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c China
Economic China
推特 臉書  
经济中国
经济中国
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生态环境 (音频)
作者:陈奎德 巩胜利
    民众走过贴有习近平照片和中国经济增长情况的宣传海报。(美联社)
点击下面   收听音频

00:00/00:00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巩胜利先生,中国经济评论家


一、民营企业家何以外迁?

外资: 中国外资正以整个产业链相关企业群体外迁……三星、 富士康、优衣裤、无印良品大幅减少中国工厂,耐克、阿迪达斯此前已将生产工厂转到越南。

内资:内资企业有条件的也在设法外迁。企业从谋划迁移到实际搬迁,至少需两三年,因此2019 年起的今后三年,企业外迁潮会一年比一年猛,其后果将比目前能预想到的更严重

1、先知李嘉诚的故事

2、曹德旺的福耀集团赴美投资建厂

3、投资国外与资本出境

4、导致企业外迁之因:中国的综合成本过高,首先是制度成本高;另,中国民族民粹主义泛滥,致外企对中国未来预期不佳,安全感丧失。

二、民营企业的经营环境

中国国家统计局及物流与采购联合会2月28日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2月份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49.2%,比上月下降0.3个百分点,低于预期的49.4,前值为49.5,这是PMI连续第三个月位于枯荣线下方。而且是2016年2月以来最低位,显示中国制造业还在继续下滑。

具体数据显示,大型企业PMI为51.5%,比上月上升0.2个百分点,继续高于临界点;中、小型企业PMI为46.9%和45.3%,分别比上月下降0.3和2.0个百分点,均位于临界点以下。

中国国企和民企经营环境的差异:

国企得天独厚:关于其行业的垄断,关于银行融资的便利,关于“做大做强”—— 因此,由于其垄断性,国家补贴、融资的无限性,….尽管效率低下,国企仍是“中国经济主体”。

民企日益艰困:关于税负,关于融资难, 其外部困难约20%来自于重税,20%来自于干预用工自由的劳动法规与社保负担,还有60%左右来自于官员以检查、整顿、罚款、责令整改、环评标准过高、强制限产、责令停业、拆违、赶人、限制经营范围、限制外来人口子女入学、购房等等各种限制与折腾带来的麻烦,让企业困苦不堪。但仍然承担了全国就业的60% 以上。

法制环境: 政府部门高标准立法、选择性执法,让企业普遍处于违法状态,政府官员随时可上门刁难处罚,这是中国所有民企面临的常态。

三、中国民间经营的制度成本

纳税者的双重负担—— 党政二元体系、两重官僚结构

其成本大幅度直接推高税收

巨额的维稳经费、腐败

政府需养大批冗员以维稳,腐败是专制政体运行的润滑剂,“纵兵劫掠”也是养兵之法。官员权力寻租与蛮横折腾企业带来的负担与损失,

非法治的权力寻租

没有独立公平的司法。政府官员随心所欲的权力之手干预企业经营,以及官吏以执法为名的寻租滋事,最令企业经营者心力交瘁。应对这类骚扰的时间与精力,是企业经营者更大的成本,比法定的高税收与社保更伤害企业。

四、民营企业的出路

1、真正的结构性改革,或称“倒逼式改革”   

2、离场
 
 
—— 原载: RFA (中國透視)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March 21, 2019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