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谁给他们平反
作者:文渊

一代才子,武侠小说大师金庸仙逝了,从此江湖少了大侠,全球华人隆重悼念,深切怀念。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也无论是从属于自由民主还是极权独裁的意识识形态,几乎所有媒体铺天盖地一片赞扬和颂歌,作为文人身后能收受此殊荣,也算功德圆满,不枉此生。这大概与其圆滑的处事手腕有关,他不卑不亢于各种政治势力,既不撕破脸皮地去叫板何方,也不那样奴颜卑乞地公开去讴歌何人,于是就成了各方都来争相拉拢的“有用之才”。据统计,金庸在十七年的时间里写成十四部武侠小说,读者遍布全球,他曾取这些作品名的头一个字集而成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一时传为文坛佳话。

大师走了,人们从不同的角度高度评价和赞扬其在文学上的成就,缅怀其“大闹一场,悄然离去”的一生中的种种趣闻轶事。不少人细点了大师的作品,回顾了其作品对几代人的深刻影响;有的挖出其少年时期“生为书痴儿”的趣事;有的则仔细盘点其一生丰富的感情生活,惊叹其与梦中情人夏梦竟会同逝于10月30日的巧合;有的提及其欲成外交人才,因大地主的家庭成分而被乔冠华委婉拒绝的往事;还有人聚焦于其八十岁后入学再读的感人事迹。以上种种,也算是对大侠极尽荣华和卓有成就人生的锦上添花。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其中也有些许不和谐的音调出现在网上,刨出了查家祖上是地道的汉奸,几代人为荣华富贵而充当满清鹰犬,用文字狱构陷他人的劣迹;揭了大侠当年抛妻弃子,一心追逐财富和功名的不屑之举,晚年又迷恋江湖,用“华山论剑”自我“封禅”,给自己弄了个“武林盟主”头衔,因着历史知识不足,在浙大做客座教授时被学生嘘下台的糗事。国人素来认“死者为大”,在大侠刚闭上眼的此刻,不论事实究竟如何,这些“金黑”若与大侠无“杀父之仇、夺妻只恨”,不宜也大可不必此时发难,此为确有不厚道之嫌。

也有人触到了他的家世,提及一段令人唏嘘的往事。

据载,1981年7月18日上午,邓小平会见香港《明报》社长金庸,并同其妻子和子女合影。金庸的父亲查枢卿在50年代初,在土改中被中共判死刑处决,这对金庸来说当然是难以想象和接受的悲剧。邓小平主动与金庸谈起他父亲被杀之事,说:“团结起来向前看。” 金庸点点头,说:“人入黄泉不能复生,算了吧!”

不久,海宁县委、县政府与嘉兴市委统战部、市侨办联合组织调查组,对查枢卿案件进行了复查,“才发现”是件错案冤案,遂由海宁县人民法院撤销原判,宣告查枢卿无罪,给予平反昭雪。不过此平反文件语焉不详,究竟是其父不是当地巨富的案情有错,而被违反政策错杀了,还是土改政策错了,地主富农不该杀。金庸得知后,专门驰信海宁县委领导:“大时代中变乱激烈,情况复杂,多承各位善意,审查30余年旧案,判决家父无罪,存殁俱感,谨此奉书,着重致谢。”

2000年年初,金庸在其自传体散文《月云》中写道:“从山东来的军队打进了宜官(金庸乳名)的家乡,宜官的爸爸被判定是地主,欺压农民,处了死刑。宜官在香港哭了三天三晚,伤心了大半年。但他没有痛恨杀了他爸爸的军队。因为全中国处死的地主有上千上万,这是天翻地覆的大变。”可见其“团结起来向前看”的心机之深。

查家有良田3600亩,租户上百,因此按当时的土改政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地主,金庸的父亲查枢卿受过西洋教育,不是那种只有土地、钱财的土老财。查枢卿被平反,已经说明当时用财富的多寡将人分类,决定敌我,最后又将财富多者几乎无区分地野蛮处死是错、是罪,是荒谬绝伦的。可在当年土改中被中共处决的几百万地主、富农,只有一个查枢卿是“错案冤案”吗?若不是邓小平出于统战的需要会见金庸,会有人想起去给这个被杀已三十多年的大地主平反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众所周知,中共从抗战胜利后的内战时期,就在其“根据地”内开始了土地改革,用武力夺得政权后,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又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大规模的土地改革,斗争的矛头直指地主、富农。

中国的地主有多少?中共1948年根据毛泽东指示,规定:“将土改中的打击面规定在新解放区农民总户数的百分之八、农民总人口的百分之十。”按此比例计算,土改中要打击三千多万个阶级敌人。后来中共把打击面缩小到百分之三(不包括富农)。以当年三亿农民参加土改计算,至少也要斗争出九百万个地主分子来。如果加上老解放区的地主分子,再加上新老解放区的富农分子(除去已被处决、批斗与逼迫致死的200余万地主分子),全国的地富分子至少有三千万。(见土行孙《土地改革与社会大监狱的形成》,《争鸣》2011年第12期)

许多民主人士主张“只要政府颁布法令,分配土地,不要发动群众斗争”。毛则坚决反对把土地恩赐给农民的和平土改,他主张组织农民与地主阶级进行面对面的斗争夺回土地。为什么要把土改搞成杀人的暴力运动?

秦晖认为“为什么要搞得那么血腥?农民也许不会为了几亩地‘抛头颅洒热血’,但如果共产党的胜利他们可以得到好处,共产党的失败他们就会有生命危险,那当然他们就会容易被高度地动员起来。因此,一定要搞流血土改。流血土改搞到什么地步呢?一个4075人的村子,斗争中打死了25人,其中只有两个人是地主,四个人是富农,其中有10个叫做恶霸中农,有9个叫恶霸贫农,全村被斗争的户达到332户,被斗争1201人,斗争中的积极分子862人,其中真积极分子271人。在打死5条人命后,这些半积极、假积极的人都交了投名状,最后不得不变得真积极起来了。要让大家抛头颅洒热血一个很重要的条件就是让你没有退路,有了投名状就不怕发动不起来了。1947年4月,刘少奇到晋察冀中央分局讲到,‘要以复查为中心,动员党政军民的力量搞个彻底,所谓搞彻底就是要死一些人,搞彻底了,负担重些,农民也甘心,扩兵也容易。’再三复查的意义并不在于再找一点土地,而是再流点血,一定要形成一种你死我活的氛围,只有这样高强度动员才可以实现。”(《暴力搞土改是逼农民纳“投名状”》,秦晖,《文史参考》2012年第8期(4月下)

这就是中共土地改革的真相,这也是土改血腥暴力的原因。其实从共产党和其武装起家的那天起,绑架、勒索富人就是他们为“革命”筹款的唯一方式。消灭地主阶级是中共早在土地革命时期就打出的旗帜,也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纲领。在战争年代,他们为了吸引贫苦农民加入他们的队伍,更为了能合理地抢劫到维持暴力运转的财富,他们将所有的富裕农户统统说成土豪、劣绅,用他们的头和血来祭“革命”的大纛,用他们的财产来充当“革命”的粮草。实际上地主和农民之间并不是农村的主要矛盾所在,把地主作为封建势力,当作革命对象,完全是别有用心、张冠李戴了。

有人就质疑道“查枢卿生出个会写武侠小说的儿子查良镛,才宣告查枢卿无罪,给予平反昭雪。然而,成千上万的小地主,有的也就也就十几亩田,却统统被刀起人头落,咔嚓了。因为没有生出个会写武侠小说的儿子,就不予平反昭雪?”可又有谁来给他们平反呢?

近年来,胡风案、反右、庐山会议、大饥荒、文革这些共产党制造的冤案和罪恶已陆续得到清算和批判,尽管仍是遮遮掩掩、没有人出来承担罪责,没有人向受害者谢罪。那些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和他们的“接班人”们,还以“艰辛的探索”力图否认、掩盖他们的罪责,死不认罪。但回忆与评说这些运动的文字,已汗牛充栋,浩如烟海,已深深地镌刻在几代人的心田,谁也无法抹去。而整个地主阶级,涉及到千百万人的命运这样重大的历史事件,却罕见有文字记载。对数百万死于非命的冤魂、对上千万侥幸逃过一命、却被“专政”了几乎终身的“罪人”,应该有一个交代。这不仅是对历史的交代、对无辜受难者的昭雪,也是对今后再可能出现的“暴力”、“革命”的一个警戒。当然这对当年的施恶者及他们的继任者无疑是一个噩梦,他们必会用手中的苛政加以阻挠,但这是阻挡不住的历史潮流,“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历史,也只有历史一定能给他们平反。

 

2018年10月31日

—— 原载: 华夏文摘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November 8, 2018
关键词: 金庸 地主 富农 平反
其他相关文章
美国凭什么要抓中国公民孟晚舟?
南京火速立法惩戒“精日” 生效当日一女子因言遭辞退
中国扣押加拿大商人是谁?他声称曾在游艇上与金正恩喝小酒
名校直播班中国走红:屏幕能否改写寒门学子命运
华为资助英国大学研究被指为“军工行动”
平论Live | 年终盘点,2018为何如此艰难?(视频)
林昭:中國的靈魂
民粹主义:从表征到内核 ——读扬-威尔纳·穆勒《什么是民粹主义》
王怡牧师:我的声明——信仰上的抗命
中共踐踏宗教信仰自由超過納粹——評中共摧毀秋雨聖約教會的暴行
秦伟平:华为孟晚舟事件背后针对习近平的生死较量 (本刊首发)
成都秋雨教会被取缔 牧师及会员遭逮捕
改革开放:读懂中国四十年变迁的五大问题
时代杂志2018风云人物:捍卫真相的新闻人
人权运动70年 理想和现实 历史与当下
华为孟晚舟以1000万加元保释金获释,但中美加庭外角力继续
英国脱欧:首相面对不信任投票是怎么一回事?
VOA时事大家谈 | 北京抓人示警美国 贸易谈判成败难料?
牢记历史教训与捍卫开放改革——北京近期政坛诡谲二三事
著名诗人、出版家孟浪先生不幸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