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and USA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美关系
近年中国谍案:李洁明策反了俞强声?
作者:刘亚辉

美国前驻中国大使李洁明12日在华盛顿家中去世,享年81岁。

李洁明并没有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对几起关键大案进行详述。其原因是,此书出版前要经过CIA的安全审查,比如说在谈到金无怠间谍案时,他没有提及CIA在日本和香港的工作尽数被金出卖,直到俞强声(中国国安官员)提供情报查出金无怠。

《正在进行的谍战》提出一个问题:中共政治局委员俞正声的胞兄俞强声是被李洁明一手策反?

李洁明在《中国通》回忆录中说过这样一句话:对于任何一件事情的发生,都有三个版本:你的版本、我的版本和事实真相的版本。

从这句话中我们很难看到有关金无怠和俞强声的事实真相版本,也可以说,以上一篇章对金俞两案的介绍,不是“你的版本”,就是“我的版本”。那么,我们不妨可以推测出李洁明没有说出来的“事实真相版本”——俞强声就是李洁明一手策反的,要不就是他参与或遥控策反俞强声的计划和行动。

因为从李洁明动不动就拿金无怠间谍案说事儿,就可以看出他没有直接说出口的实情,他不肯说出真相的原因,一是他不得不顾及到美国的安全检查,二是也不得不遵守CIA的相关规定。

看看李洁明是如何谈论金无怠一案的。

一、在陈文英间谍案出现后,李洁明说,“这件事真是糟透了”,并大骂那两个史密斯(另一个是I·C史密斯)和克利夫兰是“大傻瓜”,一个女人竟然“把他们当猴儿耍,给了他们一些变了味的虚假情报,而他们竟还自鸣得意,径直把这些‘情报’上报给白宫”。 美国媒体随后报导说,有情报专家将此案与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中国间谍金无怠案相提并论。

虽然美国媒体没有指情报专家就是李洁明,但从I·C史密斯接受PBS专访时不同意把两案进行对比,便可以推断出那位情报专家应该是李洁明,原因有二,一是李洁明刚骂完史密斯,二是史密斯亲自参与了侦破金无怠间谍案。史密斯当时说,金无怠是为中国当间谍的,而陈文英既不是为美国工作,也不是为中国工作,她只为自己工作。因此,两案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二、加拿大特工作家霍夫曼撰写的《内部间谍--金无怠和中国对中情局的渗透》,曾获得当过美国驻中国大使的CIA老特工李洁明协助。既然霍夫曼还采访了参与和逮捕金无怠的FBI探员,还有必要请老特工协助么?要知道FBI调查金无怠是从1981年末开始的,直到1985年秋逮捕,这期间李洁明并不在CIA,而是在当美国驻台代表,可以说李本人对金无怠案并不非常了解。

但李洁明对俞强声却非常了解,这才是霍尔曼要感谢李洁明协助的主要原因。甚至,我们完全可以认定,霍尔曼在书中对“飞机人”一章的精采描述,特别是美国特工与俞强声秘密接着联系,乃至最后被策反的过程,几乎就是老特工李洁明和他手下人的“杰作”。

三、1986年9月5日,《洛杉矶时报》引述一名美国政府官员的话说,俞强声即是揪出金无怠的人。不少人都认为这位政府官员应该来自情报系统,而情报系统对有关中国问题最有发言权的就是李洁明了。那时,李洁明正在美国国务院任职,同年出任驻韩大使。

四、1990年3月17日,李洁明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一篇文章说,金无怠的被捕,“乃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渗透中国国安部的一次精采表现。” 现在已无法检索到这篇文章的全文,但可以把李洁明这种兴奋的口气,理解为他是在为自己的精采而喝彩,因为CIA对中国的渗透,完全可以说成是李洁明对中国渗透,CIA在中国的情报网就他一手建立起来的。

《正在进行的谍战》揭露近年中国谍案。

《内部间谍》一书说,在美国总统尼克松1972年2月访华后,华盛顿开始在北京设立联络处,李洁明于1973年到1975年期间,出任CIA派驻北京联络处的首任代表。

该书明确指出,俞强声是被联络处的CIA特工所吸收,显然是指李洁明的“继任者”。至于李洁明本人是否参与策反俞强声,霍尔曼也吞吞吐吐。但《内部间谍》认为,俞强声很可能是在1981年被中情局收买的。而1981年李洁明正好开始当美驻台代表,可以说他完全可以摇控驻华使馆的特工,通过他早已建好的情报网来完成对俞强声的策反。

最后,套用一下李洁明所说的三个版本,本书的“间谍版本”结论是:无论俞强声是李洁明一手策反的,还是他间接策反的,这位在中国搞了几十情报工作的老特工,每每提起金无怠,其潜台词都是,“别忘了俞强声,别忘了中国的情报网,那可都是我一手打造的。”

坊间版本:俞强声投诚把CIA乐坏了

也许是普通百姓太想了解这位“太子党”叛逃美国的真相,于是坊间出现不少有关俞强声的传闻,其中《中国变节者之俞强声》一文描写得非常生动,我们不妨也来娱乐一下:

1985年的一天,美国中央情报局忽然接到了一个来自美国国内电话,有人自称是俞强声,要向美国政府投诚。这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人一听这人叫俞强声,马上就是又惊又喜,还充满了犹豫。

这位大名鼎鼎的俞强生是中国安全部门负责美国情报工作的总负责人,外事局主任。有这样的重要人物来美国投诚实在是出乎美国情报部门的意料之外。美国中央情报局马上就成立了特别部门,一定要重点保护好这位负责美国情报的中国情报官员,争取他的全面配合。

经过特别安排,美国中央情报局很快就见到了这位自称是俞强声的人,经过反复鉴别,美国中央情报局确认这位就是货真价实的俞强声。这样的人物向美国投诚可是第一次,而且他的身份又如此特殊。美国国会马上就通过了特别法案,让俞强声的安全和身份得以安全的解决和保护。

李洁明去世,生前不受中国政府欢迎

美国前驻华大使李洁明11月12日在华盛顿家中去世,享年81岁。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特别发表声明,推崇他致力推动美国与东亚国家关系的贡献。但《正在进行的谍战》披露:在所有前驻华大使中,李洁明在中国政府是最不受欢迎的人。

《正在进行的谍战》披露,李洁明自认的几个得意之作包括:在冷战时代开辟美国与中国的情报合作,联合获得前苏联的情报,这个专案就是李洁明发起的;组建中央情报局驻北京情报站。

李洁明曾说,他30年在北京设计的情报接头地点(交接点)30年后仍然还有效;他还拜见韩国全斗焕总统,当面要求这个独裁总统放弃武力镇压学生运动,韩国拉开民主化进程;在台湾海峡两岸之间搞平衡,全力维护台湾的利益,并借重台湾制衡中国;1989年出任中国大使时,正赶上中国国内发生事变,有关方励之在使馆避难的事情,是他任上的事情,最后,他与方励之闹得很不愉快。

李洁明1928年出生于中国青岛,童年是在中国度过的,生活在中国的外国人社区,也等于生活在孤岛上。他自己也承认,尽管在中国生活很多年,但跟中国人的接触非常有限。

14岁时,李洁明返回美国读书,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加入中央情报局,效力长达25年,20世纪70年代老布什出任美国驻中国联络处主任时,李洁明以中情局情报人员的身份一起赴华工作,1989年再次以美国驻华大使的身份重返中国,至1991年离任,其间经历了尼克松访华后中美关系最剧烈动荡的阶段。

希拉里在声明中,称李洁明是美国“最佳外交官之一”。她说,数十年间,李洁明协助 建构美国与东亚国家的关系。希拉里说,李洁明是许多杰出外交官的启蒙老师,也鼓舞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问题专家。剧烈动荡的阶段。

2004年5月4日,李洁明的回忆录《中国通:亚洲冒险、间谍与外交生涯九十年》出版。

退休以后,作为最具权威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李洁明近年来常常在媒体上就美中关系等问题发表评论。

不受中国欢迎的人

李洁明在天安门事件之后的几个月里坚定地倡导人权,并确保美国公民和大使馆人员的安全。

《正在进行的谍战》披露:在所有前驻华大使中,李洁明成了在中国最不受欢迎的人。以前的美国驻华大使卸职后都多次回到中国参观访问,或参加研讨会等学术活动。比如曾在人权问题上攻击中国的洛德先生,近年也曾几次应邀访华,惟独李洁明无人邀请。

《正在进行的谍战》中已多次提到前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凡是美国一出现有关中国间谍的案子,这位被称为美国最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就会站出来发表一番评论,而且动不动就把金无怠间谍案搬出来,进行一番对比。因此很有必要在此介绍一下这位“中国通”。

 2004年5月出版的李洁明回忆录《中国通:亚洲冒险、间谍与外交生涯九十年》(China Hands: Nine Decades of Adventure, Espionage, and Diplomacy in Asia),为位老间谍详细介绍了自己从事情报活动的一生。

从1940年离开中国一直到1972年,他再也没有回到中国,但他的一个耶鲁大学同学则一直生活在中国。因为这位名叫杰克·唐尼的同学,是在朝鲜战争期间对中国搞情报活动时被中国人设计了,然后被从空中打下来坐了牢,直到尼克松和基辛格承认他是中央情报局派的间谍之后,中国才放他走人。这时他的刑期也快满了。

差不多就在唐尼获释回家的时候,李洁明坐着火车来到了中国。他是1949年之后,美国中央情报局公开以合法身份第一位派驻中国的特工,是中央情报局驻北京情报站的站长,也是基辛格安插在中国的人,作为中美两国最高层进行直接联系的幕后沟通管道。据李洁明说,他负责接受和发送的绝密情报,他自己都没有资格看的,只有大使才有资格看。

李洁明是在朝鲜战争爆发后开始转向研究中国问题的,后来曾到香港、万象、马尼拉、汉城、台北、东京、北京等地任职,都是以外交官身份为掩护从事情报活动,他的真实身份是中央情报局的中国问题专家,从事针对中国的秘密情报活动。他是在耶鲁上大学时决定加入中央情报局的,耶鲁向来与美国情报界有很密切的往来。耶鲁大学校长的闺女就曾经是为美国情报界工作的。

有意思的是,李洁明的秘密情报特工的身份是他在中国的时候被曝光。中国最高层只有极少几个人知道他的秘密身份,但是,在20世纪70年代的时候,《华盛顿邮报》曾经发过一篇报导,披露了中央情报局在世界很多地方的特工的身份,其中就包括李洁明。从那以后,李洁明在不再做秘密情报工作,而是在中央情报局做公开的情报分析工作。

李洁明的几个得意之作

李洁明在北京做情报工作的时候,美国前总统老布什曾是他的顶头上司。布什当时是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后来,布什回国出任中央情报局局长,又再次成为李洁明的上司,他们俩自此解下渊源关系。此后,李洁明的几份工作:美国驻台北代表、负责东亚太平洋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驻汉城大使、驻北京大使、国防部副部长等职,都是跟布什有密切的关系。

对于中国人来说,大陆人和台湾人对他的评价几乎是完全对立的。李洁明在台湾非常受欢迎,而且,他在台湾觉得是座上宾。但是,由于他强烈的反共立场和言行,已成大陆不受欢迎的人。

王力撰写的《1973—2005美国驻华大使传奇》一书说,在所有前驻华大使中,李洁明成了在中国最不受欢迎的人。以前的美国驻华大使卸职后都多次回到中国参观访问,或参加研讨会等学术活动。比如曾在人权问题上攻击中国的洛德先生,近年也曾几次应邀访华,惟独李洁明无人邀请。

书中在介绍这位CIA出身的驻华大使时指出,据采访过李洁明的人说,李洁明一生搞对华情报,最有收获的时期有两次:一是文化大革命期间,他在香港收集到不少情报;二是1989年5月至6月北京发生政治风波期间,他作为大使指挥手下四处打探,摸到不少情况,及时报回了华盛顿。

从上面这些文字中,我们差不多可以看清李洁明这位中国问题专家的大概轮廓了。不过,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李洁明并没有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对几起关键大案进行详述。其原因是,此书出版前要经过CIA的安全审查,比如说在谈到金无怠间谍案时,他没有提及CIA在日本和香港的工作尽数被金出卖,直到俞强声提供情报查出金无怠。

—— 原载: 明镜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November 19, 2009
关键词: 中国谍案 李洁明 俞强声
其他相关文章
李洁明传奇人生:既反共又坚持与中共对话
我认识这个人——俞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