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Ethnic Relations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族群关系
西藏起义一甲子 【音频】
作者:陈奎德 夏明
 

1959年3月21日是达赖喇嘛逃往印度途中的第四天(美联社)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夏明博士,纽约市立大学政治学教授

六十年前的故事:达赖喇嘛率藏人出西藏

1959年3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导致这一悲壮流亡?

一幅凄美悲怆的图景:六十年前,在暴政驱迫下,当达赖喇嘛率领一众藏人出离故园,血泪交织,备极千难万险,逃离中国笼罩,进入世界天地。谁也无法预测:这一支离别家乡饥寒交迫的流亡之旅,会面临怎样的困境,会遭致如何的历史后果?

一、    出西藏事件导致的历史后果及其精神成就

这一哀绝惨痛的悲剧,这一宗教与文化流亡的血与泪,却不期然地浇灌出了一部人类历史上罕见的灵性远播的史诗,一路把其神秘信仰的火种从世界屋脊坠落、散布、燎原至全球,这是人性与神性交相辉映的璀璨征程。

当代,我们注意到了一个世界范围的佛教复兴浪潮。而这一复兴的主要因缘正是伴随着藏传佛教的全球传播出现的。达赖喇嘛以其非凡的智慧、深邃的教义、悲悯的情怀,童真的心灵,幽默的谈吐以及博大宏阔的胸怀征服了世界,把藏传佛教传向了全球六大洲、六十七个国家。他洒播的神圣之种,结出了非凡的硕果。

今天,在东亚以外的绝大多数国家中,人们提及佛教,基本上就是指藏传佛教;而全球如雷贯耳众所周知的在世佛教高僧,就是达赖喇嘛尊者。毋庸置疑,二十世纪达赖喇嘛引领藏人出中国入世界的戏剧性的历程,作为一桩史诗般的人类精神扩展的故事,势将载入史册。

二、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在佛教传播史以及精神史上的地位

1959年藏人出西藏以来,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已经逐渐成了佛教史上的一位划时代人物,从此,佛教由一个地区性的宗教变成世界性的宗教,达赖喇嘛尊者由一位西藏的宗教领袖变成了世界性的精神领袖。

藏传佛教的“复魅”,它在全球的广泛影响,不是像有些宗教的兴起而导致宗教战争与仇杀,他带来的是和平,安祥,慈悲,宽容和理解,带来的是各类宗教间的和谐相处、包容和人类一家的弘大胸怀。这一点,既与藏传佛教的传统及其教义有关,也与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个人的天性、修炼和博大胸怀有关。

达赖喇嘛尊者与世界主要宗教的和谐关系。

达赖喇嘛尊者作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不仅实至名归,而且为这一桂冠增添了来自雪山之巅的圣洁之光。

另外,在其精神成就之外,达赖喇嘛还主导了流亡藏人社会全面民主化,这是重要的政治成就。

今天,达赖喇嘛及以藏传佛教为核心的西藏文明,已经在精神上赢得了世界,赢得了文明人类。环视全球,从民间到政府,几乎众口一词,一边倒地站在达赖喇嘛一边。西藏的深重苦难,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重要焦点。

三、    汉藏关系的前景

汉藏关系是今天的世界绕不过去的问题。特别对中国汉民族而言,更是必须面对的问题。

目前汉藏的总体关系正处于一个困难的阶段,但是,从一千多年双方关系的长程历史眼光看,毋宁说目前状况只是一段短暂的历史插曲。这一困难主要导源于中国内部自二十世纪下半叶以来发生的天崩地裂式的“文明出轨”。六十年前燃起的那一场劫火,虽然其焰已衰,其势已竭,然而在劫灰之上,骇人听闻的灾难仍然在继续。自焚的一百多位藏人的亡灵仍然飘浮在那片废墟上。

这一文明大洪荒所造成的恶果是极其惨烈的,它不仅降灾于汉族本身,同时也戕害到千年来大体和平相处的周边民族。此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是也。它的劫火使藏族地区七千多座寺庙几乎完全化为灰烬(文革结束时,仅存八座),十几万僧尼最后仅剩几千!

目前,这一“文明出轨”已经呈现出“迷途知返”的征兆,中国重回人类文明正道已经势不可遏,那一文明复兴的节日已经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了。中国古谚有云,“五百年修来同船渡”,既然命运把西藏文化与中国文化这两个源远流长的文化在空间上连接在一起了,那么,宿命般地,达赖喇嘛尊者与西藏文明,就将在中国文明通向神圣性的历史进程中,扮演某种天命所归的角色。
—— 原载: RFA (中国透视)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March 14, 2019
关键词: 西藏 起义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