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推特 臉書  
要闻
要闻
中国外资新法或不足以消除美方疑虑
作者:萧洵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刚闭幕的两会记者会上说,要落实外商投资法(2019年3月15日).
 
华盛顿 — 

中国人大周五通过新的外国投资法后,美国商界表示谨慎欢迎。在美中为缓解贸易争端进行紧张关键的谈判之际,这部搁置多年的法案得以快速通过,但批评者认为该法尚不足以消除美方的疑虑。

外国投资法在中国人大会议上仪式性地经过表决通过。该法将于2020年1月1日起生效。

代表美国商业团体对该法案的通过表示欢迎。在美联社的一篇报道中,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副主席欧玉琳(Erin Ennis)称中国通过该法是“树立信心的举措之一。”

美中双方正在为达成一个贸易协议紧张谈判。尽管中国提出愿意通过大量购买美国产品减小两国间的贸易不平衡。但美方强调的结构性改革和协议实施等仍是达成协议的主要障碍。

中国对外商在华投资设限是美中贸易谈判中的一个主要问题。在中国的一些产业领域,外商必须以和中资企业合资形式进行投资,并且往往要求以提供技术转让作为合资条件。尽管有众多外资企业抱怨,也有大量的证据,但中国政府一直否认强迫外国企业转让技术。

特朗普政府依据1974年贸易法中的第301条款对中国在贸易上的行为进行调查。调查结论中包括中国强制美国企业转让技术和知识产权窃取等行为,并因此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进口自中国的产品征收10%到25%的关税。特朗普要求中国在他设定的时间内改变其贸易行为,否则将会对其中2千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从现行的10%升高到25%。

中国正面临经济增长急剧减速,贸易争端给当局带来更大压力。中国政府在这个时候迅速通过外国投资法,并在最后一刻加入美方关切的一些具体问题相关的条款,显然是希望此举有助于双方达成协议,消除针对中国输美产品的关税。

新的外国投资法中,包括了一些外商长期抱怨的具体问题相关的条款,包括禁止强迫外国企业转让技术,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以及扩大外商在华独资经营领域等。

美中贸易谈判涉及的华盛顿智库加图研究所贸易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西蒙·莱斯特(Simon Lester)说,中国通过外国投资立法是一种让步姿态。他说:“中国可以显示其严肃看待并有意解决美方要求的一个方式就是通过这个新法,改进现有法规,尝试以一些让步满足美方要求。”

莱斯特将中国对外国投资立法视作一个好的迹象,但并不足以解决问题。他说:“它算是走出的第一步。还要看怎样实施。我认为许多条款是模糊的,而且也不知道如何执行。”

奥斯汀·罗威(Austin Lowe)在华盛顿从事美中关系方面的咨询分析工作。他在法律网站Lawfare上发表的博文批评中国通过快速立法应付美方关切的做法是失败之举。

许多分析指出该法存在条文模糊的问题。罗威认为这些模糊的条款会对美国长期国家安全造成影响。

该法中有针对外国禁止和限制中国投资进行对等报复的条款。罗威说,这会让人担心,中国会以海外投资遇阻对外国公司进行报复,即便其报复并非基于合理的安全方面的担忧。

罗威还提及该法中有关国家安全的模糊性文字会给当局干预更大范围投资活动松绑。

除了外国投资法涉及的问题,美国还要求中国停止对国有企业以及在新技术领域的龙头企业进行补贴。

目前仍不清楚双方在多大程度上接近达成一个协议。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本周早些时候在国会作证时对参议员们说,双方“仍然有很重要的问题需要解决。”

莱特希泽强调协议执行条款需要允许美国在中国未遵守承诺的情况下,对中国施以关税或其他形式的制裁。双方在执行协议方面仍有很大分歧。

美国商界虽然在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手段有争议,但总体上支持就结构性改革向中国施压。

美国商会中国中心主管王杰(Jeremie Waterman)星期五对媒体说:“我们希望看到系统性的问题,例如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盗用、补贴、数字贸易和数据流等,我们希望这些问题得以解决。”

分析认为,特朗普同样面临来自国内的压力,因此他和习近平都表现出尽早达成协议的意愿。

王杰说,他对美中接近达成协议谨慎乐观。他说:“他们显然已经削掉了一些显著问题。”

不过,一些商业利益团体也公开呼吁特朗普,不应贪快而达成一个模糊的协议,致使中国不公平竞争导致的问题无法得以解决。

星期五,中国人大表决通过外国投资法后,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新闻发布会上对中美关系做了乐观评价。他说,虽然两国在贸易和安全方面还有摩擦,但要人为地把两大经济体隔开是不现实的。他希望双方贸易谈判会有成果。

 
—— 原载: VOA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March 16, 2019
关键词: 外资新法 疑虑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