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石曉在美國最大航空博物館展示B-29結束二戰和抗戰的重要性
作者:北明

今天是人類第一顆原子彈投放70週年,是上個世紀那場世界大戰結束的開端。石曉決定到史密森研究中心的美國最大的航天航空博物館,為華人執行一個使命:在對日本投下第一顆原子彈的轟炸機旁,用英、中、日三種語言展示一個事實:美軍不得已投放的原子彈結束了曠日持久的侵華戰爭。

 

他事先做好了三個牌子。因為估計博物館不準攜帶任何招牌入內,他把三個牌子分別做成兩種模式,一種在博物館外面展示,另一種在裡面B-29旁邊展示。

 

這個博物館位於維吉尼亞州著名的66號公路52號出口附近。一到博物館停車場停好車,他就從後備箱取三個出牌子,在博物館外一字排開展示並拍照。然後,他把牌子變換為在裡面展示的模式,走進博物館。他曾經在中國歷史博物館工作過,他知道全世界博物館都不許私帶招牌展示。雖然明知必定遇阻,還是決定一試。

 

這個博物館是美國政府機構,攜帶包的進門要檢查。果然,剛一排隊等候檢查,門衛過來指著牌子問這是什麼。簡單回答後,門衛明白,石曉是希望通過他的行動和互聯網,使大陸華人看見這個把中國從日本侵略災難下解放出來的轟炸機。警衛說,不行。但是我叫我們的管理人員來看看

 

警衛微笑著,很禮貌;石曉也微笑著,很禮貌。警衛打過步話機,石曉和警衛耐心等候。一個高大的黑人管理人員走上來,絕對不笑,也不羅嗦,說:不能行。這是規定。您能聽我解釋一下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嗎?”“不,不能。無論如何,任何招牌不能帶進博物館。”——意料之中,石曉表示服從,拿起牌子,轉身出門。後來當石曉帶著照相機再度走進博博物館排隊接受檢查時,他前面的一個參觀者被安檢要求把書包裡的一個標識拿出來,才能進去。那是一張信紙一般大小的標識,不知道寫的是什麼。

 

石曉出博物館正門後,回到停車場去把招牌放下。一路上,他把英文牌子向迎面走來的參觀客展示,並不失時機地問他們: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你知道B-29 轟炸機嗎?一群一群的孩子準備進入博物館,石曉舉著牌子讓孩子們識讀,然後問孩子們的老師,你們看見這牌子上的字了嗎?看見了,老師回答說。雖然不能在博物館裡展示,石曉利用一切機會使人們看見他用這種方式陳述的這個事實:他先用備好的膠帶,把英文牌子固定在自己車的後備箱位置,以便任何路過的車輛和人看得見。再度空手進入博物館的路上,他不失時機地與人聊談這個事實。進門前,遇見幾個東方面孔,一問之下果然來自大陸,他立即告訴他們:你們來的正是時候,今天是第一顆原子彈投放日本70週年的日子,你在這個館裡可以看見70年前扔下原子彈結束二戰的那架美國B-29轟炸機!舉凡聽他這番話的人,都紛紛點頭,是的,我看見了。是的,我知道這個日子……

 

這架B-29轟炸機名叫依諾拉·蓋(Enola Gay)。今天,在博物館各類飛機中,依諾拉·蓋身前和翼下的兩層空地上,參觀者最多,拍照的人也最多,保安人員也最多。人們大都興致勃勃且安安靜靜,上下左右端詳這架飛機。如果碰巧你不知道為何這麼多人在這架飛機前逗留,保安人員會告訴你這架飛機的歷史以及今天的日子。參觀者中,垂垂老者特別顯眼,他們的蒼蒼白髮和躬駝身背似乎在鉤沉七十年前的記憶和歷史的滄桑。

 

義諾拉·蓋是銀色的龐然大物,整個博物館中,她若不是最大的飛機,也是最大飛機中的幾個之一。除了她碩大的機頭,她還有四個帶螺旋槳的機翼,就像四個小型護航機,一邊兩個,平行列陣與她的身邊。

 

依諾拉·蓋,是個女人的名字,蓋,可能是歡呼的意思,一位美國人站在蓋的身邊這樣回答石曉:我是說,當時的英語大概就是這個意思。關於依諾拉·蓋這個名字的來歷,石曉比這位老美知道更多,也更有意味,顯示了駕機執行這次使命的飛行員的信心和底氣:“這名字應該是飛這架飛機飛行員的母親的名字”,他說。

 

石曉的歷史感和他對二戰、抗戰終結的知識,使他選擇這樣的行動:單槍匹馬,三個牌子,五個小時(往返),大庭廣眾,為的下展示一個歷史事實。而且在明知不可能的情況下,還是要這樣選擇。另一個他堅持表達自己這個重要見解的原因,可能是背景式的:石曉是一個飛機愛好者,一個專業飛行技師,在阿富汗戰爭中,他曾經在戰地為美國政府修飛機。他自己還造飛機,這消息遍穿他的友人圈子,拭目以待中,一架真正的小型私人飛機,已經快要在他那濱州山頂的宅子附近落成了。石曉喜歡飛行器大概不亞於萊特兄弟,他尤其看重依諾拉·蓋!絕非情人眼裡出西施,石曉確實認為這位空中女士的龐然絲毫不影響她的優雅,而她那銀色的身軀不僅優雅,還是正義、勇敢的象徵。

 

面對納粹的侵略野心,愛因斯坦早在二戰爆發前,就號召人們拿起武器,消滅納粹,以便制止戰爭。人們沒能響應愛因斯坦的號召,在和平時期就訴諸武力制止戰爭。但是在中國抗日十四年後,面對半壁山河廢墟,面對已經死去的千萬人口,以及依然沒有休止的死亡,誰能放棄手中在握的結束戰爭的方式?誰能忍看死亡繼續?誰能站在道德高地,無視每一天炮火下的不斷增加的屍體?魔鬼只能聽懂魔鬼的語言,人們終於被迫擁有了使用魔鬼語言的勇氣。打開的是關閉潘多拉盒子的盒子,飛出的制止罪惡的罪惡。如今人們知道這是一個極為艱難的抉擇。和平之後的事實,正如生於奧地利的猶太人哲學家波普爾針對納粹發動戰爭、導致人類發明並使用原子武器,而曾經沉痛斯指出的:納粹成功地降低了人類的道德水準。斯言誠哉!這是思想家的深刻所在。

 

石曉不是沒看到這一層,不過他說:“沒有她,死的可就不只20萬!她是為了結束死亡而投放原子彈的,而且她確實結束了二戰敵我雙方無休止死亡,她終止了戰爭,她最終帶來了和平。”石曉說。他總是對朋友,這樣說。

 

 

                                     2015年8月6日星期四

                                    於美國國家航天航空博物館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August 6, 2015
关键词: 石曉 博物館 二戰 抗戰
其他相关文章
走向帝制(1)
共产党就是杀人党 ——苏阳《文革期间中国农村的集体杀戮》
民主派的前世今生
文习会 韩中共同呼吁关系重回正轨
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之争
公开“大驱逐”视频的艺术家逃离北京
监管的过度与不足—再谈幼儿园安全
“限韩令”下的韩流产业能否重回中国市场?
欠债近5亿元,贾跃亭被列入“老赖”黑名单
“煤改气”闹剧亲历记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 ——中日关系一瞥
真正的发达国家 会不计成本地做三种付出!
运动型治理机制
黄帅:12岁小女孩“反潮流”成为学生英雄
接受中国富商捐款的澳大利亚政坛新星下台
大饥荒时期出生中国人 中年后易失忆
水滴直播:监控视频大家看 “被直播”凭什么
那些在美国大学里痛苦挣扎的中国留学生
抄家 (二)
抄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