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毅行18區 吹起反專制集結號
作者:戴耀廷
要透過選舉去突破現在的不民主體制,其實能有的窗口已不多。或許2023年的區議會選舉及2024年的立法會選舉還有一點兒機會,但一旦23條立法完成,港人還能有多大的政治空間實在難料,故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及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差不多已是最後的機會。

要在今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中取得突破,反專制的政治力量必須吹起集結號,希望反專制的市民能踴躍登記為選民及投票。反專制陣營一直的問題不是選票不夠,而是選民不出來投票。因此,成功的關鍵在於反專制的選民能否看到這次區議會選舉在反專制、爭民主的抗爭上的重要性。不單一眾準備參選的朋友及政團要吹起這集結號,公民社會也可以這樣做。其實,要吹響此集結號,由公民社會來做或許更有效。由公民社會中來的,就要到公民社會去。

在1930年,印度的聖雄甘地發動了一次「食鹽長征」(Salt March)。當時的英國殖民政府制訂了《食鹽專營法》,要提高食鹽的價格與稅收,引起印度人民普遍不滿。甘地為反對此法,進行了徒步的抗議行動,經過了24天,步行了385公里到達海邊,每天有數以百計的民眾加入遊行。在過程中,甘地趁勢召開群眾大會,宣傳和平抗爭。最後英國殖民政府迫於輿輪壓力,同意廢除《食鹽專營法》。

在2014年6月中,當時和平佔中也曾舉行「毅行爭普選」行動,由陳日君樞機和朱耀明牧師帶領,與不少市民一起,用了七天時間,到香港不同地區徒步宣揚真普選的理念,鼓勵人們參與在之後舉行的民間公投去決定普選的方案。最後有近80萬人參與了民間公投。

公民社會凝聚選民力量
 
為了喚起市民對今年區議會選舉的關注,我建議香港的公民社會團體也可聯合起來,一起走到香港的18區,吹起集結號。方法是聯合數十名甚至更多名來自不同公民社會團體的義工,每星期天都到一個地區遊行或在該區人流多的地方設置街站,也可在地區的一些公共空間舉行集會,目的都是向居民宣傳今年的區議會選舉、清潔選舉、基層民主、民主區政等訊息,鼓勵未登記的居民(尤其是年輕人)立即登記為選民,已登記的就一定要在選舉日出來投票。希望能由3月底開始,先後巡迴到18區進行「社區民主毅行」。若能與在該區工作的反專制地區工作者合作,相信效果會更好。但我們舉起的旗幟,不是支持某一個政黨或某一名候選人,而是反專制、爭民主,目標是要凝聚選民的力量,讓反專制陣營取得區議會的控制權,重奪社區,在社區帶來真正的改變。

當然我也明白,以這種方式,並不能接觸到很多居民和選民,直接的效用未必很大,但「社區民主毅行」的真正作用,是要吹響今年區議會選舉的集結號,讓反專制選民透過不同媒體知道有一些人,在這麼艱難的政治局面,仍然沒有放棄,堅持繼續用和平的方法去建立香港的民主,盼能重燃他們的希望之火。當然,吹起了集結號,可能人們是聽見了,但還是無動於衷,最後也不會出來投票。但若不去試,就必然會失敗,試了不成功,但也起碼已盡力做了我們所能做的。
—— 原载: 香港《蘋果日報》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February 10, 2019
关键词: 毅行 18區 反專制
專題: 香港動態
泛民倡三方會談 政府未允
民調:林鄭17人班子 16人支持率淨值跌
曾蔭權終極上訴 指原審官引導陪審有誤
旅發局:中美貿戰下旅客料減外遊
李柱銘抗惡法 將晤蓬佩奧
林榮基獲台灣延長簽證兩月
泛民建制就逃犯條例談判破裂
林鄭:沒可能撤回 不存在「死任務」
民主黨提國歌法修訂 政府不支持
佔旺案黃之鋒得直 減刑至兩月
西環宣旨惡法直上大會
中共吹雞 港商要割肉飼狼嗎?
没关话筒泄天机 立法会建制班长披露中联办才是香港大当家
华尔街日报社论指通过逃犯修例等同宣布 “香港之死”
葉劉:中央表態修例 建制全「歸隊」
湯漢籲教友為修例祈禱
羅致光料單程證需求減
禁售逾周 今2899隻活豬貴價應市
60%港人買完新衫未着過
中聯辦封殺台政治書
其他相关文章
张謇是谁
Google暫停與華為合作 手機不能用Gmail
地主变迁80年:悲情历史与乡绅文化的崩溃
海思的芯片备胎能救华为吗?
民族之殇30祭,黄河在这里拐了弯
中共重提“阶级”,复辟毛时代?
外媒文指中国高官把孩子安顿在美国却高喊俄罗斯是朋友
“抗美援朝”的炮灰—— 读哈金《战废品》
一带一路的前景展望
中国当局展开反美宣传战 网民展开反宣传
台北“六四研讨会” 王丹以十六字揭幕
被美国封杀 华为宣称启动备用系统 战略性部署背后动机受质疑
习近平在最后关头变卦如何颠覆了贸易谈判?
俄总理:俄不会像中国那样封闭互联网
贸易战火“炸了营”,习近平紧急开会“保初心”?(視頻)
六四新书发布会:从历史的书中站起来
北京在贸易问题上对美国发动令公众困惑的宣传战
习近平重提阶级再谈初心用意何在
美国下达华为禁令 中方强烈反弹
北京为何推出粮油供应及价格调控应急预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