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大饥荒60年】 民间人士呼吁中共直面历史
作者:叶兵
大饥荒60周年 民间人士呼吁中共直面历史
 
北京 — 

20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经过农业集体化和大跃进的中国爆发了饿殍遍野的大饥荒,导致上千万人非正常死亡。中国官方对这段历史持回避态度,将这场非战争时期罕见的饥荒称为“三年自然灾害”。 大饥荒爆发六十周年之际,一批关注中国大饥荒的人士呼吁中国当局正视这段历史,建议在河南信阳或甘肃夹边沟建立中国大饥荒纪念碑,为遇难者默哀,呼吁反思这段历史,悼念死于大饥荒的千万同胞。

专家学者经过研究指出,这场大饥荒并非天灾,而是人祸,在大跃进的背景下,当局一方面过度征粮,一方面封锁消息禁止逃荒,加剧了这场饥荒,在河南信阳尤为突出。由于缺乏食物,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位于甘肃的夹边沟农场,当时关押了三千多名右派,这些右派大部分死于饥饿和非人折磨,如今少数幸存者及后代悼念也被当局阻止。旅美作家王平和一些大饥荒幸存者时常在社交媒体上探讨掩盖大饥荒真相对社会道德风气的恶劣影响,希望还原历史,正本清源。

王平:1958年中国爆发大饥荒,到1962年基本结束,至少有3600万同胞饿死。五年大饥荒,成为我们中国人心中最大的痛,永远的痛。五年大饥荒开启了我们中国撒谎文化,大规模、深入人心、无孔不入。至今60多年大家见怪不怪、无可奈何,欣然接受,从1958年开始流行虚报产量,当时水稻的产量虚报到亩产20万斤,小麦亩产12万斤,甚至还有一流的科学家发表文章支持这种观念。到后来是饿死人不能说饿死,必须报病死。明明是5年大饥荒,说成“三年自然灾害”。

我们几个老同学在一起向政府通过一个公开信的形式提出所谓三个诉求,中国人民的三个诉求:第一,建立中国大饥荒纪念碑。碑的具体地址我们建议设在河南信阳,或是甘肃酒泉夹边沟。第二,希望政府确立中国大饥荒纪念日。建议定在清明节。第三,解禁杨继绳的著作《墓碑》。

那么,60年前的死去的3600万农民的生命有多重呢?通过建立大饥荒纪念碑,通过确立大饥荒纪念日,通过解禁杨继绳的著作《墓碑》,我相信对中国的精神领域的建设、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会有非常大的推动作用。

杨继绳:大饥荒严格说来是1958年冬天就开始(大饥荒)。58年的粮食很多很多,多的了不得。当时说亩产万斤啊,亩产七万斤啊,开玩笑的。毛泽东相信粮食多了怎么办的问题,多吃呗,要综合利用粮食吧。所以老百姓以为粮食多了怎么办?农民就放开斗壁就吃,吃两个月以后,就放开斗壁吃,甩开膀子干。干了两个月就没有粮食了。因为共产党有的是粮食,所以吃完就没有粮食了,到58年冬天就开始大饥荒,59年春天就大量饿死人。

王平:完了之后,事情都在完了之后,每次演讲我提到大饥荒,几乎每次下来的时候都会有个领导来找我说,王老师,饿死人的事就不要提了吧。我们这个年岁的人,50后、60后都是从大饥荒过来的,从小都有挨饿、吃不饱肚子的经历,我们之所以活下来是因为我们碰巧是保城市,牺牲了农村。他们的死某种程度下帮助我们活了下来。我们活过来了,我们欠这3600万农民一份良心帐,我们不能忘记他们的死。

中国大饥荒的零点在信阳,河南信阳1959年的春节前后短短四个月死了105万人,非常非常惊人的数字,很多村庄全部死光了,绝户屯就不用说了,成百上千家,绝户的村庄,一个村庄全死完就不是小数。当时中央是派李先念去解决的,当时有个说法是李先念同志在西路军那么惨,死了那么多人的情况下都没有掉下眼泪,但是在信阳,李先念是双泪长流。有个特别特别特殊的情况,信阳饿死人并不是没有粮食,所有的仓库都装的满满的粮食。老百姓都饿死在仓库的门口,都不起来造反,没有人去抢仓库。当然,实际那几年其他各地抢粮食的情况还是很多,成几十上百起都有。但是当时在信阳老百姓真是非常非常遵法守纪,没有人,宁愿饿死也不去抢粮食。

有一个作者叫杨显惠老先生,他的书叫《夹边沟纪实》,当时三千右派关在夹边沟的一个劳改场,大饥荒之后,好像是饿死了两千五百人,全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最后在里面惨不忍睹,人吃人。很多人就吃了人肉活了下来的。特别特别惨。杨显惠老先生每次跟别人讲课都会是痛哭流涕。你可以想象一个80多岁的老先生倾注心血写出这样一本书,我们真的不会忘记……3600万太多了,手拉手地球赤道可以整整齐齐,围着地球赤道转一圈,3600万人。

我不知道能不能邀请您,邀请所有碰巧看到这个视频的华人、同胞、观众、听众,大家一起做一个36秒钟的静默,我们没有仇,更没有恨,没有抱怨、没有哀伤,我们不要求追究责任,我们不追求任何人的责任,因为大饥荒所有重大责任人都已经作古了,我们只要求承认3600万人饿死的历史事实。让我们用真诚的祈祷来静默这36秒钟。36秒钟,每一秒钟代表100万逝去的生命,代表我们对每一个逝去生命的感恩和缅怀。

 
 
—— 原载: VOA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March 3, 2019
关键词: 大饥荒 60周年
其他相关文章
中国雷艳红副教授直斥“打江山坐江山”的强盗逻辑
跟大家分享我的十个困惑——刘宁荣在香港大学中国商业学院开学典礼演讲
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 (三)
胡耀邦逝世三十周年祭 (音频)
领导是一种什么动物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宣言
纽约时报:为何他们说“只有特朗普才能救中国”?
有這樣的特首就只有這樣的城市
林昭的人格態度 ——紀念林昭就義五十一週年
美批准对台5亿美元军售 蔡英文称来得及时
刘晓波雕像揭幕典礼在布拉格举行
日本人为什么不烧故宫?
畫框以外的故事
中国一带一路与马来西亚恢复东铁项目的时机
胡耀邦逝世30年和六四:一位领导人的逝世如何点燃1989学生运动
胡耀邦逝世30年 官方的沉默和网友自发悼念
平论Live | 1999年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真相到底是什么?20年前,广州三万名大学生游行如何组织的?(视频)
获自由写作奖答谢辞
燃燈、敲鐘、追夢
美国财长:希望美中贸易谈判接近“最后一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