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eopolitics in Asia Pacific Region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亚太地缘政治
白宫特使访朝与六方会谈的前景
作者:刘柠 加藤嘉一

刘柠:加藤君,你好!12月10日,美国白宫特使博斯沃思结束了对朝鲜为期三天的访问,离开平壤,接茬巡访韩、俄、中、日等国家,通报与朝鲜的会谈情况。据发自平壤的新华社报道,博斯沃思本人称,“双方的会谈非常有益”,但对于会谈的具体对象及内容则三缄其口。另据韩联社报道,博斯沃思此番会见了朝鲜第一副外长姜锡柱和副外长金桂宽。二人虽被认为是金正日身边的外交政策责任者,但博氏却未能获得金正日本人的接见。联想到不久前同样作为白宫使者的前总统克林顿,因遭朝方逮捕的美国女记者问题访朝,不仅获得的金正日接见,且一起合影留念,供媒体发表,多少感到某种“温差”。这两天,陆续有些西方媒体,开始零星报道博氏平壤之行的一些情况。但一个总的感觉是,博氏平壤之行的成果,似乎并不像其对媒体所透露的那样“有益”(useful)。请问你如何看这个问题?

加藤:刘柠老师,您好!对于刚刚结束的博斯沃思访朝,我的总体感觉:是美朝以及其他六方会谈中的部分成员为此付出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才实现的,说明朝核问题的前景不容乐观,还要走难以想象的过程。我很久以前就听到有关人士的讨论,比如“博氏非要与金正日会见不可”;“博氏与金将军会见不现实,顶多见到外交一把手姜锡柱”;“如果博氏去,那一定要让朝方承认重返六方会谈,否则去不了”等各种传言。结果,博氏果然只见到了姜锡柱,达成的共识也情理之中,即朝美双方确认了六方会谈过程的重要性及履行2005年“9・19”共同声明的必要性等基本立场。与各国的期待及所付出的沟通成本相比,此番访朝成果显然微不足道,也看到了特使博斯沃思行动范围的局限性,形势仍然充满着未知数。

之前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意外”访朝对朝核问题的解决本身起到哪些作用,一直是有争论的,只是让我们发现金正日将军的身体状况“似乎”好转了一些。有一点是肯定的,博氏访朝绝不是美国单方面的外交举措,是各成员,包括主席国中方派出温家宝总理、戴秉国国务委员等关键人物去说服朝方尽早重返六方会谈,美日韩研究一份“旨在结束朝鲜核武计划的路线图”等,为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而付出的结果。博氏访朝前后,他紧接着对韩国、中国、日本、俄罗斯其他所有成员国“汇报”其成果本身意味着朝核问题不可能在朝美“当事者”之间得到解决,而需要其他所有利益攸关者积极的支持与配合。

博氏访朝是否“有益”,我也持有怀疑的态度,尚有待观察,现阶段也无法了解博氏所掌握,汇报的“情报”是什么。不过,据我观察,各国正为重开六方会谈努力发挥各自的作用是积极的迹象。况且,围堵朝鲜的国际环境及舆论相对来说也是有利的,通过“对话”,而不通过“制裁”、“压迫”等方式促进局势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例如,美国奥巴马总统对“和平解决核问题”的姿势很清楚;中国说服朝鲜并重开六方会谈的意志很坚定;日本政权交替后,民主党领导对朝鲜的政策与态度变得相对温和了些;被号称“亲美”的李明博总统提出“妥协方案(grand bargain)”,尽可能采取对话路线;朝鲜也承认重返六方会谈的“重要性”。

现状表明,“制裁效果论”逐渐淡化,通过对话与协商迫使朝鲜务实履行“9・19”共同声明的气氛正在被酝酿。我个人判断,朝鲜“暂时”重返六方会谈的筹备必须进入后期阶段,剩下的是朝鲜方面的判断力。朝方是否向博氏传达了要求美国签订和平协议的信号?美国向朝鲜给予了哪些与“安全保障”、“经济支援”相联系的“回报”?中方作为会谈主席国,在目前情况下能否起到最后的领导或协调作用?既然博氏访朝的重点在于“重启六方会谈”,那么,中方的作用是不能没有的,之前有识之士们所讨论的“六方会谈崩溃论”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和形象。

刘柠:种种迹象表明,博斯沃思此番访朝,是一次非同寻常的访问。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有很强的试探性色彩——双方都在试探对方的底线。博氏自己也说:“这次是预备性对话,不是谈判。”那么,既然是试探性的“对话”,其目的原本就在于沟通,也就不必强求什么成果。虽然博氏自己把对六方会谈重开的必要性及履行2005年“9•19”共同声明的必要性的确认作为此番访朝的“成果”,但由于朝方并未做出复归六方会谈的明确承诺,更没有时间表,所以与其说“成果”,不如说是成果的胚芽——它有可能发展成为成果,但也有无果而终的可能性。华盛顿的策略显然是,一方面敦促朝鲜回到六方会谈,同时确认其弃核的真实意向。但关于弃核的具体手续和“回报”问题,将在六方会谈的框架内协商,借此促成朝鲜对六方会谈的回归。但对于“回归”的动作本身,鉴于以往的教训,美方似乎并不准备给予回报。

而对朝鲜来说,通过此次博氏访朝,实现朝美双边接触的“惯例化”乃最大的诉求。因为只有如此,才可望摆脱六方会谈的束缚。同时,从博氏对媒体透露的有限的信息中,我们可以看到,此次平壤的要价其实是朝美和平条约的签署和朝美邦交正常化。对此,也有来自韩国(韩联社)的消息称,美朝已达成共识,适当时候将启动四方会谈。所谓四方会谈,指1953年在朝鲜战争停战协定上签字的四个“当事国”,即朝、韩、中、美。尽管目前无法确认该消息的真实性,但从逻辑上说,倒颇符合朝鲜的心迹。早在几年前,六方会谈正紧锣密鼓的时候,朝鲜便屡屡透露过停战协定签署国单谈的意图。这样的话,无疑有利于更快、更直接地切入朝美和平条约。

但问题是,假如上述消息的真实性多少靠谱的话,它与六方会谈的关系是什么?是平行关系(同时展开),还是线性关系(即以四方会谈作为六方会谈的继承形态)?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日本与俄国怎么办?六方会谈的框架中好像并未规定退出机制。还有一个问题是,中国怎么办?众所周知,中国是六方会谈的主席国,但如果到了四方会谈,中国的角色又是什么呢?

当然,在朝鲜真正踏踏实实坐回到谈判桌之前,所有这些不确定性因素都将是流动的。而朝鲜将会以何种形式落座,六方会谈?还是从六方切入,以四方落地?抑或是朝美双边谈判的“惯例化”?至少在目前的阶段,出口尚不清晰,或者说是“开放性”的,三种可能性俱在。我觉得还要看进一步的发展,包括中国的反应。

加藤:我很同意您的观察,博氏此番访朝局限于所谓“加强沟通”的层面,双方都在试探对方的底线。“六方会谈”在解决朝核问题上的地位和作用显然也是可变的,本质上讲,它本身也是解决问题的途径之一,不应该被绝对化。当然,六方会谈所承担的责任是长远的,就像有关专家经常讨论的,将来把六方会谈发展成东北亚多边安全保障机制。但同时,东北亚各国目前所面临的目标无疑是朝鲜方面的弃核,签订和平协议以及美朝、日朝关系的正常化。那么,解决的途径不应该是单数的,需要多方面的渠道,六方会谈只不过是相对符合“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多边平台而已。我个人认为,此时此刻,各国有必要把政策优先顺序率清楚,包括朝鲜问题中核问题的优先地位;美国奥巴马政府对外政策中朝鲜问题的优先地位;东北亚安全保障路线图中朝鲜弃核的优先地位等,否则各方付出巨大的沟通成本后才试探出来的“底线”也无法起到相应的作用。今天先说到这里吧,我们继续观察,谢谢刘柠老师。

—— 作者惠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December 17, 2009
关键词: 白宫特使访朝 六方会谈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