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閱兵藍簡史
作者:鄭義


抗戰勝利70週年閱兵式終於過去,以極端行政手段控制大氣污染再一次獲得預期的成功。據中國媒體報導,北京和邻近省份约有1万家工厂停产限产,4万个建筑工地临时停工,该市的500万辆机动车实行单双号限行。相关措施于8月底开始生效,随后15天空气相对清洁。《洛杉矶时报》說:閱兵那天,北京居民和游客享受了“阅兵蓝”。北京的空气品质指数为17。PM2.5浓度曾连续8天降至创纪录的最低水平。《中国日报》说:北京的空气质量连续15天达到一级优水平,相当于伦敦、巴黎、新加坡、莫斯科等世界发达国家大城市水平。但是,“閱兵藍”是政治特供品,阅兵式一结束,當日午夜一切開始恢復常態,第二天,9月4日,空气品质指数升至近160,雾霾卷土重来。

北京的空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嚴重污染的呢?具體的數據恐怕不好查,但可以肯定,這僅僅是在一代人時間內發生的事情。上世紀五十年代之初,當時的北京市長彭真站在天安門城樓上,對梁思成說,毛主席希望將來從這裏望去,要看到處處是煙囪。既然活著的上帝如此說了,事情就如此成了。十幾年之後,煙囪的成效開始顯現。文革前夕,1966年春天的一個早晨,周恩來在西郊玉泉山散步,被譽為“紅牆裡的攝影師”的杜修賢抓拍了一張周恩來愁眉遠眺的照片,他覺得那表情十分特別,便按下了快門。後來,這張照片成了他“最得意之作”。杜當時隨口問了一句:“您剛才看什麽呢?”周恩來答道:“你没看见吗?北京上空污染很严重啊!”杜修贤顺着周先生指的方向看,“越过黄秃秃的山坡和一簇簇干枯的树林,远远看见北京上空灰蒙蒙一片,好像有许多浮云盖在城市的上面。

文革結束後,北京的大氣污染已經越來越嚴重,到確立鄧小平領袖地位的1984年大閱兵時,天空已是一片晦暗,看不見閱兵式上的飛機了。起飛的時刻,8架戰鬥機所在的天津楊村機場,能見度只有4公里。轟炸機所在的北京南苑機場能見度僅有1公里。據飛行員李秋回憶,一起飛,“耳机里的声音都乱套了,只听见这架飞机说看不见那架飞机,谁都看不见谁。”飛過天安門廣場上空時,他只看到了霧海中浮出來的幾個大氣球。由於能見度太低,導航設備落後,許多飛機不能返回起飛機場,而是直接飛回了自己部隊的老機場。“直到下午4时,指挥部才搜集齐所有飞机的信息,确认大家都已安全落地。”那一天雖然沒看見飛機,但聽見了轟鳴聲,人們還是無比激動震撼。

雖然連飛機都看不見了,但空氣污染仍然是一個禁忌的話題。隨後產生了許多可笑的爭論,略去不提。

15年過去,到了即將舉行中共建政50週年大閱兵前夕,爭論大致可以結束了。當時的總理朱鎔基冒火了:“你们让我多活两年吧!”到北京参加“人大”、“政协”会议的代表们也抱怨:“北京外边这么黑,怎么出门?”有些代表委员则宣称,“这样下去只有把首都迁出北京了。”为了让人们看得见从低空列队飞过的飞机,别像上次大阅兵那样,只听见声音,令人掃興,当局下令首都钢铁公司、焦化厂、热电厂等25家大型企业,在閱兵十天之前開始减产、停产。这一下终於见了效果,往日灰蒙蒙的天空“突然”见了太阳,虽然阳光还算不上明媚,空气还算不上透明,但飞机总算是看见了。

1999年看到了飛機的盛大閱兵是一個偉大的歷史轉折:它權威地向全世界宣告,極權政治可以在一瞬間釋放出巨大的控制力,使一個重度污染的城市神奇地恢復藍天紅日。在此之後,使用同樣的政治控制手段,中國政府成功地複製出2008年的“奧運藍”、2014年的“APEC藍”、以及這一次的“閱兵藍”。網上有人說,“所謂的閱兵藍,根本是‘法西斯藍’!”“通過這輪對反法西斯的紀念,大家對法西斯的理解更深了。”這是一個有啟發性的比喻,但對當年的老法西斯似乎有點冤枉:他們對社會生活的控制,從來沒有達到我們今天這種嚴密之程度。過去的幾次“藍”,不過是涉及了幾十家大型企業,停駛北京及河北的近200萬輛汽車。這一次“閱兵藍”涉及到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內蒙古、山東、河南7省區市,约有1万家工厂停产限产,4万个建筑工地临时停工,北京市500万辆机动车实行单双号限行。歷史上從來沒有哪一個政權有能力為一次閱兵強制實行了停工、停產、停拆、停建、停飛、停股、限號、限行、限停、停燒烤、限飯、限郵、限娛樂等等強制措施。中國做到了。那位以預言極權主義而聞名於世的奧威爾應該自愧弗如,《1984》的卓越想像力被一舉超越。中國掀開了極權主義的新一頁!多麼令人驕傲自豪!

一位網友寫道:這次閱兵的恐怖氣氛,“讓人懷疑究竟是慶祝反法西斯勝利,還是慶祝法西斯勝利?”朋友,請相信自己的感覺,不必懷疑。

 

在上一次“法西斯藍”出現的時候,就有一位網友寫了下面一段文字:

 

于是我开始怀疑人生,如果把单双号制度推而广之,不管干什么都分单双,会是啥样呢?

单号出生的公民只能单数日上街,双号出生的公民只能双数日上街,可让北京的人口“减少”将近一半。

单号出生的公民只能在单数日上网,双号出生的公民只能在双数日上网,可以缓解网络拥堵。

单号出生的公民只能在单数日吃猪肉,双号出生的公民只能在双数日吃猪肉,你看猪肉还涨不涨价?

单号出生的公民只能在单数日上班,双号出生的公民只能在双数日上班。

单号的时候大家只能去东单西单,双号的时候大家只能去双井双桥。

为了节约能源,单号只能单数楼层通电,双号只能双数楼层通电。

单号电影院只能放《千里走单骑》,双数号只能播放《双峰镇》。

中国移动在单号的时候单向收费,双号的时候双向收费。

领导干部单号跟大奶在一起,双号跟二奶在一起。

 

——我不認為這僅僅是調侃。我們親身經歷過的種種,一再證實一個基本真理:極權主義的創造性永遠超過人類的想像力。

https://ssl.gstatic.com/ui/v1/icons/mail/images/cleardot.gif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September 18, 2015
关键词: 閱兵藍 霧霾
特別專輯: 抗戰勝利70年
拉长版的‘’14年抗战‘’心怀叵测
抗戰精神與統一理念 ——郝柏村答記者問
因为我们没有共同的历史记忆
杨小凯与刘道玉
台公布 “习马会”闭门会议马英九发言内容
陳瓊書與習近平:一場巾幗與鬚眉的戰爭
协商不出民主——日本投降之后(四)
纪念抗战胜利,怀念郑老伯
史詩巨卷《浩氣長流》美國首展側記 (四)
为最终彻底消灭法西斯而努力
"光复委”与《黄花岗》杂志在台湾举行纪“念国军抗战,光复民国大陆”国际研讨会
西方国家普遍抵制:北京大阅兵遭遇俄罗斯综合症
兩篇抗戰英烈紀念文章
西南联大的路:谁说中国政府不重视教育?!
美国三位前总统后代抵台出席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活动
红色的阅兵式,蓝色的抗战史?
連戰出席閱兵 並沒有個人身分可用
抗戰勝利七十週年(之五)
不为和平而谈——日本投降之后(三)
“保閱兵藍”與法西斯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