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推特 臉書  
要闻
要闻
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被限制入港后因私访问香港成功
作者:自由亚洲电台

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早前被限制入境香港后,日前因私访问香港,成功到香港。艾晓明也计划顺便在香港访问一些记者,他们中有曾在四川大地震期间,采访过被当局控告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四川作家谭作人,也有采访过谭作人一审开庭情况的人,但均遭到婉拒。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本台之前曾报导广州中山大学教授、妇女和公共问题学者艾晓明用了一年多时间拍摄《我们的娃娃》,用镜头纪录地震后灾民的心声及他们所面临的困境,早前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的四川作家谭作人也曾参与协助拍摄此片。艾晓明十月中原计划到香港参加第七届香港社会运动电影节,并播放《我们的娃娃》,而后却在深圳机场被劝阻,并被带返中山大学。艾晓明一周之后因私访友,这次顺利抵港。星期天已回到广州的她告诉本台记者,她星期四下午到香港,除了拜访老朋友外,也有心想访问在四川大地震期间曾采访过谭作人的香港记者:“他的起诉书上写,2008年 512地震后,被告谭作人多次接受境外媒体采访。发表了大量诋毁我党及政府形象的言论,这里的境外媒体包括香港媒体;有记者曾和谭作人一起做过采访,我希望他们能够谈一谈当时的情形。我不需要他们为一些政治敏感问题表态,也不需要他们为此做什么结论。”
 
艾晓明表示,她尝试联络了香港的几位记者却都遭拒绝后,在香港只短短停留两天便于星期六下午回广州:“记者来采访我时,我是接受的,但等到我想采访记者时,就被拒绝了,我觉得这不平等。对待谭作人此案我也这样的想法,当然我相信我的观点会被媒体记者质疑,他们说:记者不能接受采访,他们的上司也不允许他们接受采访。但我是从一个公民,一个独立媒体工作者的角度,我想,许多媒体采访我,我的校长也会不同意,我的单位领导也会不同意。同样地,境外记者去采访很多大陆的人,他们的领导也都不同意,可是,如果我们所有的人都不说话,我们的社会如何去实现这知情权?记者的节目又如何完成?他们的上司及公司又如何向观众交待呢?”
 
谭作人的法律辩护书上提到,5.12地震发生后,被告谭作人多次接受境内外媒体采访,也多次为他们采访调查当向导,如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第一财经日报》、《人与生物圈》等杂志,及香港政府所属的香港电台。无论接受境内或境外媒体采访,谭作人的言论都是始终如一的。而控方却独独强调“谭作人多次接受境外媒体采访,发表了大量严重诋毁党和政府形象的言论” 。艾晓明认为,采访过谭作人的境外记者应该为他作证。
 
曾在香港电台任职的现任香港记协主席麦燕庭对此表示:“我问过他(采访过谭作人的境外记者),他后来去问,也曾经问过他的上司,但是艾晓明已经走了,在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因为他是公务员,要经过上司批准。而上司的批准是要有时间的。我觉得一个基本的权利就是每个人都有接受采访和拒绝采访的权利。谭作人可以,其他人都可以。”

谭作人于今年2月,起草《5•12学生档案》倡议书,呼吁民间进行进行汶川大地震遇难学生校舍工程质量的调查。3月28日,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拘留。8月12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谭作人所传唤证人或被警方控制,或不能出庭。法庭未当庭宣布对谭作人的裁决。谭作人妻子王庆华星期天告诉记者,她两天前接到丈夫来信:“因为他从9月14号之后就听说要检查信件了,检查得比较严了,所以说他就没写了。他说写可能也收不到。”

王庆华表示,她发现几次给丈夫的信当中,提到外界对此案关心的信件都无法成功送到丈夫手上,但她仍然代表丈夫感谢外界对他们所有的支持。

—— 原载: 自由亚洲电台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November 1, 2009
关键词: 艾晓明 限制入港 香港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