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ultural China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文化中国
“太监们”早晚要毁掉中国
作者:太阳雨

谁说我沒性生活啊?

古时候帝王为垄断皇宫内的性生活,搞了个太监制度。这看似解决了后宫问题,但事实上并没有,后宫嫔妃们因为极度的性饥渴结果各个如狼似虎,恨不能掏空了皇帝。而皇帝本人,也往往因为纵欲过度,大多英年早逝(以皇帝的生活质量,平均 寿命却只有39岁)。其实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他自己占用的资源太多了。

另外,皇帝之所以任用太监,甚至有时予 以极大的权力,是因为他们认为太监的忠诚度会更高些。“阉人”早在部落文明时期就已出现,当时部落之间抓获异族男性后,有时会选择将其阉割,然后作家奴使用。而丧失男性基本特征的人,也就此失去了抵抗的信念。

“太监”则是帝制的产物,他们几乎已无法离开宫廷,生理上的缺陷让他们难以融入世俗,所以他们往往是最忠实的保皇派。即便至今,我们经常会听到保皇主义者为极权统治辩护,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其实对太监来说确实如此,大清倒台之后,最无所适从的就是那些没有完卵的太监。

如今离大清倒台虽已过去百余年,但是太监文化在中国却始终阴魂不散。当然,过去的太监是生理上被阉割,而如今的这些“太监”,则是精神被阉割。但两者都有某些共通点,比如,都有主子,然后又出身庶民,但決然抛弃阶级立场,鞠躬尽瘁为主子出谋划策,只为求得某种体制庇护,以满足自己超越阶层的优越感。

而这些“精神太监”,现在往往冠以专家学者之名,干着弄虚作假,指鹿为马,愚弄百姓的勾当。比如前几天,中央级主流财经媒体《华夏时报》发表了一篇社保版的“喜迎油价上涨”,标题为:越来越多职工愿意延迟退休,渐进式延退方案今明两年出台。

用渐进式淡化受害者的抵触情绪,再把“强奸”说成是彼此相爱,是专家和御用文人的惯用伎俩。他们凭空捏造了“越来越多职工”,然后恬不知耻地向群众展示自己的谎言。一个国家的话语权落在这些太监手中,那社会就完全堕落了。最近有网友上传了一张路边标语,竟比华夏时报的编辑更为不要脸:自己父母自己养,不推政府不推党。如果真鼓励自立自强,那么政府能不能先做表率,不向人民征税?既然向人民征税,又何来政府养老一说?

专家学者的无耻我是早有耳闻,但从没见过无耻的人究竟长成什么模样。最近让我有幸看到一则热传的视频,是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的。里头四个人在讨论,内容是:中国继解决了挨打问题和挨饿问题后,现在如何解决挨骂的问题。


 

视频截屏

这是一个看似伟光正,却实则荒谬的议题。因为一个国家要解决挨骂问题,是非常恐怖的。美国之所以能成为全球公认的超级大国,主要就缘于他们存在“挨骂机制”。因为挨骂就是批评,如果公权力不能被批判,那会导致什么恶果?要知道,在建国之初的那段时间我们还未解决挨饿问题,大多数人都在挨饿,但那会我们却解决了挨骂问题。

所以美国人压根不认为挨骂是一个问题,特朗普几乎成了“骂星”。如果有人认为特朗普不能被骂,神圣不可侵犯,那他肯定是特朗普的太监。

此外,这段视频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视频中的其它两段笑话。一是他们信誓旦旦地表示,对民主、法制、人权的解释权不能落入西方国家的手里。不能是老外说我们不民主我们就不是民主,必须要平等地使用民主一词,丰富它的概念,中国现在走的就是条民主的道。

他们的无耻,打动了我的笑神经。据2018年的全球民主指数(根据选举程序的多样性,公民自由度,政治文化等指标),中国在167个国家中排名130位,得 分为3.32 (共0~10分,4分以下被判定为专制政权)。

我真的很佩服这些专家竟拥有如此坚实的面皮,一个连普选都还没落实的国家,却扬言要占领对民主的解释权。这简直好比太监趾高气扬地表示要占领对性生活的解释权,说我现在过的就是性生活,不是你们说我没性生活我就没性生活。

另一段笑话是其中一个研究员所举的例子,目的大概是为否定选举在民-主-政-治中的作用。他说自己的外甥女去台湾留学,跟他们的教授讨论两岸政治,对方说大陆没有选举,不能叫民主。结果他自认为他的外甥女回了一段很绝的话,说:你们有选举,但是能选出XXX吗?

这简直太“太监”了,更让人哭笑不得,就像李莲英冠英式民主,说民主有什么了不起,你们能选出英明神武的老佛爷吗?我真是无力吐槽了,作为中国首屈一指的名牌大学的政治研究院,和所谓的中国高端智库建设点,却尽是些偷换概念,拍马奉 承的无耻之徒。明末太监乱政,间接掏空了老朱家的江山,据称顶峰时多达十万之众,光太监就养了六位数。而今这些“精神阉人”,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吧。你们就继续作,中国早晚会毁在你们的手里。

—— 读者推荐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March 2, 2019
关键词: 精神太监
其他相关文章
在中国好戏开场:权力和资本开始互相较量
贸易战 – - 君子干不过流氓,所以换流氓怼流氓
特朗普打算跳出WTO,这届美国太狠,我开始担心咱们的政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