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推特 臉書  
要闻
要闻
纽时:中国网络审查严重缺人成立“工厂”培训新人
作者:甄树基

media

很多中国网络媒体公司都有自己的内部内容审查团队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刚从大学毕业不久现年24岁的李城志,之前对1989年六四事件知之甚少,也从未听过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这个人,但面上仍然长有青春痘的李城志,经过培训之后,现在已经知道他在网络上应该删掉那些内容,他也知道政府不希望网民谈论一些什么议题。他还相信自己的工作,可以“肯定帮助净化网络空间”。

报道指,对中国企业来说,在网络审查上确保顺从政府意愿是关乎生死的大事。同时,政府要求企业进行自我审查,不少公司不得不雇佣数千人来监管其内容。这催生了一个增长快速、利润丰厚的新行业:审查工厂。

报道指,李城志为总部在北京的科技服务公司博彦科技工作,其业务包括为其他公司承担审查工作。他在该公司位于成都市的办公室工作。那里位于高科技产业区的中心,光线充足,很像北京和深圳等科技中心那些资金充裕的初创企业的办公室。公司是最近才搬到这个地方,博彦的客户抱怨它以前的办公室太拥挤,员工没法好好工作。

报道引述博彦互联网服务业务主管杨潇说:“漏出去一条就是严重的政治错误。”(博彦以签署了保密协议为由,拒绝透露其为哪家中国媒体或网络公司工作。)

中国建立了世界上最广泛、复杂的网络审查制度。在中国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下,这个审查体系变得愈加强大。习近平希望互联网在加强共产党对社会的控制方面发挥更大作用。更多的内容被认为是敏感的。惩罚变得越来越严厉。

李城志这样的从业人员展现了网络审查的极端  它控制着中国8亿多互联网用户每天看到的内容。

杨潇把自己的公司比作为苹果生产iPhone和其他产品的最大代工厂,“我们是数据行业的富士康”。博彦科技在其内容审查工厂雇佣了4000多名像李城志这样的员工,日夜浏览和审查网络内容。2016年,这样的员工只有200名左右。

报道指出,很多网络媒体公司都有自己的内部内容审查团队,有时可以多达数千人。他们正在探索让人工智能来做这项工作。一家大型网络媒体公司的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说,该公司有120种机器学习模型。

但成果是不稳定的。用户可以很容易地欺骗算法。李城志说:“机器人虽然智能,但没有人的思维灵活,它们审查内容的时候漏掉了很多东西。”

博彦科技在成都有一个160人的团队,每天分四个班次,在一个新闻聚合应用程序上审查可能带有政治敏感性的内容。在成都的办公室,工作人员必须把自己的智能手机放在走廊的储物柜里。他们的电脑上不能截屏或发送信息。

工作人员几乎都是20多岁的大学毕业生。他们通常不了解政治,或是对政治漠不关心。在中国,许多家长和老师告诉年轻人,关心政治只会带来麻烦。

为了克服这个问题,杨潇和同事们开发了一个复杂的培训系统。新员工从为期一周的“理论”培训开始,在此期间,老员工会向他们传授他们以前不知道的敏感信息,杨潇说:“我隔壁就是一个大培训室,经常会听到里面的嗷嗷嗷惊讶的声音。”

由于很多年轻人不知道六四事件是什么,杨潇说,博彦科技基于这些信息开发了一个庞大的数据库,杨潇称其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他们还使用反审查软件定期访问被中国政府屏蔽的所谓反革命网站,然后更新数据库。新员工就像准备高考一样学习这个数据库。两周后,他们必须通过考试。

 
 


—— 原载: RFI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anuary 3, 2019
关键词: 网络审查 “工厂”
其他相关文章
委内瑞拉反对派示威,美承认瓜伊多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不排除制裁马杜罗政权
彭湃:從“彭菩薩”到“彭魔王”
重新审视产业政策
美要求结构性改革下吴敬琏吁检讨“国家资本主义”
百余前外交官及学者联署吁华释放加国侨民
朝鲜脱北女孩:从色情直播网站逃离之路
观点:台湾需要展现战略沉着,不亢不卑应对北京软硬攻势
加拿大人死刑案和“冷战对抗”模式下中美加关系
中国2018年GDP增6.6% 虽超预期但创28年来新低
平论Live | 解读2018国家统计局经济数据,到底谁在欺骗谁?(视频)
理论五毛的渊薮 一一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
吹起區選集結號
神化政治大挪移,事违常识必有妖
永存侠影在心田——纪念梁羽生大师逝世十周年
VOA 美不排除派航母通过台海 解放军有信心攻台?台湾禁用华为手机 是国安考量还是政治考量?
RFA中国热评 中国人权经贸双滑坡 任正非否认华为窃密 你信吗?(视频)
美国向北京要求定期审查中国贸易改革进程
中国模式紧日子:勒紧裤腰带+防范抵御“颜色革命”
2020台湾总统大选:台北市长柯文哲想组党
中国人权状况在习近平时期降至“89年民运以来最低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