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History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历史
纪念抗战胜利,怀念郑老伯
作者:林晓

 

 
我一直不知道郑老伯的全名,只知道他保定炮校毕业,官拜国军少将,郝柏村当军长的时候,他是副军长。

认识郑老伯之前,我们先认识了他的儿子皮特和孙女菲比。

一九九一年我接到了印第安纳普渡大学的聘书,去那里的数学系担任AP (助理教授),大约相当于中国讲师的职位。那一年我们的孩子丹尼尔四岁,让他在了一个音乐班报了名,还给他买了一架电子钢琴。孩子开始并不怎么喜欢上课,后来在音乐学校里认识了他的第一个女朋友后,就对钢琴学的越来越认真了。

丹尼尔在音乐学校的女朋友就是菲比, 和他一样大, 也四岁了。菲比的爸爸叫皮特,来自台湾,在印第安那波利斯的一家飞机发动机公司工作。看到孩子们成为朋友,两家大人也很快变得亲切起来。皮特和他的太太普莉希拉都是基督徒,周末请我们到他家去作客,于是我们欣然答应。那天我们去他家吃晚餐,按照美国习惯,带了点水果和冰琪淋。菲比的爷爷和奶奶也和他们住在一起。皮特向我们介绍到,菲比的爷爷姓郑,于是我就叫了一声郑老伯。郑老伯问我是那里人,我说南京人。郑老伯若有所思地说他很怀念南京,在那里打过仗。我就问那是哪一年, 他说是民国二十六年。啊,那就是一九三七年了。忽然间,我对眼前这位老人肃然起敬。

皮特给老伯和我泡了茶,我喝着茶问郑老伯从南京是怎么撤下来的。郑老伯说那时他是邱清泉手下一个山炮连的副连长,在雨花台支援步兵作战。从雨花台撤下来的时候。中华门的城门被关上了,在城外叫了半天,守城的部队说没有命令,不准开城门。正在山穷水尽的时候,一个士兵在护城河里找到了几条装桔子的小船,于是他们就把山炮卸了下来,上面用桔子盖了, 一直沿着护城河划进了长江。好在那一天日本人军舰还没有过来, 撤到了浦口没几天,南京就沦陷了。老伯不无侥幸的说,那一次如果守城的士兵要是放他们进了城,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我对郑老伯说您和日本人打过仗,就是抗日英雄,这世界上所有守卫过南京的人,在我的心中都是最可爱的人。郑伯母也看出我说的是真心话,就拿出了郑老伯年青时的照片,说老头子曾经官拜少将。

我读研究生时,曾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图书馆里读过关于南京保卫战的历史,所以对一些细节还略为记得。就对郑老伯说,镇守雨花台的是黄埔三期的朱赤和德械师,是南京打得最英勇的,另外打得激烈的是光华门,郑老伯看我对历史细节知道的如此之多,好象突然找到了知音,他说皮特对抗战的事一点也没有兴趣,还是你懂历史。

吃饭的时候,郑老伯酒逢知己千杯少,对我倍加关爱,一定要我坐在他的身边,并总是不断地往我的碗里夹菜。然后一边吃,一边给我讲雨花台作战的细节。接着给我讲了他参加的长沙保卫战,炮架在山前,命令是炮在人在,炮亡人亡。我读过三战长沙,就问那是第几次?郑老伯说那是第一次,我说那一次日本人遭到前后夹击,不得不撤退。第一次长沙保卫战时盟军刚刚向轴心国宣战,且同盟国到处打的都是败仗,唯有中国的长沙打了一场胜仗。薛岳的战法因此被称为“天炉战法”。郑老伯听我讲得这么在行,就说正是正是。郑老伯说那次战斗后,他受到了薛岳将军和蒋委员长的通令嘉奖。吃完饭后就给我看了那次得的军功章。自从那以后郑老伯就和我成了忘年交。

皮特和普莉希拉是想让我们加入他们的查经班,于是每个星期要么就是请我们去他们家,要么就来我们家。我对主基督一开始并不虔诚,但看到孩子们喜欢在一起,而且自从和郑老伯成了好朋友以后,老人家也经常念叨我,说特别喜欢和我唠嗑。每次聚会,郑大妈都要做上几个拿手的好菜。而每次聚会,我都能从郑老伯那里得到新的收获,这种收获是在书上永远也读不到的,它们是那样的真实,那样的残酷,又那么的栩栩如生。如果说我们在中国上过的历史课是京剧,是中国的水墨画,那么郑老伯故事就是西方经典的写实主义油画和电影。

除了南京和长沙,郑老伯还参加过淞沪会战和武汉会战。他给我讲了淞沪战场的惨烈,中国军队一天投入一个师,还是打不过日本人,直到日本人在吴淞口登陆以后,怕被包围,才匆忙撤退。郑老伯说有一次他们刚准备在一个树林旁边架好山炮,莫名其妙的就有十几个弟兄被打死了。原来日本的狙击手爬在树上,把我们看的清清楚楚。日军在吴淞口登陆后,中国军队无论是武器还是数量上都再也不占优势了。为了避免被围歼,向苏州江阴一带撤退。郑老伯说撤退的匆忙,原来建造的许多碉堡连钥匙都找不到,只好一路退到南京郊区。当国军退到武汉的时候,上边才认识到抗日并不是像想象的那样容易。不过武汉会战没有像南京那样被包围,看看守不住的时候,就主动撤退了。

三战长沙后,郑老伯就被送到美国培训去了,后来去了云南前线,直到日本投降。我又问郑老伯内战时有过什么故事,郑老伯说内战时他一直在国防部,也曾随胡琏将军去过双堆集,后来和郝柏村一起守过金门,那时郝柏村是军长,他是付军长。那一仗把共军的叶飞打的屁滚尿流。我说是不是因此郝柏村后来升了五星上将,他说是。郑伯母忙说,郑老伯信主,无心仕途。我说伯母您别误会了,郑老伯在我的心中也一样是一位五星上将。

郑老伯的孙女菲比和我们家的丹尼尔在钢琴老师地教导下都有长足的进步,从七岁那年起,他们每次的演出都会一起弹一曲贝多芬或是莫扎特的双重奏。皮特和我都很高兴,郑老伯更是对这一对小天使爱不释手。后来我的父亲来美国探亲,我也把他介绍给郑老伯,并说当年在徐蚌战场,他们曾经是冤家对头,郑老伯却说在主的面前,大家都是朋友,相逢一笑泯恩仇。郑老伯和郑大妈过去都是回民,郑大妈说,是蒋夫人点化了他们,让他们得到了主的阳光。

我们是一九九八年离开印第安纳的,后来因为大家忙,和皮特一家也就很少通信了,而长大后的菲比和丹尼尔也都各奔东西。但是和皮特家的那一段友谊,却一直让我回味。特别是郑老伯和他的那些故事,更是让我难以忘怀。

2008年我在芝加哥开会,忽然很怀念印地的那段日子,就租了一辆车,带着太太和孩子回到印地小住了两天。记得那一次我敲开皮特家大门的时候,普莉希拉告诉我们,郑老伯已经在两年前去世了。我听完后眼泪就掉下来了,我说郑老伯是一个好人,主耶稣是一定会让他老人家上天堂的。

—— 原载: 华夏文摘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September 6, 2015
关键词: 抗战
特別專輯: 抗戰勝利70年
拉长版的‘’14年抗战‘’心怀叵测
抗戰精神與統一理念 ——郝柏村答記者問
因为我们没有共同的历史记忆
杨小凯与刘道玉
台公布 “习马会”闭门会议马英九发言内容
閱兵藍簡史
陳瓊書與習近平:一場巾幗與鬚眉的戰爭
协商不出民主——日本投降之后(四)
史詩巨卷《浩氣長流》美國首展側記 (四)
为最终彻底消灭法西斯而努力
"光复委”与《黄花岗》杂志在台湾举行纪“念国军抗战,光复民国大陆”国际研讨会
西方国家普遍抵制:北京大阅兵遭遇俄罗斯综合症
兩篇抗戰英烈紀念文章
西南联大的路:谁说中国政府不重视教育?!
美国三位前总统后代抵台出席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活动
红色的阅兵式,蓝色的抗战史?
連戰出席閱兵 並沒有個人身分可用
抗戰勝利七十週年(之五)
不为和平而谈——日本投降之后(三)
“保閱兵藍”與法西斯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