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History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历史
史詩巨卷《浩氣長流》美國首展側記 (四)
作者:北明

 

 
《浩氣長流》遠航美國最終展出的經歷富於傳奇色彩,期間三次接連遇到阻遏有半途而廢之險。第一次是人為錯誤導致浩畫入關困厄,第二次是飛來橫禍導致人員遇險,第三次是專制惡行勒令停展導致嚴峻抉擇。翰墨難隨九鼎淪,丹青總賦五嶽尊,《浩氣長流》巨卷既然誕生,自有使命,志在昭示歷史真相而必行人間正道,它沒有理由不在逆境中挺住。

 


秋已立,煙霏雲斂,天高日晶,豐草綠縟而爭茂,佳木葱蘢而可悅,

大自然從不爽約,一切都是天意。

——王康,2015年8月18日,寫於回絕當局停辦畫展的要求之後。

 

 

浩氣長流登陸困厄記

 

浩氣長流遠航美國最終展出的經歷不凡,期間三次遇到半途而廢之險。三次全部發生在臨近展出之前。第一次是畫作進關。大陸運輸出關,貨物內容一覽填寫本應是「繪畫複製作品」,卻誤為「畫布材料」,這下撞上美國「反傾銷」進口入關政策。浩畫越洋運輸走的是海路,而且要自己到港提貨,消息傳來,美國主辦一方負責聯繫到港提貨的籌展人員閆文鼎說,「也許問題不大」,「跟驗關代理說明情況應該可以」。

可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萬一因貨物填寫錯誤不能入關,兩個多月籌辦努力全部無效,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紀念活動只能落空。應該修改發貨提單!但是聯繫之後發現,提貨方無權修改發貨提單內容。連忙聯繫大陸方面採取行動:台灣、美國、大陸三方郵件往復協調,還發去了英文修正函,卻因為貨已上路,等於木已成舟,這一輪努力幾乎沒有結果。接下來是第二輪努力,聯繫驗關代理,解釋情況,閆文鼎事先已經聯繫了驗關代理,但是這家代理公司因為曾經有過此類經驗而受罰,手續費用都收了,無論如何不肯妥協。其時貨已經到港,等待上岸,這真是到了緊急關頭!美國的兩個團隊無人能夠想像經過兩個月量體裁衣、精選訂做完成的四百米畫作,繞過半個地球抵達後,不能登陸!

閆文鼎是亞太二戰浩劫紀念會成員,前國軍海軍陸戰隊中尉,國軍將門之後,劍氣蕭心,義膽柔腸,不過人在外邦,生不逢時,台灣老朋友說他若生在辛亥革命時期,埋在黃花崗的烈士必定不是七十二個,而是七十三個;大陸朋友說,他若生在抗戰年代,定然戰死沙場榮列國軍抗戰殉國將領名單;大陸另一個朋友說,他若八九年在天安門,可能已經為阻擋解放軍車進城而飲彈身亡了。總之他有一腔沸騰熱血報國,無足夠耐心與平庸的麻煩周旋。再說其時他人在台北,有勁使不上。主辦一方領銜人王康則不諳英文,更一籌莫展。

陳壯飛博士出手了。如前所述,他是主辦另一方領銜人,他的二戰浩劫紀念會團隊成員稱他們的這位領隊「傑夫大叔」(Uncle Jeff)。地球物理學博士傑夫大叔和美國政府「山姆大叔」(Uncle Sam)形似而神異,高大結實卻富有親和力,善決斷同時集思廣益博採眾長,在華府藍營眾望所歸。而且絕非偶然,他也是國軍之後;更非偶然(同時也不可思議)的是,他與王康一樣,為這次畫展,不僅面對母國壓力和某些官方約束而敢擔當,且有躬親任勞之能。

 
 

24:亞太二戰浩劫紀念會主席陳壯飛博士在浩氣長流美國首展開幕式做開場演講,陳述抗戰歷史,列數國軍將士為之付出的傷亡代價以及全國平民損失。Kelly錄影,北明截圖

 
 
 

25:國軍閆修篆將軍之子閆文鼎(右)和國民黨元老熊式輝之子熊園傑(左)在抗戰勝利台灣光復70週年浩氣長流美國首展開幕式上做服務工作。

他們是亞太二戰浩劫紀念會的核心成員。北明拍攝

 

可是這次麻煩太新鮮,見多識廣的傑夫大叔也沒經驗,更沒有可諮詢的關係和信息,連從何做起都一無所知。陳壯飛博士於是坐在他波托馬克河岸宅中,採納最原始的辦法:翻出黃頁電話本,從上千國際貨物入關代理公司及其電話中,選出臨近巴爾迪摩港口的,一一打上對勾。然後挨個把電話撥過去。他準備跟這些公司一對一鏖戰,說明情況,請求通融,或徵詢解決辦法。

第一天,播了十數次通電話號碼,把情況從頭到尾重複陳述了七、八遍,得到的回答大同小異:違反海關政策,不能通融。各別冒險躲過貨物抽查而賺錢的代理行問:多少「畫布」,多大尺寸,多重分量,價值多少?一聽貨物不過一個貨櫃,價值不到兩千美元,就斷然拒絕:賺錢太少,不值得冒險。那一天,陳壯飛電話打到第九家,得到的結果只是與黃頁中無量公司名稱及號碼雷同的信息:三家代理行名稱及三個電話號碼。好像八桿子打不著,不過據說,這三家代理行或有經驗對應「反傾銷」政策。

兩個團隊數人繼續分工合作,忙於各項籌展事宜,只有他們的傑夫大叔知道事態嚴重性:如果找不到一家願意代理入關的公司,便將任罰出血將錯就錯,浩畫也不能登陸。陳壯飛次日又坐下來,拿起了有些沉重的電話聽筒。接聽電話的第一家代理,如同日前的九家,一聽「畫布」兩字,不問對錯緣由,一口回絕。

還有兩家可以諮詢,成敗再此一舉。不知道傑夫大叔當時什麼心情,也許根本沒時間有心情,他放下電話,重新戴上老花鏡,看準所剩兩個號碼之一,再度撥了出去。

——浩氣長流的好運氣第一次應驗了。陳壯飛博士後來說,這家公司專門代理藝術品進出口,驗關,名字就叫「國際傑作」(Masterpiece International)。博士後來說這話時,磁性聲音中,載着歡樂跳動的音符。他說,他們仔細問明情況,查閱了陳壯飛提供的所有單據,確認貨物來自中國大陸,重慶托運,深圳出港,國際傑作提供了解決辦法:請發貨機構修改發貨單上貨物名稱。修改的名字都提供了,而且名副其實:中國畫複製品(Reproduced Chinese Painting)。

——繞了幾乎地球一周,回到了最初的辦法:修改發貨單! 

可能隨意修改已經上路而且到港的發貨單嗎?大叔心裡犯嘀咕,他不知道深圳方面曾經為了糾正錯誤之請,而要求重新辦理所有手續、重新交付托運費用,從而導致重慶團隊只好放棄努力的前科。但是為防止再出意外並提高國際傑作的信心,他不厭其煩,用地道的英語再度強調,此「畫布」是真品複製,並擴大談話內容,介紹這作品進關訪美用途:紀念二戰結束抗戰勝利七十週年以及展覽時間和地點,新聞發布會情況,他甚至把印有浩畫樣板的廣告宣傳單頁也傳過去了。

看了宣傳單上的英文字和招貼畫,這家代理行從電話裡傳來了非常自信的口吻:我們專門做繪畫藝術品進出口,經手全球成千上萬作品,涉獵世界各地文字語言,經常會有作品名或作家名拼錯的情況,改錯的事時而發生。更重要的是,我們在美國海關有良好信譽,既然確實填錯了,修改就是必須的。抽查率是百分之二十,可能一路暢行,即便抽查到了也無妨,我們相信你的解釋,確認發貨名單寫錯的可能性。這通電話打得時間不短,陳博士一顆懸了幾天的心開始回落。放下電話,他一口氣不敢鬆,連忙與王康聯繫:轉請深圳發貨方,修正單據上貨物的名稱,「告訴他們,這是美國海關代理行的要求」。

這次一順百順而且頗為高效:大陸那邊接到通知請求的次日,也就是陳壯飛打電話的第三天,傳來了修改好的發貨單據。第四天,陳壯飛出門上銀行,電匯驗關各項手續費用。不日,在多次忙亂之後的又一通忙亂後,浩氣長流四百米精選畫卷,終於正式登上太平洋彼岸新大陸,只待盛裝出展。

傑夫大叔陳壯飛連鬆口氣的感覺都沒讓兩個團隊成員知道,他能親躬便親躬,能擔待就擔待,如同他不久後獨自在家中桌上,用不靈光的手指,以繡花的耐心,一一補貼修正三百多廣告單標識一樣,此次畫展,志在必成,為此,只有他貼腫的手指知道他的良苦用心。

 
 

26:義人大都是孝子。浩氣長流畫展開幕後的一天,義人陳壯飛攜同自己白髮蒼蒼的老母親到展地,一幅一幅看畫,一段一段回顧抗戰歷史及相關人物。王圖拍攝

 

浩氣長流人員遇險記

 

浩氣長流這一年在美國首展遭遇的另一次危機,純屬意外。得從製作畫架說起。

早在400米精選畫卷登陸之前,它的嫁衣,布展的畫架製作工作就啟動了。這項工作是賓州建築師黎瑾先生(及其助手石霄先生)承擔的。黎瑾在賓州蘭卡斯特一代以出色建築師聞名;美國多以木材為建築材料,黎瑾因其建築知識和經驗衍生的木匠手藝高超,在業中坊間有魯班傳人之譽。他一方面為工具的現代化導致手藝簡化而哀嘆,一方面堅定不移地使用各種現代化工具,讓他的作品在古樸造詣之上陡增現代簡約風格。他隨來自大陸,竟也是國軍之後:父親抗日時期打過崑崙關台兒莊會戰,加入過印度遠征軍。他本來不是任何團隊的成員,主動請纓製,設計並製作畫展木架。聽說王康有意為他爭取勞務費,黎瑾急得不行,當下電話裡傳來了他上海普通話口音的爭辯:你們都為《浩氣長流》盡了那麼多力,不要剝奪我們盡這麼一點義務的權利。

結果是黎瑾和石霄自願加入王康梯隊,成為諸多義務勞動者中一員。

 
 

27:這是黎瑾的傑作之一。從設計到施工,他是濱州蘭卡斯特一代著名建築師。

郭恩陽拍攝

 

相對於黎瑾多年來自行設計施工的那些那結構複雜的建築和精緻的木製作品,做些畫架子,如其所言,是「一點」義務。不過,殺雞用牛刀,李瑾一上手,這格局就定了。據說他在農村當知青時,就厭宰雞而近牛刀:只要一政治學習,他必定打盹兒,只要一傳來木工勞作或機械聲,他立刻清醒,天生是個不見皇帝只看寶座的Handy Man(能工巧匠)。可是無論平地起了多少豪宅,對這168個數量重於質量的簡單木架,李僅敬業一如既往。上天知道,他不是在做畫架,他是在完成一次對抗日先烈的祭奠儀式。

他先借下了自己朋友,當地一位銀行家的1827年建造的近兩百年老倉房當車間,那是一個座落在濃蔭綠葉間的高大古樸的建築;接著,他搬來了自己的現代化木工工具設備,在車間鋪陳開來;然後與石霄一起,到美國最大的家用工具連鎖店「家得寶」(Home depot)選購木料。他選擇了質地非常好的杉木做材料,而且要求木料絕對上乘,有癤子的不要,有裂紋的不要,稍微彎曲的也不要,他們把木料一根一根過手檢查,淘汰率極高,落選木料在身旁地下摞疊半人高,看得家得寶店員直瞪眼,直到他們選材完畢,把落選的木料一一歸位碼齊,店員才鬆一口氣。木料、設備、車間既定,黎瑾根據技術需要,開始設計標準化作業台,他先確定技術和尺度,再畫圖紙,最後依據圖紙,做了一個浩畫木架專用的工作台。這項發明設計是木工專業與設計智慧的結合,使得浩氣長流木架製作所需的刨、車、銑、鑽、磨、粘、卯等各項技術流程化、簡單化、效率化,以至長於思想而手腳笨拙者如王康,也能按照規定動作一展身手。

木架製作開工後不久,兩個團隊一行人到這高古闊大的車間去參觀,怎麼也沒料到看見的竟是近兩百年老圓木建構的高大建築裡和馬蹄鐵隔間旁,如此簡潔、利落、通透的勞作場地和近乎精雕細琢的優質畫架。一行人聽完介紹,看完示範,圍著做好的部分畫架和架子下面的木製花壇,異口同聲,以中英文兩種語言噴出最多的詞兒是同一個:「過於好了」「Over-qualified」,接著齊聲勸誡黎木匠:不必如此費力費精神。

 
 

28:黎瑾製作浩氣長流畫架的工房,是一位銀行家農場裡的兩百年老建築。

助手石霄臨時出門,王康前來幫忙,戲稱勞動改造。郭恩陽拍攝

 
 

 

29:自稱老木匠的黎瑾,為到訪的浩氣長流籌展一行人

介紹並示範浩氣長流畫架製作過程。郭恩陽拍攝

 
 

 

31:抗戰勝利七十週年浩氣長流美國首展前,王康(老康)到黎瑾的工房充當

製作畫展框架的助手,完工歸去前,黎瑾贈老康打油詩一首,以示勞改結業。

 

浩氣長流畫卷已經成功登陸,不久168個展架外加幾十個承重花池也做好了,只待三小時車程運到展區,就可安裝掛畫,萬事大吉了。

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了。毫無徵兆。

連續一個月的勞作之後,黎瑾夫婦到藍脊山上小憩數日,然後踏上返歸路。就在他們行進途中,一輛全速行駛的大型道路維修卡車,強行換道,撞了一輛小車,此後維修卡車緊急剎車並陡然失控,在它疾速大幅扭曲旋轉時,又被另一輛車撞到了半人高的高速路隔離牆上。事故發生在隔離墩另一邊的495南向高速路上,與在495北向路行駛的黎瑾夫婦本來無關。不巧的是,大型維修卡車在撞擊隔離牆時,甩出了一個巨大沉重的鐵皮工具箱,工具箱被甩出後從空中飛躍高速路的隔離帶,破入495北向高速,幾乎與此同時,工具箱裡面又甩出一個巨大的千斤頂。工具箱和千斤頂兩個重物,分別借助強大慣性,直對黎瑾夫婦行駛的小車飛來。說時遲那時快,黎瑾夫婦未及反應,工具箱頂已經以加速度的重力,從他們車前方破窗而入,迎面砸下,與此同時,千斤頂砸向司機座後的車門窗。

等於突如其來同時挨了兩發砲彈轟炸,導致司機位置上的黎謹前後兩面同時受敵。高速路上這樣的橫禍,不存在樂觀的想像空間,誰都知道結果是什麼。

這次橫禍乃是這幅巨卷美國首展遇到的第二次危難。 黎瑾夫婦苟有命難,浩氣長流就是折斷雙翅的鷹,在它十年難產的殉難畫家(婁山)名單旁,還得加上一個出展殉難名單。還原歷史真相的史詩巨卷浩氣長流逆境中誕生,逆境中出展,它的阻力從未減小,但是它的神奇運氣即便在這鐵板釘釘災難面前,也未示弱——

在黎謹夫婦反應過來之前,巨大的工具箱已經把車前窗連同前頂砸得稀爛,同時,千斤頂則把司機後座門窗砸毀。——這是一次牽涉兩面高速公路、大小五輛車,八、九個人的大型交通事故,黎瑾夫婦那輛天下最結實的德國造沃爾沃,當時就報廢了,可是工具箱毀了車前部之後沒能進入車內,而千斤頂砸毀車後部之後也失去了衝擊力,落在了車外。前後兩面受衝擊的司機黎瑾本人因而毫髮無損!他瘦小妻子只是被砸掉的後視鏡撞了一下肋骨,稍有不適。

消息幾分鐘後傳到王康美國梯隊,最不信神的人也要祈禱感恩,也許是由於495南向路正置下班高峰期,他們不能全速行駛,也許是因為德國造的沃爾沃車體結實,成為血肉之軀的保護,在許多也許之外,最應感謝的是上帝,它借助各種看似偶然的因素,讓這標準的飛來橫禍,變成了一個難以置信的飛來奇蹟。翰墨難隨九鼎淪,丹青總賦五嶽尊,浩氣長流既然誕生,自有使命,志在昭示歷史真相而必行人間大道,它沒有理由不在逆境中借助神力挺住。

 
 

30:這輛結實的沃爾沃(左)幾天以後在飛來橫禍中徹底撞爛,車上黎瑾(右)夫婦

毫髮無損。此圖中車和人,是車禍發生前在藍脊山上的留影,

冥冥中為幾天後的車禍留下了紀念。郭恩陽、北明拍攝

 

浩氣長流美展受阻記

 

         過關斬將,化險為夷,浩氣長流終於來到為它量體裁定的美國大華府地區展廳,它正式登堂上架,盛裝完備,黎瑾的祭奠儀式圓滿結束,開幕式號角就要吹響。符咒居然又來了。

這一次既不是人為錯誤,也不是飛來橫禍,是專制惡行。

謹言慎行不是王康的性格,也不是他的意志。他有句名言:「中國人說中國自己的事兒還吞吞吐吐,太窩囊。」他拒絕窩囊。不過這一次為保險起見,作為展覽籌辦人之一,在浩畫出關下海前,他始終不對華府之外的各巡展地承諾展出事宜。而對大華府地區展覽的承諾,是因為這個籌展計劃一年前就啟動了,期間因場地緣故而中斷。今年(2015年)逢抗戰七十週年,為首展籌備再上日程,他必須事先承諾。但是他始終擔心畫作在大陸的選擇、設計、校對、印製乃至運輸任何一個環節中,遭官方阻撓而導致承諾無效,失信於方家。直到400米浩畫精選印刷複製完畢,他依然不敢放心;繼後400公斤重的作品從重慶陸路運輸到沿海深圳準備下海,他仍舊未吐一字;終於深圳所有手續辦理完畢,畫作順利出關,輪船下海啟航了,他才卸下心頭重負。連夜電話知會各地朋友。

812日,距開幕式只差三天,美國大華府地區楓紅初上時節,布展基本完畢,只待迎迓中美抗戰將士及各地嘉賓,剪彩開幕。王康這日清早起身,習慣性地打開電腦,信箱裡看見重慶一位老朋友的來函,內容非同尋常,是轉達政府有關負責人對王康做出的「正式決定」。

這個來自官方的「正式決定」是:停辦畫展,而且立即回國。如不立即回國而堅持畫展,今後不能再回國。

抗戰陪都重慶文化研究中心主持人王康,一介布衣,與本文介紹的所有其他人物不同,他不是國軍後代,是囚犯的後代,他出生不到兩個月,父親就因政治原因被大陸當局關進牢獄。三十九年後,他自己也淪為大陸當局通緝犯——因在大學期間參與八九年中國民主運動而遭追捕,他此後輾轉各處,地下流亡十年。子曰:「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大陸49年淪陷後世風澆薄,人心向壞,國邦無道,淪陷伊始就呱呱落地的王康,本是中國儒學大師唐君毅的侄子,祖上書香門第,在「新中國」必定淪為賤民,這不是他的恥辱,這是他的榮耀。「我不是這個國家的公民,我是它的囚徒」。王康因為明確反專制而擁抱當局給他的卑賤地位、反動身份和坎坷命運,大學畢業後他自絕於體制並棄絕所有體制內待遇,大陸中國世無道而反人類,對此,他從醒悟之日起,就自動出局,直面各類迫害,卻不以「冤枉」自況。飽讀東西人文經典,以人格獨立、湛思通識聞名遐邇,卻不求聞達,不隨人俯仰,不曲學阿世更不委屈自己,他發誓專制不廢,不著書立說。他坐言起行,半是由於恃才傲物,更是由於覺悟徹底,他謝絕過中國大記者劉賓雁發出的到北京人民日報社做編輯的邀請,也拒絕過出任四川政協委員的正式邀請。卻從2005年起,因努力恢復民國抗戰歷史真相並承納這座戰時首都的歷史氣脈,自八九之後再度領眾人先而成為重慶靈魂人物。

那個清晨,在美國華盛頓郊外的結廬,他看完當局對他的決定,吃了一顆定心丸:該來的終於來了,再也不必為歸去與否糾結了!

這是浩氣長流美國首展的第三次危機,級別最高也最嚴峻——後據可靠消息,警告與威脅來自中國國安部和北京最高當局,而非重慶地方政府,更非地方官員個人意志;其砝碼也最重:不是多繳納一兩次浩畫入關罰金或報廢一輛德國名牌車可以平衡的,乃是以一個生於重慶長於重慶鍾愛重慶,一生依傍這座山城者被迫放棄生存水土,以病老之軀,語言不通之狀,顛沛異國他鄉為代價的。

雖然如此,這次危機之安然度過,是三次危機中最為乾脆、簡捷、迅速而舉重若輕的一次。時窮節乃現,一一垂丹青。王康的書生本色和好漢氣質,在背水路斷時刻再度顯現:看完當局給他的正式決定,他沒猶豫,甚至沒沉吟,幾乎不假思索,當即「步其韻」簡要奉复:不能從命。

「我是當局警告的見證人」,黎瑾告訴大家說。當局的警告從電子信箱傳來時,黎瑾正在王康處歇腳——那場車毀人在的橫禍飛來又飛去幾天之後,他再度出車,運送畫架到展地並進而指揮畫卷上架,當晚他借宿王康的結廬——無意中成位這官方指令函件的第二個閱讀者。

長時間的、熱烈的掌聲是三天以後,8月15日,從浩氣長流美國首展開幕式上響起來的,是出席者們對王康不從命決定的熱烈回應,不少人熱淚盈眶。王康在開幕式演講中公佈了當局對他的決定,同時公佈了他對當局的決定。他的決定是:

浩畫美京展覽為諸多台灣朋友與我共同舉辦,旨在紀念抗戰勝利暨台灣光复70週年,天經地義,任何人不能阻止;至於我個人,中國在我心中,我到哪裡,家鄉就在那裡。」

 
 

32「我們過了70年才為時已晚地意識到,否認中國偉大神聖的抗日戰爭,否認領導了那場神聖偉大戰爭的中華民國政府、中國國民黨和蔣中正先生,就是否認中華民族和中國的歷史……王康在浩氣長流美國首展開幕式做終場演講,解讀抗戰價值,呼籲大陸當局公正對待這段歷史,順便公佈了中國當局關於停止這次畫展的要求和他拒絕此一要求的決定。

20分的演講多次被掌聲打斷。北明錄影並截圖

 

幾天以後,掌聲從沉陸深處響起——人們冒險傳遞他在開幕式上的演講文稿。二戰結束、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的紀念與慶典資格,屬於浴血抗戰的國軍和領導抗戰的國民政府,而共軍和延安當局如今大閱兵,公然竊取他人抗戰功績和勝利桂冠,但是幾乎天下人都看見都知道,閱兵式中那些對準民眾的刺刀、警犬、崗哨……是他們無地自容的掩飾和鐵證。抗戰真相水漲船高,民國時代浮出水面,但是謊言依然當道。俄羅斯作家索爾仁尼琴指出:「對一個國家來說,擁有一個講真話的作家就等於有了另一個政府」。在抗議官方謊言,發出歷史正聲,莊嚴紀念抗戰勝利七十週年這件事上,代大陸民間發出正聲,從而成為中國「另一個政府」的人,是王康。

王康並不輕鬆天下有道則現,無道則隱是一回事,被當局阻止回國是另一回事。王康做出決定最初並沒有計劃公佈這個消息,也避免向媒體透露此訊。在開幕式進入倒計時的最後三天裡,他沉默但難以入眠,從容但極不平靜。黎瑾,以及王康的許多在美國的朋友都是另一個事實的見證人,這個事實是,在他那個叫做「結廬」的居所客廳裡,兩面牆壁被圖片貼滿,一面是他今生今世的老朋友老同學,另一面則是他的生身父母和家人。他試圖讓自己依然生活在故鄉。

         無論他人如何看取和評論,重慶團隊十年辛苦有一次交代,70年紀念沒有虛度。

        除了良知,王康還有鄉愁,除了鄉愁,他還有所有文明事業領銜人物都有的朝霞與共的樂觀精神:「祖國是人的根,鄉愁是最美好的催眠。每天到樹林走路,知了叫得跟沙坪壩的知了絕對一樣,聽着就像回到重慶一中自己家院。只有愚蠢自私的人類才發明出國界……」這是他此前六十多年人生中,從未使用過的語言。

多難興邦,殷憂起聖。浩氣長流這個總想為抗戰歷史言說真實的傻孩子十歲了。這一年的初秋時分,是王康流亡的真正開始,也是他善待流亡的開端,都是因為這個傻孩子。「秋已立,煙霏雲斂,天高日晶,豐草綠縟而爭茂,佳木葱蘢而可悅,大自然從不爽約,一切都是天意。

 
 

33:文本作者北明現場採訪工作照。Kelly 錄影,北明截圖

 

(全文完)

記於抗戰勝利七十年,20158月初秋

 

注:王康非常得意黎師傅的認可,他歸來後寫道:「黎瑾與石霄為《浩》畫美展打製木架,石霄赴某地參加飛機聚會,文鼎送予往賓州蘭城補其位。黎瑾不嫌予笨,允充下手,得以勞動改造五日。日出而作落而息,出力流汗,樂莫大焉。臨走,予請黎瑾手簽“勞改合格證”,又意外得詩一首。師傅有贈,敢不回敬?」於是他回敬黎師傅詩一首,曰: 「百年老棚門大開,雲影樹陰穿堂來。 刨屑飛旋見本色,鑽孔穩慎出良材。 頻繁往复不枯燥,時有清風過樓台。 一瓶礦泉付仰脖,師徒歇氣語天外。」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September 3, 2015
特別專輯: 抗戰勝利70年
二战结束70周年——台湾社会的不同记忆
台湾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军力展示登场
马英九:历史不容篡改 中华民国主导了抗战
台湾纪念抗战"异见"多
抗戰中國的精神堡壘
中国拉开纪念抗战结束70周年帷幕
哈佛教授称国民政府赢抗战 奠定中强国基础
中国37位抗日名将的抗战决死录,悲壮得让人想哭!
沒有重慶 中國早已亡國
日本为什么不道歉?我们呢?
紀念抗戰勝利暨台灣光復七十週年紀念
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怀念我的父亲
骗 者 获 胜
抗日胜利果实被盗窃举证
抗戰勝利七十週年(之一)
《浩气长流》——抗日战争的忠烈祠
川人抗日付出的血肉、血汗与血泪
模糊混乱的抗战叙述
抗戰勝利七十週年(之二)
对日本投下的原子弹,是正义还是罪恶?
抗战结局:中国惨败于苏联侵华——斯大林主义与日本军国主义共同侵华史
纪念反日本军国主义战争胜利70周年
巨幅画卷描绘超党派中国抗战史
安倍战后70周年谈话 (中文全文)
又見浩氣長流
抗戰勝利七十週年(之三)
战犯楼
为什么应该恢复抗战胜利纪功碑
祭拜桂林七星公园八百壮士墓和三将军墓
纵览中共抗日
抗戰勝利七十週年(之四)
美国才是抗日的中流砥柱
国共抗日战绩之研究——计算国共两党的诚信指数
國民黨為什麼還不開除連戰的黨籍?
关于二战的两个迷思
海外「民国派」学者辛灏年抵台演说
“保閱兵藍”與法西斯
不为和平而谈——日本投降之后(三)
抗戰勝利七十週年(之五)
連戰出席閱兵 並沒有個人身分可用
红色的阅兵式,蓝色的抗战史?
美国三位前总统后代抵台出席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活动
西南联大的路:谁说中国政府不重视教育?!
兩篇抗戰英烈紀念文章
西方国家普遍抵制:北京大阅兵遭遇俄罗斯综合症
"光复委”与《黄花岗》杂志在台湾举行纪“念国军抗战,光复民国大陆”国际研讨会
为最终彻底消灭法西斯而努力
纪念抗战胜利,怀念郑老伯
协商不出民主——日本投降之后(四)
陳瓊書與習近平:一場巾幗與鬚眉的戰爭
閱兵藍簡史
台公布 “习马会”闭门会议马英九发言内容
杨小凯与刘道玉
因为我们没有共同的历史记忆
抗戰精神與統一理念 ——郝柏村答記者問
拉长版的‘’14年抗战‘’心怀叵测
其他相关文章
海外华人学者谈巴黎声明与保守主义(视频访谈)
好汉们轶事
中國當局大規模封殺大陸微信自由言論群
從「共和國功臣」上街看中國人權運動缺憾
“不要相信我服罪” ——匈牙利紅衣主教閔真諦的故事
金棕櫚 · 葛底斯堡賦; 詩樂短片《我是王維林》
金棕櫚 · 葛底斯堡賦
從天安門到葛底斯堡
致萬潤南先生
「士不可以不弘毅」 ——在劉賓雁良知獎特別獎頒獎會上的發言
感謝有你 ——記念RFA同事馬平(王環)
「阿婆」的詩香
史詩巨卷《浩氣長流》美國首展側記(三)
史詩巨卷《浩氣長流》美國首展側記(二)
史詩巨卷《浩氣長流》美國首展側記(一)
石曉在美國最大航空博物館展示B-29結束二戰和抗戰的重要性
突然攪動百多維權律師意欲何為?
『誰丟失了中國』
我是王维林(诗乐短篇)
寫給五毛,說說洗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