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Interactions
政治中国
内外互动
道歉不能为文革反人类罪结案
作者:王容芬


近年来,宋彬彬仨字儿成了中共当局对待文革的风向标。20079月,文革中第一个打死校长的皇家师大女附中,后来的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在人民大会堂举行“90华诞庆典",各级领导和各国驻华使节出席,CCTV新闻主播罗京主持,CCTV全程拍摄,制造光碟出售。宋彬彬很看重自己的符号价值,为了竞选“荣誉校友”,提供了不少私家照片,把革命老母和美国博导都拉来助阵。结果她成了这场闹剧的主角,不但与毛泽东家室同登“荣誉校友”榜,而且风头大大盖住了她们。宋给毛戴红卫兵袖章的照片,戳在校园里,制在光盘里,印在纪念册里,传递了明白无误的信息。到了国庆节,文革特产样板戏和红色芭蕾纷纷上演。转过年来,薄熙来在重庆唱红,俨然文革卷土重来。唱红高潮的2010年,宋彬彬又递出信号,与当年女附中的冯敬兰、刘进、叶维丽、于羚集体回忆当年红八月,不但把导致卞校长惨死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而且把她和女附中革委会变成了抢救卞校长的义士。回忆座谈记录先发在以研究文革著称的《记忆》网刊师大女附中文革专辑”上,到了敏感的八月,竟然堂而皇之上了“秉笔直书,以史为鉴”的《炎黄春秋》。

 

如今宋彬彬又传递信号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她回母校,念了封“公开道歉信”。道歉信字斟句酌:“请允许我在此表达对卞校长的永久悼念和歉意,为没有保护好胡志涛、刘致平、梅树民、汪玉冰等校领导,向他们的家人表示深深的歉意”。她承担的是“没有保护好胡志涛、刘致平、梅树民、汪玉冰”,这四个人都不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女附中九位员工里。死者里面宋彬彬只提到一个卞校长,而且仅仅是悼念,并没有像对另外四人那样向家人道歉,公然无视为亡妻昭雪奔走48年的女附中第一苦主王晶垚先生。

 

公开信的主要内容是辩白,1966820日《光明日报》署名宋要武,括弧宋彬彬的文章我给毛主席戴上红袖章不实,“真实的历史是我从来没有改名叫宋要武,我们学校也从来没有改名叫红色要武中学。事实是,就在毛对宋说 “要武嘛”之后一周,红卫兵暴力组织“西纠”,全称首都红卫兵纠察队(西城分队),宣告成立在成立宣言上签字的35个红卫兵组织里有“红色要武中学(师大女附中)红卫兵”和“红色要武中学(师大女附中)毛泽东主义红卫兵”。在前面提到的五人座谈记录里,主持人冯敬兰女士也证实当时看见红纸黑字红色要武中学贴在校牌上。文革档案里有一封196696日的“在武汉致北京、武汉革命同学的公开信”,署名北京师大女附中红卫兵战士宋要武、华小康、刘静梓、朱培、潘小红,这封信得到当年同去武汉串联的北京清华附中红卫兵卜大华的证实。信确实很武,开口就是“有一小撮反革命、混蛋、王八蛋,他们在武汉大学干尽了坏事”。宋彬彬无视这些有人证物证的事实,坚持说学校和她都不曾改名“要武”,大概指没有正式登记和报户口改名,在那个无政府的年代冒出来的数以千万计的“卫东”、“向东”、“要武”、“爱红”们在哪里申报过? “红卫兵”这个组织又在哪里注册过?

 

念到道歉信结尾,宋彬彬摆出姿态:“我要再次说声,对不起!”原来高潮就是个“Sorry”,王晶垚先生胡秀正、梁希孔、周学敏、赵炳炎、宗传训、王英同、关炳衡、王永海等八位文革死难者的家属,连个“对不起”都不配。

 

宋彬彬这次风向标演砸了,文革浩劫,不是一句时髦的“Sorry”就能结案的。中共当局对文革的反思与德国人清算纳粹不可比,与邓小平审判林彪、四人帮相比,也是退步。命案永不逾期,是各国通例。三千万人的命案,只能通过反人类罪法庭结案。

 

201416日)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anuary 16, 2014
关键词: 宋彬彬 道歉 文革
其他相关文章
看看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如何處理垃圾
一生都在等待枪决
念奴嬌 紅羊雜詠
大国自信的细节
“夭折”的复兴:中国打压开封犹太教社群
雨伞运动两周年 团体举行纪念集会
韩媒:涉嫌参与核计划 北京调查朝鲜银行
艾滋病引发家庭暴力
国人应该知道的当前严峻经济形势
中聯辦撐梁 搶攻選委出新招
解密:建国初惊动了最高层的科学家出走事件
德驻华使馆邀中国异议人士赴“德国统一日”酒会
有拜中国紧箍拥抱所赐香港一个时代正在结束
「港獨」問題:結果視乎過程多於因素
風雨如晦 君子不息
乌坎村已成为一座监狱
文革会再来吗?
講述抗日戰史 郝柏村還原真相
捍卫人文教育——哈佛大学校长在西点军校的演讲 (中、英文)
为什么许多人一上网就粗鄙极端,乐于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