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联盟抗中共的阻力及前路 (音频)

作者:陈奎德 夏业良
 
专栏 | 中国透视:民主联盟抗中共的阻力及前路
G7与慕尼黑安全会议 美欧重携手抗独裁
Photo: RFA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夏业良教授,经济学家与政治评论家

一、 拜登G7和慕尼黑安全会议演讲:重建“联手抗中”的民主联盟

1) G7与慕尼黑安全会议

在刚刚举行的七国峰会和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美国总统拜登的外交首秀及重返国际舞台成为焦点,他发出的“联手抗中”的呼吁受到广泛关注。拜登曾宣布,入主白宫的第一年将召开一个“全球民主峰会”,应对民主国家共同价值观面临的威胁。

2) 欧洲69名议员联名要求G7团结对抗中国

中国在国际社会日益咄咄逼人的举动,已经引发了民主国家的强烈不满。上月,约70名来自G7成员国的议员呼吁他们的领导人,在G7峰会上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

他们在一封联名信中,指责中国在国际机构中“占据瓶颈位置”(bottleneck positions),并要求G7领导人“避免在人工智能和5G等技术问题上依赖中国”。在新冠病毒问题上,他们表示,中国在早期阶段扣留了关键信息,破坏了世界卫生组织;并称,“为了准备和预防未来疫情的爆发,有必要对病毒的起源和传播进行独立调查”。

二、 英国倡议成立民主十国联盟

英国试图建立5G民主联盟 制衡中国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英国试图建立5G民主联盟 制衡中国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英国是今年G7的轮值主席国。英国首相约翰逊希望G7能更强有力地对抗中国、俄罗斯、沙特阿拉伯等制度性竞争对手,并已邀请印度、澳大利亚和韩国参与预定6月,在英国康沃尔举行的G7峰会。

D10—民主十国

早在2020年5月29日,英国《泰晤士报》报道,英国首相约翰逊提议,基于七国集团(G7,包括美英法德日意加七国),再加上印太地区的韩国、澳大利和和印度三国,组建D10(民主十国)俱乐部,来提供针对中国华为的5G替代方案。

英国人的“民主十国”倡议绝非随意拼凑,而是非常有创造性,通过共同的价值观纽带巧妙地整合了地缘政治上的“欧洲-大西洋”体系和“印太战略”,从而对中国构成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双重包围,可谓天衣无缝。即便“一带一路”在欧亚大陆上左冲右突,也很可能被这个新兴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集团牢牢钳制。这同时也是一个海权国家集团,对一个扩张的陆权独裁国家的围堵。

这是一个天才的战略设想,其出色程度甚至可能超过了击败苏联的北约。而北约尽管是一个由美国领导的军事政治集团,但英国对其创立厥功至伟,充分体现了英国老练的战略智慧和高超的结盟技巧。

2020年6月16日,英国智库Henry Jackson学会的James Rogers在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网站发表文章,论证建立D10的必要性,认为现在是时候组建D10来替代G7了,后者在相当大程度上已经丧失了地缘政治合理性。他的理由是,G7集中在“欧洲-大西洋”地区(日本除外),而印太地区正日益成为当今世界经济活动的中心区域和地缘政治的主要竞技场,因此有必要扩充G7来涵盖印太地区。

Rogers认为,D10的提议将会对印太地区的三个民主国家(印度、澳大利亚和韩国)非常有吸引力,因为他们由此有机会加入世界上的领导性民主国家行列,共同决定世界事务。

德国和欧盟必须尽快形成明确的“印太战略”(目前仅法国有),过去没有切入点。但现在英国的D10提议无疑给他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英国在对华政策上的立场日趋强硬,似乎有与澳洲、印度等国成为对抗中共主力的态势。

2月初,英国负责监督媒体的“通讯管理局”宣布,对总部设立在伦敦的中国大外宣机构CGTN (中国环球电视网)撤销其广播执照。我们知道,“中国环球电视网”的前身是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外语国际频道,其伦敦总部负责全欧洲的广播业务。他们花大钱聘请CNN、BBC等西方主流媒体的记者与主播,政治目的十分明确,就是为中国政府的政策进行粉饰性质的宣传,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意识形态扩张工具。现在英国宣布撤照,对中共在整个欧洲宣传活动的布局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作为回应,中共全面封锁BBC。

现在CGTN准备绕道法国在欧洲着陆。法国媒体专家Philippe Bailly表示,CGTN在法国建立欧洲管辖权并不难,但法国媒体法在欧盟中名列前茅。他说:“CGTN可能会遇到更多问题,这取决于他们播出的内容,以及它是否客观,而不是谁控制了频道。”英国通讯管理局去年发现,CGTN在报道香港民主示威活动时,未能提出与北京方面不同的观点,从而违反了其公正原则。

英国转变对华态度缘由:

中共用港版《国安法》毁弃《中英联合声明》,摧毁香港自治与自由;

180年来英国对香港的感情,港人已成特殊族群:半中半英族群;

北京在新冠大流行中的隐瞒、甩锅等惊人的蛮横举措,且英国首相亦染疫;

中国的恶劣人权纪录;

在召开的七大工业国(G7)会议上,主办国英国的首相约翰逊已经计划着手制定应对中国的联合战略。

在欧洲本土的两个大国 -- 法国和德国已经表明态度,不愿意与美国结盟共同对付中国之后,英国的立场将有可能成为国际社会警惕中共势力扩张力量的新的希望。鉴于英国与美国传统上的紧密盟友关系,英国立场的强硬反过来也会对美国造成一定的影响。未来在全球政治格局中,面对中国的崛起,在澳洲、日本和印度之后,英国是否会在西方国家中起到先锋作用,让我们拭目以待。

在2019年12月3日举行的北约成立70周年峰会上,北约首次表明要应对中国崛起带来的挑战,这意味着北约的战略目标要从专注防俄扩大为防俄遏中,超越“欧洲-大西洋”防务,进而染指印太地区。“民主十国”的倡议,无疑也给北约的战略转变提供了绝佳的平台。北约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军事政治集团,北约剑锋所指,将给中国造成巨大的军事和地缘政治压力。

三、 西方结盟抗中共的内部阻力

美国总统拜登就任后频频与盟友会谈,应对中国挑战。(路透社资料图)
美国总统拜登就任后频频与盟友会谈,应对中国挑战。(路透社资料图)

完全恢复美国的领导地位并不容易,挡在面前的有中国在全球体系中的经济体量,以及G7国家对美中关系的权衡。

1) 德国的两难:中国作为其最大贸易伙伴

G7中许多国家对中国经济依存度很高,特别对于在欧盟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德国,中国已经连续四年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还是意大利在亚洲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专家表示,虽然这些国家正寻求降低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但双方一旦贸然脱钩,很难有替代国及时弥补与中国脱钩造成的损失,这反而威胁这些国家执政党的地位。

美国过去对欧洲国家加征的关税仍然存在,这打击了盟友的经济,还削弱他们对美国的信任。

随着华盛顿寻求凝聚盟友挑战北京,中国也提高了经济砝码。例如,在去年底慌忙与欧盟达成投资协议。外界预计,争夺伙伴的竞赛将导致美中关系进一步紧张。

中国更广泛的战略是通过各种诱导和奖励来分化西方,西方民主国家的广泛联盟不能不说是对北京战略的根本挑战。中国会希望尽快扼杀这一努力,企图使拜登政府显得软弱无力,无法复兴跨大西洋合作。

2) 英国D10提议在 G7内遭拒

2月19日,G7的线上会议召开后,G7线下峰会计划于6月举行。约翰逊已邀请韩国、印度和澳大利亚作为嘉宾参与,试图建立“10个民主国家联盟”(D10联盟),以制衡和挑战中国的影响力。但报道称,由于担心澳大利亚更深入地参与G7会被视为对中国的挑衅,这一提议已经引发了集团内部的反对。如,意大利怕影响与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资金。德国在内的多数G7国家明白,中国对它们采取的经济手段是重商主义。因此,利用进入他们(G7国家)市场的机会与中国进行合作,作为让中国减少掠夺性行为的杠杆,符合他们的利益。

其实,虽然一些欧洲盟友不希望承担对抗中国政策的经济成本,但其他盟友已经意识到必须尽快应对这一挑战。如这次习近平主动参加的中东欧年度17+1视讯会议,因6个国家抵制而成11+1,颜面尽失。如果有历史眼光,欧洲国家应该知道,拖延面对中共挑战这一现实的时间越长,一个国家的主权所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3) 欧盟强调战略自治和独立自信,不选边

美国新总统拜登计划扭转特朗普的政策,前者施加的报复性关税影响了与欧洲盟友的关系。同时,中国也向欧盟抛出橄榄枝,希望在美欧重建联盟前夺得先机。

柏林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贝纳(Thorsten Benner)告诉美国之音,欧洲希望表明有能力地应对来自外部的任何威胁,而不是在美中两国中被迫选择,作为附属存在。

他说:“面对中美之间日益激烈的竞争,所有欧洲主要国家都进行了反思。现在欧洲至少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欧洲需要投资于它的战略自治和独立。”

代表27个成员国谈判贸易协议的欧盟委员会在新的战略文件中表示,该集团将成为更“自信”的全球贸易参与者,应对包括气候变化、单边主义盛行,以及新冠病毒大流行等问题带来的挑战。

作为新计划的一部分,欧盟希望重振世界贸易组织(WTO),包括恢复其上诉机构,以便各国能够解决悬而未决的争端。欧盟还希望进一步发展在世界各地的贸易,加强与亚洲和拉丁美洲的伙伴关系。

4) 欧盟应对中国的总方略: 经贸归经贸 人权归人权

对欧盟而言,尽管存在价值观的分歧,但北京却掌握了经济实力的砝码。在世界其他地方仍艰难应对新冠大流行之际,中国经济目前是主要国家中增长最快的。

这份贸易战略显示,中国作为经济强国的崛起是促使欧盟宣布其贸易战略的第二大推动力,仅次于全球化。

文件写道:“确保中国在国际贸易中承担更多的义务,并同时处理其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体系造成的负面溢出效应,将是欧盟重新平衡双边贸易关系的核心。”

欧盟称,与中国缔结的《全面投资协议》是平衡双边贸易关系的重要步骤。

5) 批评与争议

虽然北京对欧盟做了前所未有的大让步,但批评者指责中欧《全面投资协议》仍然没有充分考虑到劳工权益和人权问题。

该协议仍需欧盟议会的批准。

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Alicia Herrero)对美国之音说: “投资协议的范围有限,并没有真正让天平偏向欧盟。这可能让中国收购更多的欧盟战略性高科技公司。”

欧盟委员会在倡导新方针的同时,还必须考虑中国对欧洲贸易的重要性日益增加。数据显示,中国去年首次取代美国成为欧洲第一大贸易伙伴。

虽然欧盟正寻求降低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但双方一旦贸然脱钩,很难有替代国及时弥补与中国脱钩造成的损失,这反而威胁这些欧盟成员国领导人所在执政党的地位。

6) 其实更关键的问题在于,中共并没有切实履行协议的历史记录。

从中国对加入WTO 协议条款和对中英联合声明条款的履行来看,是完全不值得信任的。

无疑,随着中国在国际社会的侵略性日益加剧,带来的经济收益会随之下降,安全问题将占据更重要的位置。

对欧洲言,安全比和中国的经济关系更重要。人们相信,当默克尔从总理离任后,欧盟总体上会更多考虑安全。

四、 美欧英日澳印联盟抗中的前景

欧盟对华立场日趋强硬 向美国靠拢

关键是,美欧能否合作?

欧盟在新战略中暗示,虽然中欧贸易量巨大,但美欧共同的价值观仍然是考量的主要因素。

这份文件写道:“跨大西洋关系深植根于共同的利益和价值观,美国新政府提供了一个机会,共同致力于改革世贸组织,包括通过加强其解决竞争扭曲和促进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欧盟新政策发出了偏向华盛顿的信号,但能否实现还有赖于更多的因素:

1) 美欧能否达成一个全面贸易协议。

2) 备受欧盟倚重的世贸组织上诉机构于2019年停止运作,因为美国对新法官的任命存在异议,美国能否排除该障碍。

3) 双方可能的争执还在于,欧盟不会像美国过去那样要求与中国脱钩,这点拜登政府已同意。

4) 美国会期望欧洲在安全政策重要领域上为其减轻负担,首先就是军事责任的分摊。德国虽然大幅提升军费,但仍与北约设定的国民生产总值2%的目标相去甚远。

5) 对欧洲国家而言,重要的是拜登对气候协议等国际协议的认可,以及与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机构的合作意愿。

总体来说,在地缘政治上,在人权领域,在军事领域,美国与欧洲以及西方各国重叠性很高,北约甚至可以称为美国的 "欧洲支柱 "。

五、 从近期看,习近平政权不可避免的倒行逆施是推进重建民主联盟最主要的动力

习近平因为其自身的政治利益,不得不把强硬愚蠢的外交政策一条路走到黑(对欧盟的让步已经是他最大让步,香港、台湾、新疆、南海等问题他不可能让步),必将激发所有西方国家不得不联手应对,这是实现英国D10 民主十国联盟的最大动力。

—— RFA (中国透视)
本站刊登日期: 2021-02-24 23:08:12

关键词: 民主联盟