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Diplomacy
China's Diplomacy
推特 臉書  
外交纵横
外交纵横
一战终战百年 中国外交的经验教训
作者:陈奎德 一平


2018年11月11日,世界各国领导人聚首巴黎,纪念一战停战100周年。在纪念人群中,人们看到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德国总理默克尔、俄罗斯总统普京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等人,但是却看不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身影。(AFP)
00:00/00:00
 
点击下面   收听音频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2018年11月11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与世界各国领袖在巴黎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一百周年。(REUTERS)
2018年11月11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与世界各国领袖在巴黎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一百周年。(REUTERS)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一平先生:居美华人作家,学者

一,战战百年巴黎隆重庆典

11月11日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终战一百周年纪念日。世界6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聚集巴黎隆重纪念。

美国总统特朗普,德国总理梅克尔,俄罗斯总统普京等在内的世界领袖前往凯旋门参加纪念仪式,向1914年到1918年年一战期间殉难的1000万名官兵致敬。

二,民族主义vs.国际主义

在这次庆典上,东道主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基调是抨击民族主义,隐然有规劝美国总统川普的“美国优先”之意。人们认为,他们代表了关于国际关系的两种相互冲突的传统思想。

法国所倡导的“巴黎和平论坛”(巴黎和平论坛)的宗旨是“和平与全球治理相联系”。

川普(唐纳德特朗普)对全球治理不感兴趣。他说:“我们绝不会把美国主权让渡给一个未经选举产生的,无法控制的全球官僚机构。

马克龙是美国前总统伍德罗•威尔逊(伍德罗威尔逊)的国际主义的继承者。(当初,威尔逊代表美国参加了1919年的巴黎和平会议(巴黎和平会议)。正是威尔逊提出以“十四点” “计划来构建一个世界新秩序”支持以国际联盟(国际联盟)作为一种新的全球治理形式,从此结束所有战争的想法。

美国参议员亨利•卡波特•洛奇(Henry Cabot Lodge)坚持“我必须优先想到美国”,并宣称“国际主义......让我感到厌恶”。川普秉承洛奇传统,是贯彻“美国优先“和谴责‘全球主义’的总统。

威斯特伐利亚条约迄今仍然有效否?
 
能否在民族主义与国际主义之间找到平衡点?

人们经常使用“自决权”这个词。如果自决权意味着宪政,并让所有公民投票,这是一回事,这是好的。然而如果自决权意味着只在乎我们本族裔的人,那这显然就酝酿了危险。

国际联盟是效率低下、理想主义的,注定会失败。但他们也认为,美国的孤立主义是一个可怕的错误。

三,一百年来:一战,二战,冷战早期,冷战晚期......中国的外交选择

回首一战百年,中国应记取什么教训?

自从庚子年慈禧利用义和团事件,向多国列强同时宣战,导致八国联军入侵,中国在世界上的外交地位处于低谷时期。

后来,中华民国成立,中国外交地位开始上升。

因此,美国采取了一种温和的威尔逊主义。美国加入并事实上主导了新成立的联合国。但书写《联合国宪章》是为了承认洛奇提出的一些更有说服力的反对意见。再也没有人说美国可能会在一个全球机构的强迫下参战,不管国会领导人什么意见。而且,美国维持国际秩序主要不是依靠联合国,而是依靠硬实力——核武器,以及各种国际联盟和在世界各地实施军事干预的意愿。

几十年来,这种锋芒毕露的国际主义一直主导着美国的外交政策——无论是在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的领导下。只有在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后,美国才回到1919年的民族主义。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学会了“像全球主义者那样说话,像民族主义者那样行事”。在克里米亚、在南中国海的行动更能说明俄中。

1)中国(中华民国),在一战,二战中外交决策正确,促进了中国国家利益

中华民国在两次大战中的抉择: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中国选择站在英法美的协约国一边,当时北洋政府派出十五万名工人前往欧洲,支援协约国。战后废除了原先与德国及奥匈帝国签订的对中国不利的条约。在巴黎和会时,中国虽然拒签和约,但仍以战胜国身份,以参加 '一战' 和巴黎和会为契机,开始介入国际事务,参与多边政治游戏,并在国联中积极活动。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与英美盟国共同抗击日本。胜利后,中华民国成为联合国创始国之一,当时国民政府和蒋介石使得中国成为了世界四大国之一,获得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 1945年年,可以说是中国近代在世界上获得地位最高的历史时刻。

2)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共产国家,外交“一边倒”向苏联,成为文明世界之敌。

1949年年中国主席毛泽东听命于斯大林,与国际政治主流 - 联合国军作战,一夜之间中国变成文明世界的敌人。

3)1972年 -  1978年年 -  1989年,中国为抗拒苏联而与美国(及日,欧等)准同盟,提高了中国的外交地位,这是中共唯一拿得出手的外交成果

主要是指的是中国1978年年开始对外开放,与美国共同对付苏联,使中美关系处于“蜜月时期”,与西方世界全面恢复交往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邓小平作出重要指示:“韬光养晦,绝不当头”,使中国避免迅速成为美国的下一个对手。紧接着,1992年邓小平南巡,明确表示中国要全面建设市场经济,使美国认为中国正在向美国的意识形态靠近,从而使中美关系进入了新的蜜月期。

4)2012之后,中共走向了全然相反的方向,至今,出现了被孤立的外交前景

外交选择的基准:

1.价值体系(民主国家间无战争)

2.地缘经济与政治,历史路径依赖

两次大战期间的中国政府都是中华民国政府,与中共政权的意识形态和自身国际定位都大相径庭。

和外必先变内。目前,中国将给出何种答案,无疑将对国家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
—— 原载: RFA(中國透視)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November 15, 2018
关键词: 一战 百年 中国外交
其他相关文章
春夏結繩十二題
特朗普封杀华为,是科技之战,更是一场政治决战
特朗普:中国将被关税彻底扼杀
中国欧盟商会:强制技术转让在中国有增无减
张謇是谁
Google暫停與華為合作 手機不能用Gmail
地主变迁80年:悲情历史与乡绅文化的崩溃
海思的芯片备胎能救华为吗?
民族之殇30祭,黄河在这里拐了弯
中共重提“阶级”,复辟毛时代?
华尔街日报社论指通过逃犯修例等同宣布 “香港之死”
外媒文指中国高官把孩子安顿在美国却高喊俄罗斯是朋友
“抗美援朝”的炮灰—— 读哈金《战废品》
一带一路的前景展望
中国当局展开反美宣传战 网民展开反宣传
台北“六四研讨会” 王丹以十六字揭幕
被美国封杀 华为宣称启动备用系统 战略性部署背后动机受质疑
没关话筒泄天机 立法会建制班长披露中联办才是香港大当家
习近平在最后关头变卦如何颠覆了贸易谈判?
俄总理:俄不会像中国那样封闭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