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ultural China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文化中国
「五四」給毛澤東種下了「反孔」種子
作者:嚴家祺

 

 



五四運動和新文化運動,是兩個不同的運動。五四運動是191954日以北京學生為主體的抗議運動,新文化運動從1915年開始,目標是「反傳統、反儒家、反文言」,是五四運動發生的一個背景。在五四運動後,新文化運動受到俄國十月革命的影響,一分為二,一些人仍然主張自由民主,另一些人傳播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這兩部分人在批判中國傳統儒家問題上,有共同點,把反孔的新文化運動的時期,稱為五四時期,有一定合理性。

21
世紀的今天,看20世紀的新文化運動,可以看到,新文化運動對20世紀中國歷史發展有重大影響。新文化運動提倡白話文、提倡科學和民主,到今天,可以說實現了一半。在今天的中國,白話文代替了文言文,科學代替了中國傳統的「國學」。雖然今天還有人使用文言文,還有人沉醉於「國學」,還有人自命為「國學大師」,但只是個別現象。然而,新文化運動的另一半目標,沒有實現,這就是民主。科學精神,也沒有普及。

1919
年,毛澤東二十六歲。191810月至19193月,毛澤東在北京大學圖書館當一名助理員,當時圖書館的館長是李大釗。五四運動爆發時,毛澤東已經離開了北京,回到了家鄉湖南,居住在長沙修業小學的房子裏。在湖南,毛澤東回應北京的五四運動,在當年7月,創辦了刊物《湘江評論》。從毛澤東一生來看,他在五四前後,在北京大學的經歷,對他有重要影響。這一影響,一是從李大釗和陳獨秀那裏接受了馬克思的思想;二是接受了當時「打倒孔家店」的口號。可以說,「五四」給毛澤東種下了馬克思主義和「反孔」種子,但沒有樹立起科學精神,也沒有接受民主思想。

一個人的思想就是一顆種子,隨着俄國十月革命影響的擴大和共產主義在中國的傳播,毛澤東這顆種子在1949年後就生長成了中華大地上「政治動物」棲息的叢林,影響了20世紀整個中國歷史的進程。

毛澤東在文化大革命中,做了兩件與「反孔」息息相關的事,一是批劉少奇的《論共產黨員的修養》,二是發動「批林批孔」運動。毛澤東討厭劉少奇,與他討厭劉少奇大談「共產黨員的修養」有關。「修養」兩字,是傳統儒家思想的核心概念。基督教承認人有「原罪」,希望人信上帝,不要求人進行什麼「修養」,而儒家認為,一個人要成為「仁人君子」,就必須「克己復禮」、修身養性。宋代大儒朱熹更進一步,修身養性,就是「存天理,滅人欲」。1967年,毛澤東對劉少奇的《論共產黨員的修養》作了如下批語:「《論共產黨員的修養》是欺人之談。這本書是唯心論,是反馬列主義的。講現實的階級鬥爭,不講奪取政權的鬥爭,只講個人修養,蔣介石也可以接受。什麼個人修養,每個人都是階級的人,沒有孤立的人,他講的孔孟之道,從封建主義到資本主義都可以接受。」現在看來,毛澤東說《論共產黨員的修養》是欺人之談,並沒有錯。

林彪與劉少奇不同,他幾乎從來不講什麼修養,但在文革中,他讀一些中國儒家著作,請當時中國科學院的歷史所、哲學所的專家給他講歷史、講儒學。在林彪心目中,毛澤東就是反孔的秦始皇,1971年「九一三事件」後,毛澤東知道在林彪遺留下的筆記中,非常推崇孔老夫子的「克己復禮」。而「克己復禮」正是儒家要人「修身養性」的根本途徑。於是,毛澤東在中國發動了一場規模宏大的「批林批孔」運動。

儒家是一種有效維護中國專制政治的意識形態。儒家的「天」,不是神,而是一種對人、包括對帝王有巨大威懾作用的力量。「天理」至高無上,就是帝王也不能違背「天理」。孟子說:「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在儒家的政治哲學中,只有聖人才能成為真正的君王。孟子認為,國君如果言行舉止不配做一個國君,按孔子「正名」的主張,他在道德上就已不再是國君,而變成了一個「獨夫」了。在儒家的政治哲學中其政治理想是君王要實行仁政,這是孟子從孔子的「仁學」中發展而來的,是孟子學說中的「民本」、「王道」等政治理想之一。孔孟之道要求帝王實行「德治」和「仁政」,是為了使專制王朝長治久安,不因暴政而滅亡。然而,從秦始皇到毛澤東,有許多帝王就是不願受這種束縛,就是要排斥、批判這種儒家學說。毛澤東是20世紀中國的秦始皇。秦始皇焚書坑儒、毛澤東批林批孔,其原因在此。

中國的儒家傳統,在國民黨統治的臺灣,還得到保存。蔣介石思想深處,還是傳統的儒家,他雖然做不到「德治」、「仁政」,但知道要實行「仁政」,而毛澤東,根本不信「德治」、「仁政」這一套。

在五四100周年的今天,中國人知道,無論信不信「仁政」這一套,都不能把中國引向政治現代化──憲政民主。在五四100周年的今天,第二次新文化運動,正在以雷霆萬鈞之力在中國大陸奮起。第一次新文化運動「打倒孔家店」的口號是錯誤的,這個口號為毛澤東所繼承,不僅不能把中國引向民主,反而使毛澤東創建的人民共和國成為一個新王朝──紅色王朝。所以,在五四100周年的今天,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就是要剔除儒家維護政治專制的糟粕,剔除「德治」、「仁政」、「克己復禮」這一套欺人之談。21世紀中國的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必將實現第一次新文化運動科學和民主的目標,同時,把儒家追求真善美和儒家的仁愛精神在中國大地上發揚光大。

—— 原载: 蘋果日報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March 25, 2019
关键词: 五四 毛澤東 反孔
其他相关文章
中国雷艳红副教授直斥“打江山坐江山”的强盗逻辑
跟大家分享我的十个困惑——刘宁荣在香港大学中国商业学院开学典礼演讲
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 (三)
胡耀邦逝世三十周年祭 (音频)
领导是一种什么动物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宣言
纽约时报:为何他们说“只有特朗普才能救中国”?
有這樣的特首就只有這樣的城市
林昭的人格態度 ——紀念林昭就義五十一週年
美批准对台5亿美元军售 蔡英文称来得及时
刘晓波雕像揭幕典礼在布拉格举行
日本人为什么不烧故宫?
畫框以外的故事
中国一带一路与马来西亚恢复东铁项目的时机
胡耀邦逝世30年和六四:一位领导人的逝世如何点燃1989学生运动
胡耀邦逝世30年 官方的沉默和网友自发悼念
平论Live | 1999年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真相到底是什么?20年前,广州三万名大学生游行如何组织的?(视频)
获自由写作奖答谢辞
燃燈、敲鐘、追夢
美国财长:希望美中贸易谈判接近“最后一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