情不是积极防治,而是百般捂盖,不许任何人去疫区调查了解、救助等活动,因卖血许多的青壮年人、感染艾滋病病死去,有的没死也躺在病床上呻呤,每村都有几户人家、因卖血感染艾滋病全家的人死完了。如图。
 
 

图片说明:上图是院子里,下图是住房门外,这家人们因卖血感染艾滋病全死了。

 

      全村坠入人为的悲伤,人人感到莫大的恐慌与凄凉,政府大力捂盖艾滋病疫情,否认卖血感染艾滋病的真相,更不会宣传预防艾滋病措施,控制艾滋病疫情的进展,只会宣传“艾滋是性传播、吸毒传播”,本人访问艾滋病疫区已经是旡数次,历时已+多年,迂到的艾滋病病人全是卖血、输血惹来的艾滋病,现在对四川凉山、云南省等贫困地区艾滋病来源又是宣传“吸毒传播”他们穷困潦倒,吃饭已有困难,哪里有钱买毒品吸呢?如此发展下去,不单是民族健康问题,大批青年人患病,会影响到兵源问题,富国必需强兵,领导们考虑过吗?
 
 
 
 

以上是官方报导感染艾滋病病毒人的数字,中国官方向来报喜不报忧,不知真实数字要少报几倍?还有已感染艾滋病病毒、而自己未发现病症的人们,更有人对外隐瞒艾滋病情,实际感染人数有多少、更难得知,旡疑是个定时炸弹。

      20多年过去了,现在艾滋病区域内的真实疫情怎么样呢?我旡能力再去了解,根据北京陈秉中教授2017105日报道:“近年来政府对艾滋病规定四不准,不准宣传;不准报导;不准调查;不准研究” 由此可见艾滋病区域内的真实疫情并不乐观

    广州市有两位学生来了两封信,(他不让公布来信件内文)在广州大学城附近地区有一个“朋友俱乐部”(同性恋俱乐部),那里男男性同恋艾滋病病毒感染率高达80%以上,这种艾滋病大规模发病的情况,许多青年人毁灭了自己的前途和生命,这些感染艾滋病男男性同恋病人、如何治疗?如何工作?如何生存?其后患无穷!是谁把他们引进这个陷阱!!罪当万死!!!此事闻者惊骇!!!!难道说他们不知道中原地区艾滋病疫情的惨状吗?胆敢步入后尘。本人有感写一首顺口溜:

走一县又一县,每县很多采血站;

走一乡又一乡,每乡很多卖血狂;

走一村又一村,每村都有艾滋病病人;

走一家又一家,每家都有艾滋病遗孤娃;

走过田埂和树林,处处可见数不尽的艾滋新坟。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November 8, 2018
关键词: 艾滋 河南
其他相关文章
中國著名首翻冤案聶樹斌案三要人近事
一战终战百年 中国外交的经验教训
中国网监出台新规定 全面彻底扼杀网络不同声音
彭斯:除非北京改弦更张才能避免中美冷战
墨爾本奮戰《洪湖赤衛隊》
回望小岗村事件
“康养小镇”困境,与“四中全会”议题 ——大午土地纠纷的几个看点
余英时先生学术軼事两则
改革开放40年强调港澳贡献 习近平谈话淡化政治?
APEC峰会:南太平洋群岛 中国全球角力新前哨
平论Live | 秦伟平为何要竞选美国国会议员?(视频)
港人為何要有國家認同?
宋美齡致鄧穎超函
马克龙、特朗普与1918年的教训
世界领袖齐聚巴黎 纪念一战终战协定签署百年
一战百年 影响中国国运的六次抉择
“奥斯陆自由论坛”在台北开幕 主讲者针对中国人权
秦伟平关于参选美国国会议员的声明
自我审查的恐惧:流亡作家马建在香港引发的风波
贸易战正酣、习特会在即:中美高层对话“管控危机”成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